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水声漫漫(古言1v2,先婚后爱) 第十六章、地狱归来(微性虐,慎入)

第十六章、地狱归来(微性虐,慎入)

    沉千舟被朱承允戳穿胸膛,从万丈城墙上摔落下来时,他望着星火尘埃背着阴翳天空,随他一起从高处落下,一如他的人生。
    上辈子,朱承允暴虐成性,杀死许多不服从他的人。
    例如曾盛极一时的武安侯爷谢濯。
    谢侯膝下单薄,满府只有候爷和他的夫人王氏。
    但武安侯曾有一个女儿,八岁时在上元夜被人贩子掳走后,没两年王氏抑鬱而终。
    武安侯痛失妻小,又坚决不肯支持太子一党,被朱承允和其岳父王源陷害,丢官罢爵后被朱承允暗杀,尸首在某日雪夜被人发现在城东一角,满门惨死。
    而此,朝堂内外,不服朱承允的人越来越多,他想起拉拢漠北质子沉千舟。
    沉千舟从前声名狼藉,某日却突然幡然醒悟,浪子回头,替南晋皇帝征战四方,收服不少边境小国,在两国间颇具盛名。
    沉千舟自幼与太子交好,无疑是太子的人,在拉拢下顺利进入麾下,却私下与漠北共谋进犯南晋,被朱承允发现之后,两国开战。
    他将自己多年的计画藏得很深,不成想竟是狼子野心,漠北战力极弱出名,却在沉千舟的带领下,竟与战力强劲的南晋打了十馀年。
    他坚持了十年,只为了把南晋这个吃人的国家歼灭,即使最后敌人闯进漠北皇宫,腹背受敌,他也没有放弃过。
    死前,他视线涣散的望着阴翳天空。
    他想宋云了。
    或者说,他没有一日停止思念她,昼夜交替,为了歼灭南晋日夜奔腾,不成想回过头已生死两茫,十年雪满头。
    沉千舟是漠北皇室排行第四的儿子,瑜妃去世时他才五岁,与姐姐相依为命没两年,刚过及笄的姐姐被封成昭瑰公主,被送往南晋和亲。
    不到一年,昭瑰公主逝世,年仅六岁的沉千舟,被当成质子送到南晋顶替昭瑰公主。
    十年时光,地狱阴诡。
    馊食剩饭,太监宫桶,甚至被太子那帮人捉弄,光着膀子在宫廊长街学狗爬地。
    可这些屈辱对他来说,都算还好的。
    皇天不负苦心人,漠北挖到水源,沉千舟的母国顿时地位翻转,成为全州大陆最富裕的国家。
    沉千舟苦尽甘来,日子才正好,就在宫墙砖瓦深处,撞见影响他一生的人。
    冷风阵阵,宫墙朱瓦,破漏矮墙深处里,有一个处处漏风的院子。
    四五个太监刚走,里头就传来一阵阵女人虚弱的低吟声。
    呜呜喑喑的回盪在宫墙内,听着令人十分不适。
    沉千舟从来没走到这边,但他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心脏带着本能的剧痛越跳越急。
    等到他有意识,身体自动闯进院子,破开锁头破门而入。
    一个衣不蔽体,浑身长满乌青,有股长年未清洗,散发出臭气的女人,被人吊在半空中,双腿张开呈现随时供人取乐的姿势。
    女人神识不清,不断发出咿咿呀呀的低吟声。
    沉千舟浑身发软,双膝直叩在地,膝盖骨痛得险些咬碎牙齿。
    "姐姐......"
    早已成了芳魂,被南晋皇帝已贵妃仪制下葬的昭瑰公主,竟在这暗无天日的院子里,供太监虐待取乐长达十年。
    沉千舟满脸鼻涕眼泪的,在跪爬中拖行身躯来到昭瑰公主面前。
    他立刻站身子,脱去外袍,牢牢的将昭瑰裹得严严实实。
    "姐姐,我是千舟啊,你看看我!呜呜呜..."
    昭瑰的身体被春药长年沁淫,早已虚败,油尽灯枯。
    "啊啊啊......"昭瑰像被人插坏的肉体器具,意识全无。
    沉千舟将昭瑰抱个满怀。
    昭瑰撑着最后意识,缓缓开口:"替我报......仇......报......是朱元璟...那...个狗东西..."
    是狗皇帝朱元璟!
    话毕后,昭瑰浑身脱力,像是终于心事已了,没几息就嚥气了。
    那是沉千舟人生最黑暗的时候。
    他假借云游山水,走遍四方,实则整理自己混沌的思绪。
    他要报仇!可他该从何做起?
    身子被仇恨蘸满,拖得他毫无章法,无路可行。
    直到他遇见宋云。
    山林小城,烟雨漫漫。
    宋云的一番话在他心里注满清冷茶香。
    可是,那个充满温暖剔透的算命师宋云,不幸被朱承允瞧上,最后也同他姐姐一样,被罔顾人命,纵慾忘本的南晋王朝弄得香消玉殒。
    他闻讯后,奋不顾身跳进井里,在冰冷井水里抱着宋云泡发的尸身失声恸哭。
    明明......明明只要再等他一天,他就能通过安在太子府里的眼线,里应外合将她救走了。
    ——他珍视的两人,谁都保护不了。
    他带着宋云随身的白玉罗盘,在与南晋最后一场战役牺牲而亡。
    沉千舟归来重生后,不是回到姐姐和亲之前,而是他成了漠北质子,漠北挖到水源之后了。
    -
    宫墙深处。
    "啊......我还要~"昭瑰全身被五花大绑,两腿弯被绳子吊在半空。
    "肏了十年,这女的还是这么紧啊,不亏是从小养尊处优的漠北公主!"一个男子伏在女人身上,不断搓揉奶子,埋头吸吮,男根破开肉壁嫩穴内,嫩壁将肉棒完全吞入,又吸又紧,让男人差一点刚插进去就射了。
    "骚货,那么会吃!"男人用力抽了昭瑰一巴掌,随即毫不怜惜的攒捏女人泛紫的奶尖,抽插直撞。
    昭瑰在吊在半空,动弹不得,被迫随之剧烈。
    一个老太监在昭瑰背后,扣住女人腰枝,毫不留情将狎具插进女人的后穴里。
    狭具尖硬,昭瑰疼得仰颈尖叫。
    在后面的太监全然不理,邪邪笑道:"十六爷,您今日还跟质子殿下一同上学堂,转眼就这么待他姊姊,您可真够行的。"
    "呵,他一个低贱的质子,仗着漠北富裕敢在我眼前嚣张,我敢说这皇宫上下谁没肏过他姐姐,他嚣张一日,我就操他姊姊十日。"十六爷冷笑。
    十六爷话音刚落,院子破旧的大门被人一刀破开。
    轰隆巨响,电闪雷鸣间,暴雨如注,倾刻就灌满了整座皇宫。
    沉千舟浑身湿透,站在门口,他手持长剑,水滴爬满了全身,又从剑刃滑落而下。
    就如同从阴轨泥泞里爬行归来的魑魅魍魉。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