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水声漫漫(古言1v2,先婚后爱) 引子

引子

    永宁二十七年,昔日与南晋交好的漠北遭袭,战火绵延整个苍川大陆,持续十馀年。
    南晋太子朱承允手持长戢,策马跃过宫殿前的七层阶砖时,一支箭矢从宫墙之上雷霆万钧的破空而来,精准击中马腿上,马吃痛嘶鸣,扬起前肢,朱承允猝不及防的从鞍座上滚下来。
    漠北侍卫见准时机,大步流星地持刀杀头,朱承允反应却快,回身斜噼,侍卫立时成了两半血人。
    他顺着箭来的方向找到城墙上的人,人影拉着长弓,没给他稍加喘息,又不偏不倚的朝朱承允射杀而来,好像带着深沉执念,誓要将他尸身留在这里。
    朱承允只得狼狈闪躲,看到城墙上正发弓的身影,朱承允突然想起十年前的一个旧人。
    她名唤宋云,是一个江湖术士,区区贱民,竟敢铁口直断,直言不讳骂他坏事做尽,不得好死。仗着身材皮相恃了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被朱承允一气之下绑回了京城。
    宋云远山眉黛,顾盼生波,胸脯白嫩巨圆,乳尖粉嫩敏感,且每每挺入,都能将这女人操得腰肢乱颤,如海浪波澜,糜糜之音,蔓延整夜。
    朱承允意外的十分迷恋宋云的身体,他总是被情慾驱使,只顾得疯狂抽送,不管宋云死活。
    夜凉如水,溅湿床幔。
    宋云虽然是被朱承允强迫的,心里不愿但身体倒诚实,每每被他操哭流泪,哀声讨饶。
    朱承允都不知道她是爽哭还是真哭。
    可宋云性子刚烈不愿屈就,每次激烈反抗终于引起朱承允不满,本想断水绝粮逼她就范,可竟被太子妃偷偷餵毒惨死。
    少女最后只成了井底的破烂布子,无牌无陵,凄凄惨惨。
    此时巍峨宫阙之内传出震天惊呼,僵持没半个时辰的漠北宫门被南晋军砸烂。
    漠北皇帝被一剑穿胸,皇后撞柱随夫而去,皇子被杀、公主受辱,南晋大捷。
    南晋军塞满了整个漠北皇宫,太子朱承允借人躲起来躲避宫墙上人影,那人还不死心,拉着长弓,目光如鹰不断找寻。
    纵使那人身后的漠北侍卫被敌军杀得尸血长河,他仍长身玉立,不动山河。
    此间,熟悉的嗓音,悠然的从身后响起:
    "沉千舟,你父王死相悽惨,本王敬他一国之君,斩了他的头示众,你想看吗?"
    电光石火间,沉千舟抽出长剑,斜噼身后偷袭的士兵,抬脚把士兵踹到不知何时爬上城墙,站在他身后的朱承允怀里。
    朱承允发怒,命人冲上去。
    不想那人所向披靡,持剑斩杀一个又一个,朱承允却见隙可趁,持着长戢戳穿沉千舟的胸膛。
    他从城楼上坠了下去。
    一个白玉罗盘从沉千舟的玄铠甲掉了出来。
    空中灰烬飘然悠远,此时清雨疏奏,滴滴隽隽的落在那人身上。
    他目光深沉,望着灰烬后面的阴翳天空。
    视线失焦趋向黑暗,直到意识涣散消失,他都没阖上双眼。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