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水声漫漫(古言1v2,先婚后爱) 第二十四章、情色之灾(四)(微h)

第二十四章、情色之灾(四)(微h)

    谢清宁觉得自己又回到那间四处漏风,风雪阵阵的破院里。
    朱承允唇舌退出时,两人口水拉成丝线,他垂眸一看,压在身下的少女星眸有水,神智不清的表情下,嘴巴一张一合,似在索求。
    他心神愣怔,两眼竟看直了。
    少女相貌虽算不得出挑,但相貌清秀,衣衫淡雅,气质高贵,身上又隐隐透着股茶香。此时躺在自己身下,烛光下,乌发如瀑,披散在榻上。
    香肩半露,目光旖旎,臣服渴求。
    朱承允肉棒更硬了。
    一个没经过人事的闺阁小姐,却这么淫乱,这若调教起来,绝对乃上品。
    他心痒难耐,随即拉下少女上衣,露出胸口上一大片肌肤。
    锁骨下,月白织锦肚兜露了一半,他眯眼端视,竟看见经过衣衫摩擦,双峰上的奶粒竟隔着肚兜衣衫,挺立了起来。
    好骚,比他操过的任何女人还要骚。
    他双手伸出食指,轻轻在双粒上同时划过,少女身体敏感,浑身颤抖,竟扭动腰肢,抬起大腿轻轻摩擦朱承允的身侧。
    谢清宁梨花带泪,发出颤声:"啊......殿下...不、不要......"
    朱承允笑得温柔:"好乖,让本王好好疼你。"
    朱承允正要俯身,一路亲吻下去,那看上去药力侵淫到失神的少女却陡然出声:
    "啊...殿、殿下,大梁与您是何关係?"
    朱承允身体一僵,猛然抬头,脸色立变,"你说什么?"
    虽然谢清宁身上的春药凶猛,使她四肢无力,无法动弹。
    可她强撑着意识,不让自己像上辈子一样沉沦在鱼水之欢里。
    谢清宁除了想起上辈子那间漏风院落,也想起了师父去世的那年雪夜。
    南晋与大梁的战争足足打了五年,第五年时冰封千里,暴雪七日,饿莩遍野,冻死了好多人。
    宋道带着上辈子的她,连续五年在南晋大梁国界救治数百名无辜牵连的百姓,可不敌天灾,宋道没挺过冬雪,去世后不久,南晋大捷,天下太平。
    谢清宁那年才体会何谓人有九难十劫,世间总在悲思无常。
    可重生的这辈子,南晋和大梁的战役只打三年就结束了。
    就算她爹爹领兵有方,所向披靡,可她在边境奔波救伤五年,深谙大梁战力,若想把原本打五年的战争缩短三年,这不可能,除非......
    若拉拢谢濯不成,那么通常会怎么对付一个坐拥军权,又深得民心的一品军侯呢?
    ——构陷他贪军功,卖国通敌。
    其实只需要思考,历朝历代,那些功高震主的王公将帅,最后的下场就清楚了。
    朱承允整张脸一抽,沉声重复道:"你刚说什么?给本王再说一次?"
    谢清宁身体本因春药引得热汗不止,朱承允神情可怖,似乎只要说出她心中猜测,他便会立刻掐死她,杀人灭口。
    一条冷汗从额角缓缓淌下。
    乾脆胡言乱语一通,先云雨交欢,彻底解了春药之后,再装傻趁机逃离。
    谢清宁正抬高下巴,主动凑吻,忽然黑暗中闪来一道人影,如风迅速般,手起刀落击晕朱承允。
    谢清宁从床上被人拉了出来。
    烛光摇曳,视线朦胧中,谢清宁被一个男人如获至宝似的,小心翼翼,紧紧抱住。
    男人浑身止不住颤抖,如履薄冰般,深怕弄痛怀里的少女。
    谢清宁的衣服被朱承允拉至一半,男人下颚稳稳扣在她坦露的肩膀上,鼻息急促,喷在耳畔之间,惹得她下身酥麻,又流淌出不少水渍。
    只能努力咬唇,忍着不呻吟出来。
    谢清宁即使没看清来人,可男人身上的气息和拥抱,她也知道是谁。
    初二的春梦,应的阴阳卦,来了。
    "大年初十,情色之灾"
    "瑶池春水,满腹相思"
    可她搞不明白,这沉千舟,究竟何时对她上的心?
    -
    "师父,我们每回卜卦,结果都准确?结果就没改过?"宋云的卜卦之术在十岁就已炉火纯青,她身子小小,撑在桌上,低头看着自己刚为明日运势卜出来的卦象。
    明日下雨,一整天。
    宋道走过去看了眼卦象,眯眼笑道:"世间万物每日都在变化,否则何故叫'易经'?卦象结果随人心而变,结果变与不变,皆由人心而定。"
    宋云嘀咕:"师父说好明天带我去逛街的。"
    宋道笑而不语,转身做自己的事。
    隔日春寒料峭,幕雨绵绵,满山梨花绽放遍野,宋云赏花追雨,玩得不亦乐乎。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