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作为替身 看在钱的份上依旧会做的麻烦工作

看在钱的份上依旧会做的麻烦工作

    两人在吃了一顿黎镇原觉得很幸福而冯玉娟觉得有点辛苦的午饭后,黎镇原要去处理自己的公务了,而她也该回去继续练字。
    等晚膳时间到的时候,又是玉娟觉得辛苦工作的时间了……要一个本来就不怎么文雅的人变得很优雅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有没有!
    「原哥哥方才没沐浴更衣么?」看见他袖子上沾到的墨跡,她不禁开口询问。同时也感到家大业大的总裁该是有多忙啊,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进书房,明明熟练这种文书却连自己沾上了墨汁都没发觉到。
    所以她回想起少年时前看的那些《霸道总裁爱上你》之类的言情小说,总觉得那些总裁真得空,可以连续好几个月不上班就只是去陪女主角到处爱恨情仇。看,现在这个古代总裁,要跟她见面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连冲澡的时间都没有呢。
    「没来得及,饭后再去。」他才坐下,手就被玉娟握了过去,用沾了水的帕子细细地擦了起来。就只是这样看着,他就觉得很想要笑,并不是因为他很好笑还是这样被擦手所以很可笑,但就是觉得能够一辈子这样……然后就忍不住笑了。「没事,就一点墨而已。」
    「吃进肚子里总不是好事,不是吗?」玉娟并不想多话,毕竟她没亲耳听过那位管家小姐说话的模式,只是大概琢磨得到语气而已,所以说多错多,最好就是保持笑容不要说太多才对,但这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也能够作为分辨她和「她」之间的分别,端看老闆什么时候打算认清事实了。
    「好,听玉儿的。」就着夕阳看着她的侧脸,此刻的他很满足……不想去思考究竟是因为她,还是因为「她」。
    依旧是在黎总裁觉得幸福而员工玉娟觉得有点辛苦的情况下,晚餐和睦地结束。他摸着她的脸笑着,「别太夜睡,对身体不好呢,尤其你身子还这么单薄。」
    实际上身子单薄的应该是那个官家小姐,她前几天才让管家找过那位医娘来给她看诊,医娘才说她健康得很呢。
    她那时候才发现,这个地方有着妇女及生產科的专门医生,清一色的女性,专门给女性看病。除非是一些很棘手的病症,不然找这些医娘通常都能够解决,避免了妇女面对男性大夫时的尷尬。
    在她隐晦地表达庶子不可生在嫡子之前时,应该是给一些大户人家看过症的秋娘,也就是那天来看的医娘,马上就get到了她的意思,表示每十天都会过来给她把脉看症,顺便给她带点事前事后避孕药。反正管家没表示不可以这么做,她也就当作自己有了一个定期身体检查,总没坏处不是?
    「原哥哥呢?瞧着都见憔悴了。」明显黑眼圈都冒出来了,不说这点门面话不行啊!(就算没有,也要说有,这样才显得是关心,有没有?就如同有一种冷,叫做「妈妈觉得你冷」,也有一种憔悴,叫做「情人觉得你憔悴」!所以这么说,总没错的!)
    他摇了摇头,「还有些账目要批,夜点再睡。」
    「还是说打算不睡了?」骗人,就知道是工作狂对身边人会说的话。说什么「就快就快,还有一点就做完了」、「只是迟睡一点点,不碍事」之类的,实际上就是熬夜熬到爆肝才甘愿。作为一个体贴的好「情人」,她自然是要劝着他休息了,「账目一辈子都批不完的,但身子只有一个,坏了可就没得换了,怎么就劝我保重,原哥哥自己却不保重呢?」
    这么说话,其实也只是预料到会被推辞的托词,就如同新鲜出炉的毕业生,求职的时候面试官询问想要多少薪资的时候,总会抬高一点价钱,这样面试官压价的时候就会大概抵达自己真正想要的价码那样,她只是预料到他会熬夜所以劝他不要熬夜、真的要睡觉、起码要睡一两个时辰这样而已,完全没想过他是会答应她准时睡觉的。所以,当他应承了,并且就打算去沐浴更衣然后倒数睡觉时间的时候,她真的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就把惊讶扭成惊喜,「这就好。」
    而后,他们就牵手同行,在她意料之外却也意料之内的带到去了他的房间那。
    她有着自己的小院子,平常的活动范围就只是在那个小院子里面而已。而他的房间,这一次加上第一次黄暴的见面,她只来过两次;她觉得她get到了以后该有的相处模式了:当他回来的时候,就要去他的房间侍寝,而他不在的时候,请自己醒目一些,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要随便走动。
    嗯嗯,不错不错,她也不想出来,这样最好。
    不过,她比较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打算和她做些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只是在熄灯之后就和她一起睡下,单纯抱着棉被睡觉,而且他还很快就睡着了,馀下被他抱着的她睁大眼睛看着隐约的床顶良久才睡着。
    她向来是夜猫子,很少这么早睡,而就算现在来带这个没有电灯而必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代,她也依旧是没这么早睡啊……
    古代,真是一个很麻烦的年代,果然在二次元里看看就好,真的活在这边会很辛苦很麻烦啊!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