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作为替身 他所想的和她所想的

他所想的和她所想的

    「玉儿没事吧?」黎镇原连忙询问。
    在她的小院子里,黎镇原焦急地徘徊,等待医娘的诊断。
    秋姨摆了摆手让他冷静一些,「没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脖子的勒痕差点就把她给勒死了,但幸好没事只是受了点惊吓,我这里开一些安神汤,要是她会夜半惊醒就给她喝一些,数天后自当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黎镇原松了口气,对医娘连声道谢,给出的诊金更是阔绰。他回头自然忘记自己给了多少,但是在门口停留片刻的秋姨垫了垫手中的锦囊,既是为这重量感到惊奇,却也为娟丫头感到担心。
    镇上甚至邻近城里的大户人家,她去过数次,见过的贵门女眷虽说不是非常多,但也少不到哪里去。妾室为了得到正妻的位置而在后院使手段,而正妻为了压住妾室的气焰也心狠手辣;「意外落胎」而找上她的次数并不少,未成形的胚胎居多,但也有已经成型的孩子,有着这些孩子的母亲也过没多久就病重咽气……不管是正妻还是妾室。
    而娟丫头,却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种模样的妾室;丫头很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不应该也不可以妄想正妻的位置,非常安于在这个主家或许都不知道的小院子当她的外室,对待自己「丈夫」的态度就像一个店小二对掌柜那样恭顺,「丈夫」要求什么就努力表现什么,并且在「丈夫」不在的时候才适时放松自己……就像一个戏子上台前和下台后截然不同的情景一样。
    她知道娟丫头已经存着钱要买一个铺子,以后就靠着铺子来过日子,完全没打算依靠「丈夫」一辈子,做好了随时被「丈夫」遗弃的准备……这么通透的丫头,她实在很难不喜欢。
    她看得出娟丫头很期待被遗弃的一刻,可是看样子这位「丈夫」现在对她依旧很上心……就希望不会上心到要把她娶进门当正妻才好。这种豪门的正妻,没有一个强悍的母家可不好当呢,除非是有着丈夫的全心全意。可是,有钱人家的老爷,会有一心一意这种东西吗?怕是一旦继承了家业,就开始三妻四妾了吧?
    娟丫头没有这样的母家,甚至她经过上一次的折腾之后,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能有谁当靠山呢?等这庄子的主人再一次出门办事时,她抽得空就提醒提醒娟丫头吧。
    而房里的黎镇原,则是忧心地看着床上昏迷着的玉娟,为自己的大意而气愤。
    都怪他!以为自己修炼了冯大侠的传给他的秘籍就自以为高人一等,八层心法明明就只是修炼到了第二层却如此狂妄!现在报应来了,结果却报应在了她的身上!为什么受伤的不是他……为什么?
    「放心吧玉儿,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他轻抚着她的脸颊,说出了这样的承诺。
    但要是玉娟此刻是清醒的话,自然又是满满的os和吐槽;她还真不信了,她和「她」一起被人挟持的话,率先得救的会是她而不是「她」!
    黎镇原本想一直留在她的身旁,看着她清醒、对她嘘寒问暖。但是很可惜,帐房先生来催了。
    这个帐房先生并不是主家的那一位,而是跟随着他一起巡视各个分号的帐房,仅次于主家的那一位老帐房。他能够在如此年轻的此刻掌握大部份家业,这要得益于老帐房让自己同样做帐的大儿子送到他身边来。所以帐房先生的催促,必定不可等间视之,要知道很多小事帐房先生都能够替他处理,而需要他出面的事情通常都不会是什么小事。
    他叹了口气,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后,回书房继续和帐房先生和数位掌柜会议。
    等他终于从公事脱身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他迈着大步往她的小院子走去,还没走近她的房就听见了她的说话声,满心欢喜地知道她终于醒了,正想要推门进去。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她的一句感叹。
    「要是我会武功那就好了。」
    「小姐怎么这么说呢?懂武的女子可粗鲁得紧,不好!」
    「粗鲁和懂不懂武,这可是两回事。」他听见了她的轻笑,「想想,要是今日我懂武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被挟持这种事,也就不会因此而让别人的事情给耽搁了。呵呵,说不定要是我比那些人更厉害的话,这就毫发无损,完全不需要把那些人的威胁放在眼里,不是吗?」
    「小姐……」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这个身体太弱了,要习武的话,说不定扎个马都会扭伤自己哪~还是安静点不要随意行动就好。」
    「大少爷不是懂武吗?让大少爷护着小姐不就行了?」
    「……你该记得我今天就是跟大少爷出门不是吗?」她听见了丫鬟懊恼的声音,只是笑着,「何况,大少爷可不是常常都这么得空。今天他在,下一次或许他就不在了。所以还是按我说的那样,安静呆在庄子里就好。」
    他在她的房门边站了好一阵子,然后悄然离去。
    ————————
    不难看出,我的每一次更新,那个题目都是瞎掰的lol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