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水声漫漫(古言1v2,先婚后爱) 第十二章、娶她为妻

第十二章、娶她为妻

    王氏一族发家于一个农村小孩,自小习武,入伍后在南晋开国皇帝麾下当差,最后跟随主公攻下前朝陈国,成为南晋开国功臣,封为国公爷,荣华加身,世代忠良。
    子孙继承国公爷风骨,历朝历代王氏皆为皇帝的肱骨之臣,出过五位宰相、叁位贵妃,是南晋首屈一指的名门世家。
    只是到了这代,虽然目前王氏大家长为宰相肱骨之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中年昏聩,竟步入花丛,娶金姨娘为妾室,从此宠妾灭妻,沉迷房中之乐,视正妻许氏于无物。
    王家风骨不在,一日不如一日。
    失了圣心的王家被谢濯超赶上,谢家取代王家成为当朝红人。
    谢濯的父亲虽是七品小官,只是儿子争气,战功赫赫,皇上出行时又救驾有功,时来运转封成一品武侯。是以王源才会将女儿王如意下嫁予他,并生下谢清宁,巩固朝政。
    但近年却变本加厉,金姨娘把控王府视正妻于无物,挥金如土,宰相府中越来越穷,最后王源为了巩固政权,堂堂一国宰相,忠良世家,竟参予党争,成为当今太子的左膀右臂。
    而谢侯是个只知打仗的武人,但家世清流也读过圣贤之道,对于太子和岳父黑暗的夺嫡党争递来的橄榄枝,全然不理。
    王如意早就看父亲王源不满,一是宠妾灭妻叫自己亲娘蒙羞,二是朝堂战火屡次为难丈夫,是以每次回娘家就得有心理准备,蕴着满腔怒火准备跟自己爹叫嚣。
    只是今年跟往年不太相同。
    因为她闺女即将及笄谈婚论嫁,对于王家来说,谢王一脉的外孙女婚嫁绝对是有利的政治工具。
    王氏心中七上八下,拧眉担忧的瞅着还随着马车上下颠簸,靠在窗板上打嗑睡,对自己婚事浑然未觉的女儿。
    眼下局势复杂,谢清宁的婚嫁肯定一堆人虎视眈眈,但她与孩子她爹都只是希望宁儿岁月静和,顺顺平安,婚嫁由己心,一生幸福。
    王氏伸手顺了顺坐在马车侧座的谢清宁。
    谢清宁本就睡不安稳,她微微睁眼,看见母亲满脸担忧,心下了然,笑道:"娘可是在担心女儿˙的婚嫁吗?"
    王氏知道这女孩从小聪慧,凡事不用教就通,叹气道:"除夕那日桓儿看见你,眼睛都看直了,也不枉费我生得你这么美丽聪慧,但就不知宁儿心里有什么想法?"
    其实谢清宁也想利用自己的婚嫁,最好是嫁给朱承允的死对头,出谋划策把他从太子之位拉下来,让他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但太子殿下得了王源辅佐,两年前夺嫡路上将有威胁的人都杀了,当年朝中一片看好的皇子非死即残,没人敢反他,皇帝年老昏聩,以至于朱承允的势力异常稳固,根本没有所谓的死对头。
    所以问她对自己婚姻什么想法,其实没有。
    她内心真实想法是:"宁愿嫁匹夫草草一生,也断不入王府宫门半步。"但不可能。
    她只好耸肩,装傻道:"只要是爹爹阿娘喜欢的,我都行。"
    对此答案,王氏欣慰点头,随即握住谢清宁放在膝上的手,神神秘秘:"阿娘跟你讲个事,你不要随意说予别人听。"
    谢清宁洗耳恭听。
    "你王家表妹王若涵,跟太子殿下走很近。"
    哦。
    谢清宁像是听古老笑话似的,面无表情。
    王氏补充:"你可千万不要与你表妹争,王氏与太子殿下关係甚好,涵儿喜欢人家也是情有可原。"
    谢清宁只想笑,神情严肃端坐起来:"阿娘。"
    "诶?"
    "你闺女不是什么都吃得下去。"她认真道。
    虽然他看起来很好吃,但她与他成日交媾,也算看明白了。
    这傢伙是个只会靠春药行房,只是一个不中用的东西。
    如今她身为谢侯嫡女,除了把他当成復仇跟意淫的对象,其馀只把他当垃圾败类。
    母女俩谈笑间,规律平稳的轱辘声响骤停,春晨北风吹起帷裳,把谢清宁的半边容颜露了出来。
    在车下迎接的王桓惊鸿一瞥,不禁呆在原地,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禁攒紧。
    站在王桓身后的金丹看在眼里,心中鬱鬱。
    金丹是王桓祖母,金姨娘的远房亲戚,来府中借住攀关係,但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踏入王府成为王桓正妻。
    王如琛的正妻江氏,因为婆母金姨娘把控王府,还肯给金丹一点面子,但事实上哪里肯让这种没正经的金家人成为她宝贝儿子的正妻。
    金丹身材姣好,王桓禁不得诱惑,次次好事将成,却屡屡被江氏妨碍阻挠。
    金姨娘一心把控府中银子花销,与王源这年近七十的白发老人,终日沉迷闺房之乐、丹药之术。
    江氏想随便找人打发她,但金丹也不是好对付的,正巧谢侯出外打仗,江氏便催王桓随谢濯打仗历练,以此躲避金丹的色诱攻势,一箭双鵰。
    但就在除夕那天,打仗叁年未归的表少爷从谢府回来之后,遣光在他院子里苦等叁年的莺莺燕燕,还差人去怡花院,打发了千姚那个贱女人。
    金丹心下一喜,以为表少爷要正视两人的感情时,在那日王府除夕晚宴,王桓却语出惊人。
    "我想娶表妹为妻。"
    金丹兴奋得捧不住碗,激动的心、颤抖的爪!
    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王桓字字铿锵:"我想娶谢家表妹,谢清宁为妻。"
    王若涵不管她哥白日作梦,恍然未闻的夹菜吃饭。
    金丹闻言,哭着从饭堂跑了出去。
    无人在意。
    金姨娘皱眉道:"你说哪位?"
    坐在王源左侧的正妻许氏,满头珠翠,却白发苍苍,道:"那是我嫡外孙女,谢濯的女儿,将要及笄面圣了。"
    "哦,是那个丫头啊,上次见都几年前的事,如今竟然及笄了。"金姨娘说完,满意看了一眼王桓,点头道:"我南晋律法言明,表亲可婚嫁。这谢清宁倒也算配得上我的孙子。"
    许氏闻言,怒瞪金姨娘一眼,却咬牙,不发一语。
    王源却忽然发话,沉然道:"不行。"
    坐在正座的王源满头白发,年近古稀,脸上布满折子,眼袋下一面乌青,源于纵慾。
    王桓自小就怕他祖父,身子顿时一缩,"为何?她元宵后即将面圣,谈婚论嫁,人人皆有机会,为何我不许。"
    王源视线微凝,看了一眼兀自吃饭的孙女王若涵,收回视线,怒道:"谢濯之女也是你小子能攀上的?"
    王桓不解,声音渐大:"祖父,那也是您嫡外孙女,亲上加亲,这不是两家皆大欢喜吗?"
    金姨娘和江氏不约而同赞成,婆母媳妇想法难得相同。
    王源将筷子重重一放:"我与太子殿下已经计画好了,殿下会在宁儿面圣当日,直接当着圣上的面请求赐婚。她成为太子妃后,我们就可以顺利拉拢谢家,巩固殿下在未来朝中的势力。"
    王源话刚说完,王若涵手上的筷子啪的掉在桌子上,她瞠目结舌,不可置信。
    王源斜眼瞧她,"涵儿你若喜欢殿下,做妾也行。"
    ---
    陡然的宅斗内容,但篇幅不多,众人放心观看,后面肉多多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