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作为替身 黎家大夫人跳脱的思维

黎家大夫人跳脱的思维

    她杀人了吗?
    看着自己沾满了鲜血的手,她的呼吸因为刚刚剧烈的对战还有点急促,脑袋还有那么点没回过神来。
    她看着手中的鲜血好一阵子才接受了她杀了人的事实。到底她可是从一个粉刷得很和平的年代来的,她顶多是在乡下帮忙杀过鸡而已……可是现在她手上沾着的,是人血呢。
    但她有错吗?应该是没错的……如果不杀他们,她就会死了呀?而她什么犯法的事都没做过,为什么该死?
    好吧,现在好像做了犯法的事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捕快抓回去?
    她有点失神地想着却在这时候被人抓过了肩膀,看着她的人便请有点兇恶,像是在后怕着。
    「玉娟!冯玉娟!你这是不要命了吗?这些是杀手啊,杀手!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差点没命了啊?」
    「……我知道啊。」对哦,如果是杀手的话,她干掉杀手不仅不会有事,反而还会有赏金呢,是吧?
    黎镇原看着她还有些呆愣的模样,忍不住就把她抱进怀里;差点,差点他就要失去她了!如果当年她没有教她武功,说不定在遭遇杀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死了……而现在的她,不会是因为不想要面对他,所以寧愿跑到杀手面前送死?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不会得逞的!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生是我黎家的人,死也只会是我黎家的鬼你听懂了没!」
    说什么,他都不可能放手的!以前对郑陈氏就只是一时的迷惑,而对她却是深入骨髓的眷恋……只要想到失去她,他就觉得自己快要没办法呼吸了,只有再把她抱紧一点,感觉她还在他身边,他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怎么忽然牵扯到这么激烈的感情问题?她只是在平復一下自己杀了人的恐怖感觉而已。真是糟糕,她这么快就没有愧疚感了,这是不是表示她有潜在杀人狂的基因啊?她有点纠结地用自己染血的手回抱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背。
    「玉娟……」
    「……在。」
    「你是我的。」
    「……嗯。」
    「不可以跑掉。」
    「……嗯。」
    「那你还想要跑去染坊?」
    「……我是真的有事要去染坊啊。」黎boss的风格越来越多变了,变得她都快神经病了,「原料出现问题,染出来的顏色有点糟糕,我要去确定情况有多糟糕,再想想要怎么补救……不过看来只能够明天再去了。」
    他镇定了心神之后,才缓缓地舒了口气,对着马车开口,「娘,你来怎么不事先说一声,也不带多几个护卫!之前爹都会被暗杀了,你也不小心一些!」
    他的称呼,以及马车里传来的声音让她吓得愣在当场,「娘可不知道,原来愚昧的人居然如此的多,以为杀了一个妇道人家就可以影响黎家了?笑话!」
    车帘被拉开来,一个衣着得体、鬓角有着白发的贵妇正左右揽着她的孩子,身后则跟着一个脸色有点苍白,但看着还算镇定的丫鬟。
    贵妇看着她的眼神有点挑剔,「你就是我长子未过门的媳妇?」
    而她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带着更加深的痛心和鄙视,「镇原,你是这样对人家一个姑娘的?看着年纪不小了,孩子也不小了,居然就让她在外面没名没份地跟着你?」
    她可以说她不要这名份,继续当她的外室行吗?黎家大夫人看着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啊!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