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水声漫漫(古言1v2,先婚后爱) 第二十六章、浑蛋禽兽(微H)

第二十六章、浑蛋禽兽(微H)

    沉千舟芝兰玉树,却流连风月场所,是皇城之内赫赫有名的浪荡子。
    假的。
    他韬光养晦,在各国织下情报网,花街遍布都是沉千舟的人。
    什么一夜十次郎,月月皆来,花样百出,操干得让小姐几天下不来床,被冠上沉汉等名号,这些行径言词,都是他为自己布置的人物设定。
    他一个质子在这风起云涌的京城中防明枪暗箭,利用已知的一切在暗中佈棋,地狱归来,等待时机,哪里有时间碰女人?
    而现在,谢清宁却一声不响的扑来吻他,沉千舟彻底吓坏了。
    少女不让他逃开,吻得乾柴烈火,好似要将他拉到情慾深壑中,一同沉沦。
    谢清宁吻功极好,轻而易举撬开沉千舟的唇齿,夹着茶香的唇瓣动作轻柔,索求更多。
    舌尖缠绕,相互勾缠,沉千舟下意识压低身子,不让她垫脚得难受。
    片刻间,沉千舟对谢清宁隐忍的爱意汹涌而发,不可收拾。
    ......
    他内心轻叹一声。
    流连片刻,他费力的推开她的肩膀。
    "你怎么了?"
    春药破了半吊子的解药,侵入谢清宁四肢百骸,神智早已不清,能撑到刚才已非常人。
    谢清宁被推开后,恍惚眸光中闪过一丝愠怒,沉千舟来不及接下一句,她又压身过来,用力斜进他的衣襟里面,手心一触,在坚实的胸上,男人的奶粒早已坚挺。
    沉千舟心念一动,连忙拽住少女,不让她继续。
    少女却受到男人体香诱惑,不依不挠,将他衣襟暴力拉开。
    扒得不顺利。
    就连锁骨都只露出一半。
    沉千舟暂时止住少女的侵犯。
    少女眼尾泛红,水色楚楚,浑身像被火烧地燥热,密汗连连,沉千舟才知后觉道:"......你中春药了?"
    谢清宁强撑的最后一丝清醒被沉千舟这句话彻底打碎。
    ......
    她有多么不容易啊?
    重生前被欺负,重生后又被欺负,现在她想欺负别人,发洩积累多年的慾念都宣告失败。
    谢清宁垂头不语,头上的粉白缎带披散在发前,沉千舟正想替她拨开,她倏然抬起头,鼻子通红,泪光楚楚,金豆豆不停地从泛红的眼中砸落而下。
    "你欺负我......呜哇!!"
    少女嚎啕大哭,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孩子,她乾脆跌坐在地,涕泪不止。
    他犹豫片刻,将坐在地上的谢清宁打横抱起,慢慢走向床边。
    每一步都很沉。
    少女像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双手勾住沉千舟脖子,一动不动。
    沉千舟垂眸,少女眼尾殷红,泪水仍不停淌下,因春药流入四肢百骸,此刻意识也不知清楚还不清楚。
    她两眼无神,略微垂首,暗暗抽泣。
    见她此刻模样,沉千舟的心又沉了下来。
    她上辈子被朱承允玷污,最后尸身泡烂在一口井底,现在又因党争夺嫡遭此劫难。
    他真的能忍心又将她牵扯进这来,遭受屡难吗?
    他握紧了拳头。
    少女坐在床沿,仍旧双目失神,呜呜嘤嘤。
    这个春药是皇室子弟专门用在性奴身上取乐的,但因皇帝荒馈,这药早已流遍黑市,整个南晋的腐败都是因这而来。
    想必是王若涵趁她不备下的毒。
    沉千舟知道这种毒,一旦中药,一时辰内没找人解便会折损心脉。
    轻则昏迷重则殒命。
    所以即使能抵抗药性,但仍能使人臣服,做到完全控制。
    他眉头深锁。
    布满厚茧的手掌轻柔复在少女的脸上,她肌肤敏感,只轻触一下,便仰头闷哼,便整个人软倒在他怀里。
    他紧了紧唇角,心疼地拨开少女发丝,轻声道:"能听我说话吗?"
    谢清宁沉吟微久,咬着牙点了点头。
    经方才那一哭,她的神智时清时醉,像嗑了精神暂时欢愉的慢性毒药。
    此刻强撑抵抗,只能说多亏自己制的半吊子解药。
    "那好,我便说了。"沉千舟略清喉咙,"我想取得谢侯在朝中军营的势力。"
    "......"
    沉千舟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早晚有一天,我会推翻南晋政权,用漠北皇帝的身分统一南晋。"
    少女闻声,失去光彩的眸子一瞬间被窗外的天光照亮了起来。
    她的星眸灿烂,炯炯有力。
    沉千舟语气诚恳,握着她的双手,"可我却不想你被搅进这风云里。"
    谢清宁冷笑。
    这沉千舟戏演得还真足,话已至此,若她不愿,他又怎么能让她好过?
    只是谢清宁不知道,倘若她不愿,沉千舟便会放弃此路,另谋他法。
    绝对拚尽馀生护她一世周全,给她海宴河清。
    可这却也是沉千舟在开口前就算好的。
    ——她不会拒绝的。
    谢清宁原想说点什么,却早已动作,将沉千舟扑在床上,继续纠缠索吻。
    积累了二十多年的爱意一下子从沉千舟脑海猛然炸开,他将谢清宁衣襟拉开,反压在下。
    复在软绵上面的手搓圆轻揉,便移到腰带处直直拉了开来。
    沉千舟意乱情迷,嘀咕道:"你知道这一日我等多久了吗?"
    谢清宁没吭声。
    月白色肚兜映入眼帘,躺在床上的谢清宁媚态横生,只要沉千舟唇舌游过之处,都会引起她不住颤抖。
    沉千舟动作温柔得她鼻子红红。
    大手探进肚兜内里,轻轻复在软绵上搓揉打圆,少女极力隐忍,低吟娇喘,帷幔间弥漫情欲流动,曼延展开。
    拨开少女肚兜,胜雪的肌肤和双峰映入眼帘。
    他俯身吸吮粉嫩,在点上来回勾缠,少女扭腰迎合,甚至轻啃手背,叫得销魂力竭。
    沉千舟一愣。
    虽东苑站卫被林玉驱散,且房间隐蔽,但他还是怕谢清宁等一会儿不受控太大声,引来别人酿成大祸。
    他挺腰起身,将被褥撕成一片片布条,搓揉后轻轻掐住少女下巴,把布团往她嘴里塞进去。
    少女也没反抗,肌肤还烫得吓人,乌发披散在床,扭腰呻吟,在沉沦间完全臣服于他。
    他突然理解为何南晋败类爱用春药这玩意了。
    沉千舟不由得滚了滚喉结,一股隐在幽暗内心,连自己都不愿面对的绮念,各式变态花招,悄悄的爬上了心头。
    他随即撩开少女的轻罗纱裙,啃吻谢清宁白嫩大腿,双手扣住白嫩的腿根处。
    花心前,沉千舟露出虎牙,舌尖轻轻在花心缠绕打圆,淫水漫开,充斥了少女独有的清茶体香。
    他伸头埋入,嘴下时轻时重。
    "啊......啊......好舒服......我不行了......"谢清宁用力咬着绵布,不停喘息。
    "这样就不行了,那我们成婚后该怎么办?"沉千舟笑道。
    沉千舟倏然想起自己刚才的醋缸行径。
    居然以为谢清宁爱朱承允?这两世缠绵,八成是朱承允用药物强迫来的。
    思及此处,内心又沉痛一瞬。
    他求娶于她,意图拉拢谢濯让她未来要置身在血雨腥风中,现在还在床上欺负她!
    沉千舟低声苦笑。
    他还真是个浑蛋禽兽!
    他眼尾泛红,内心隐起艰涩痛意,哑然道:"我沉千舟发誓今后定护你一世周全,倾心相待,一心一意,绝不负你。"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