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识魅(民俗怪谈) 巧诈不如诚拙8

巧诈不如诚拙8

    牛肝马肺峡间的这段水道,放在古代时其实是极其有名的险滩。
    乱石密布,水深流急,在枯水期的时候落差能达到四五米之多,船只到此,九死一生。
    不过建国以后,经过几十年的炸礁疏浚,江心乱石暗礁都被一扫而空,船只早已能畅通无阻。
    小船在江水中驶过,船桨划开平静的水面,像分开一匹上好的黑色丝缎。
    从外表看来,这只是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船,发动机关掉以后就和古代的木舟没什么区别。不过上了船谢萦才发现,兰朔把它彻底改造过。
    高精度的卫星导航仪、水声测深仪、流速计到磁罗盘一应俱全,船上还备了两套完整的水鬼装备。要不是条件实在不允许,谢萦甚至怀疑他想在船上装两发鱼雷。
    “我们是去见鬼,不是准备武装潜入菲律宾吧?”
    “放心吧,都是合法设备,再说顺着长江,再怎么划也划不到东南亚去……”
    “要是遇到别的船,会不会以为我们是干坏事的?”
    “我以科研调查的名义向长江海事局申请了一份交通管制令,今天晚上的三个小时里,这片水域不允许大型邮轮和货轮经过。”兰朔想了想,笑道:“当然,这也意味着,如果我们在这里触礁的话,恐怕不会有人来救。”
    尽管早就表示过自己收拾不了“界”中的鬼,但谢萦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
    长江的西陵峡段本来就险滩遍布,更何况还有一个“界”蛰伏着,水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起致命的急流。
    兰朔还在枕戈待旦,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动静,而谢萦象征性地划了会船,就把桨一扔,开始折腾她的宠物鸟。
    因为迟迟没吃到大鸡腿,鬼车正在非暴力不合作,用翅膀紧紧抱住头,不肯从笼子里出来。
    “出来透透气啊,好不容易周围没人,你干什么呢?”少女从它乌黑的羽毛里扒拉了半天,最后从众多脖子里拽了一条出来,“来来,飞吧!”
    一人一鸟拔了半天的河,谢萦终于失去了兴趣,鬼车嗖地一下缩回笼子,她转而和另一个乘客攀谈起来。
    “你划船还挺熟练的啊?”
    “大学的时候参加过皮划艇俱乐部。”兰朔随口道,又望向一边的宠物鸟,饶有兴致道:“它真的能飞?”
    “现在不能,现在只能扑腾两下。”谢萦说,“你要想它叫什么名字,鬼车,鬼车,是鬼的车驾嘛——背上坐着鬼的时候,它才能飞得起来。”
    “……”这个诡异的解释让兰朔顿了两秒。
    谢萦坐在船头,笑嘻嘻地看着他,幽幽道:“你不是看过那些传说吗,以前古代人说,看到鬼车飞过,家里就会遭遇厄运。其实他们是搞反了先后顺序,是家里先死了人,它才会上门送葬,把新死的鬼接走哦。”
    她有意吊着很深幽飘渺的语气,又坐在黑暗里,只有微微勾起的唇角时不时被昏暗的光束照亮。
    此情此景,的确是讲鬼故事的好氛围。明知她是在故意吓人,不过兰朔看着看着,不知怎么,居然从这副造型里品出了几分活泼可爱。
    他忍俊不禁道:“那你怎么把这种东西养在家里?”
    “因为珍稀啊,原装的妖怪,我就只见过这一只。”谢萦耸耸肩,“据说很久以前,每逢大灾,鬼车会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黑色双翼遮天蔽日,背上坐满了新死的鬼魂……不过我遇到这一只的时候,它刚从蛋里孵出来不久,也没有爸爸妈妈教它怎么捕食,差点就要饿死了。我哥哥问我怎么办,我说那就留着吧,结果就养到了现在……除了比较能吃,简直一无是处。”
    少女隔着笼子又揪了一把鬼车的羽毛,没想到兰朔居然面不改色道:“没有吧,至少它很可爱啊!”
    ……很可爱?
    笼子里的鬼车刷地一声展开双翼,九条细长的脖子尽数伸直,九双非常委屈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主人。
    谢萦端详了一会儿宠物鸟的尊容,深觉兰朔能当老板确实是有道理的,就这个说话的艺术就不是一般人可比。
    *
    接近半个小时过去,从航道图看,他们已经划过了三公里还多,可是水面还是风平浪静。谢萦有点疑惑,爬上船头四处张望:“真的是在这里吗?”
    兰朔也觉得奇怪:“按模型计算结果,定位地点就在这里没错,偏差不会很大。”
    谢萦想了想道:“那就这两三公里,我们再走几遍好了。”
    船只调转航向,顺水变逆水,沿着原路返回。
    然而,回程依然没有任何事发生。
    月上中天,时间已近午夜,兰朔暂时松了桨休息,让小船顺水漂浮而下。
    一段水域反反复复开了两三遍,再怎样也不该一无所获了。
    谢萦抓过放在船头的卫星定位仪,在电子屏上,他们的位置和代表“界”的红点几乎已经完全重合,根据测算结果,他们此刻就在“界”中!
    ……可是有生人入内,这个“界”总该有些相应的反应才对。
    漩涡,急流,或者水下暗潮……
    “也许会突然翻船?”兰朔一边语气轻松地说着,一边也不由得坐直了身体严阵以待。
    有时暴雨天气里,长江上会突然刮起龙卷风。强对流的涡旋,把大邮轮掀得侧翻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不过眼下这个风平浪静的天气,周围连点水花都没有,让人实在很难想象船会被突然掀翻。
    谢萦本来没觉得紧张,可此刻周围迟迟无事发生,脸上的笑容也不觉敛去了些,
    ——这就像两个全副武装的猎人,按照地图摸到了老虎住的山洞口。其实如果一进去就和老虎撞了个正着,这反而不可怕,因为无非就是搏斗一场,而他们手里拿着钢叉;最吓人的情况,应该是山洞里腥风阵阵,遍地都是动物的骸骨,可是连老虎的影子都没看见。
    往外走,往里去,好像怎么做都不对,谁知道老虎是不是埋伏在暗处,准备偷偷从你背后扑上来?
    兰朔彻底松了桨,让小船在水面慢慢漂游。如果变故起得突然,他至少得保证双手是空闲的。
    氙灯的光柱左右扫过,小船彻底失去动力,在水上寂静地漂浮着,两岸嶙峋的山石投下沉默的阴影,把天空也夹成一线。
    又是二十多分钟无事发生,谢萦实在是有点愣了。
    “难道说'界'不在这儿?”
    “或者难道说它……”兰朔顿了顿,好像在寻找合适的措辞,“这个‘界’,不是触发式,而是有什么别的条件才能进去?”
    “没听说过啊……”谢萦抓抓头发,怀疑道:“难道是你们计算的结果有问题?”
    “也有这种可能,但是概率非常小。”兰朔对欧洲总部实验室的技术水平还是很有信心的,沉吟片刻,道:“我们放个水眼去深水里看看?”
    “水眼”是一种装着摄像头的水下机器人,一般用来探测水下几十米内的情况。
    但“界”若要择人而噬,应该必须浮上水面才对。谢萦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让兰朔继续保持警戒,自己则拿了个单筒望远镜,坐在船头眺望。
    她看了没多久,突然惊叫了一声:“等等,那边是不是有艘船?”
    兰朔闻言望去,黑夜里被光柱模糊的视线尚且无法看得那么分明,但船上的各种设备都已经捕捉到了那只几百米外的小舟。
    谢萦疑惑道:“这里怎么会有船?不是已经交通管制了吗?”
    “你仔细看,”兰朔也抓起了望远镜,沉声道,“那艘船尺寸很小,没比我们的大多少,看着像渔船。交通管制也管不了这么小的船,这应该不是从外面开过来的,可能是从附近居民家里拖下水的。”
    “渔船?谁会大半夜来打渔?”少女的语气还是有些惊愕,叫道:“等等,那条船是不是在朝我们开过来?……它在亮灯?”
    这次不用她说,兰朔也已经能看得到了。
    朝着他们的方向,那条小船正开足马力直冲过来。
    船头上,装着和他们一样的闪光手电,此刻穿过黑夜的灯光一晃一晃,很规律的三短、三长、再三短。
    无法通过无线电联络时,这是最朴素也最有效的信号,代表着……
    ——SOS!


同类推荐: 【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在恐怖游戏里高潮不断(无限 h)濒危人类饲养日记(人外np)【np】40岁被国家要求重婚末世种田录( futa)失忆的她被人卖了【末世np】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人外开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