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作为替身 痴汉一天的黎总裁

痴汉一天的黎总裁

    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去的,只知道他把郑陈氏姑嫂送回她们的避暑山庄再回到庄子里时,她已经回去了,依旧一身素净的衣裳,依旧看似弱不禁风。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从他对她无礼的那一天、她被吓傻了以至于忘记了从前往事那时开始,她的一切行为其实就和当初找上他的时候不一样了,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和性格,可是那时候的他因为过于羞愧而连目光都不敢往她身上看去,而在那之后更是习惯了她和郑陈氏如此相似的举止,并且沉溺在其中。
    现在想来,她莫不是在那时候就开始打听郑陈氏的事情,然后开始模仿郑陈氏?为什么要这么做……自然是因为他,而他很怀疑是因为爱慕,更大的可能是因为害怕他还会再一次伤害她……
    因为怕他不满,所以尽她所能的办到他所期望的……也就是说,他以为他喜欢的是玉儿,结果「玉儿」原来就只是她因为要满足他而製造的假象?
    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对她究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以至于好好地一个人居然扭曲了自己的性格就只为了迎合自己……
    那么,在外面如此奔放、如此耀眼的娟娘子,就是真正的她吗?真正的她原来是这么耀眼、那么肆意的吗?所以他每一次回来都能够随时找到她,是因为在他一次又一次回来的时候,就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囚禁在这个优雅的牢笼里吗?
    「原哥哥?」
    他的玉儿……他的玉儿……他连给她一个孩子的本事也没有!以至于她要在外面领两个孩子回来养在身边,害怕他生气所以不敢开口……
    情难自禁的黎镇原在她轻声呼唤的时候就抱住了她,狠狠地,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的骨血里,也像是要藉此让自己揪紧的心能够更舒服一些。
    他想认识她,想真正地了解「冯玉娟」这个人究竟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女人!但是,现在贸然行动,一定会让她觉得反感,甚至否认到底,然后他就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娟娘子」了……
    「原哥哥,怎么了?」而被抱得快要没办法呼吸的玉娟努力保持着一个优雅的问候该是什么样的语气。实际上她更想问boss今天是不是终于想通了,要把她赶走了,但是从他对她如此温柔,一直温柔到夜晚床上进行儿童不宜的运动,这样的情况看来要拋弃她又成了不可能……
    到底他什么时候才会嫌弃她人老珠黄啊?到现在还不行吗?要她想办法弄几条皱纹出来才行吗?
    黎镇原隔天就走了。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走。实际上他只是带了人到隔壁城里巡铺,却对她说要去远一点的分号看帐。
    他花了好一些时间安排职务好空出几天的时间,他要亲自看一看他不在的时候,娟娘子究竟是有着何种面貌的;虽然她也学了她爹留下来的高深内功心法,但到底他的功力还是比较深,要藏着不让她发现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他偷偷地回到庄子里,潜入了他从未靠近的小院子,发现她拥着两个孩子睡得正熟。
    就这样在樑上一直待到天亮,她无需丫鬟的叫唤就醒了。自己一人起身换衣,却是很简单的素色衣裳,及腰的长发只是很随意地用一根木簪盘起来,也没怎么收尾,任由那一束发尾落在肩膀那……明明就这样简单,但他却觉得此时眼睛依旧迷濛的她异常嫵媚。之前的自己眼睛怎么就这么瞎、怎么就这么迟钝?
    她看着她自己一人去打水,洗漱之后在把两个孩子叫起来,耐心地给孩子们换上和她同样简单的素色衣裳。丫鬟给她送来了很简单的包子和烧饼,她很快就吃完了,然后细细地照顾着两个孩子吃早点,最后收拾妥当了就牵着两个孩子带着丫鬟乘搭放在后院那里的马车,那个地方居然连拥有者庄子的他都没察觉有一个角门。他用轻功尾随着这辆马车,无意外地见到马车从后门驶进了成秀衣铺。
    他潜入成秀,屏住呼吸以免被追魂猎人发现,然后看着她换上那一天裁缝师傅给她新做的华美衣裳,牵着此时也换上了新衣的两个孩子到铺面帮忙开店。
    客人不多的时候,她就在那里教孩子习字画画打算盘,也或者在后堂那里陪裁缝师傅们打花架子、刺刺绣,在帐房先生有疑问的时候跟过去检查一下仓库的情况,忙起来的时候,她和帐房先生以及店里的伙计都在招呼客人,在柜檯那里负责收账的反而是那个叫做墨云的孩子。明明小小的一个,可是算起账还一点都不含糊,没人能够在他面前唬走一文钱。名叫雪云的丫头在有些人对她表示嫌弃的时候,只是骄傲地昂了昂首,继续在柜檯那里、哥哥的旁边继续画自己的东西。他可见到了,画里的是她的娘亲在店里忙碌的模样,笔划简单但是却准确地捕捉了她娘亲的神韵,将来在丹青上的成就必定不会低。
    她就是这么独自一人,把孩子们都教得这么懂事的?怎么都不和他说一声……这两小瓜知不知道还有一个爹会疼爱他们呢?
    午饭的时候,她牵着孩子出门了,到六合医馆那里蹭饭。
    「秋奶奶~陈爷爷~黄爷爷~赵叔叔~」他还没潜入,就已经听见两个孩子很懂事地以哥哥长辈去叫唤。他再一次爬上横梁,看着他们一桌子的人一边吃饭一边间话家常,偶尔长辈还会考较两个孩子的功课,出乎意料地两个孩子知道的很多,明明他记得玉儿的书读的并不是很好……
    他曾经想和她一起在花园里赏花吟诗,结果就他自己一个人在那边自娱自乐,而玉儿就只是笑着,不怎么说话。那时他心里怎么想的?似乎想着她终究是不如郑陈氏……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和她有着和吟诗作对又或者聊聊圣贤之书的行为了。
    「来来,娟丫头写几个字给老夫!」
    「哈?写来要做什么?黄大夫自己的字明明就比我好很多不是吗……」
    「哼!上次在八里亭那里和几个老傢伙下棋的时候,他们老是看不起女娃子的字,说就软绵绵没力气似的,我就让他们看看咱们家娟丫头的字有多硬气!」
    「这种东西需要到处说吗,我也知道我写字很粗鲁,有你这么宣扬家丑的吗?」
    「你的字哪里丑了?只是不像个女子该有的字而已。废话少说,写不写?」
    「写,我写……要些什么?福寿安康行吗?」
    「行啊,就写一些吉利的话,多写几个字,还要你的印章!我怕那几个老傢伙不认账。」
    「好好好,来,『成秀衣铺娟』,可以了吧?」
    「很好!要好好收起来才行……」
    他自从知道她文不行之后,就没要过她或者见过她写任何字,没想到她的字如此凌厉,看着就让人欣赏……她,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下午会店里继续打拼,在伙计收店之前就换下了那身华丽衣裳,乘坐马车回到了庄子里,沐浴更衣并且休息准备吃饭。
    这时候的她会和孩子们玩一些小游戏,而其中一个游戏让他觉得十分有趣,叫做歌牌。
    规矩他不怎么懂,但就是她手中有一副牌,而孩子们手中也有一副,从中抽出了一定的数量就摊在了桌上。她看着自己手中的牌,用怪腔怪调的嗓音唱出了一小段,通常还没等手中牌子的词给全都唱出来时,孩子们就在桌上找到了相对应的牌,挥手就把牌抽走。有的时候抽对了,有的时候抽错了有责罚,然后等其中一人范围内的卡片全都没有的时候,就表示那个孩子赢了。
    ……原来,她就是用这种方法教孩子的呀?那一张张卡片上可不是什么童谣,而是从圣贤之书里挑选出来的句子,孩子们每天这么玩,自然背得起来了呀!
    「看来再过几天又要给你们做一副新牌了,记性真好呀~」她亲暱地捏了捏孩子们的鼻头,「那今天墨云赢了,所以墨云就睡中间,雪云就睡里面了哟。」
    雪云又板起了脸,「哥哥都睡了三天了。」
    墨云也板起了脸,「输了就输了,你以后赢回来了我自然就睡旁边。你有本事就赢我啊!」
    雪云扁起了嘴,伸手求抱抱,「娘,哥哥又欺负我……」
    「说谎不眨眼,娘是看着你输的!不准抵赖这么没品的。」墨云哼了一身,但随即也没骨气地伸手求抱抱,让她无奈地一次抱两个。
    「你们两个啊!」她往他们额上都亲了一下,带着他们去吃饭了。
    他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可没有被捏过鼻尖、没有被这样抱抱、没有被亲过额头呢……这两个小崽子!好处全给这两个小崽子拿了!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