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深夜发疯病娇脑洞合集 当你想伙同情人杀死你的丈夫后1

当你想伙同情人杀死你的丈夫后1

    前方预警:1v1,双洁,情人是工具人。本篇梗来源很早就想写的两个梗,1、当你受够残疾的丈夫想要杀死他,2、伙同情人杀死自己的丈夫,本短篇把两个梗结合了一下。我真得好爱妹筹谋划策想要杀死丈夫,然后被丈夫发现狠狠惩罚的剧情。)
    阴冷的天气带着刚刚降雨后的湿润冰凉,盛开着大片白色玫瑰的花园中,你站在花丛前拿着花剪将那些开得正好的白玫瑰一枝枝剪下。
    每一次转身,将花枝放到一旁的圆盘中时,你的视线都会若有若无地扫过不远处低头忙碌的年轻花匠。
    英俊的容貌,健康强健的身子,以及每天都朝气蓬勃的笑容,每一样都让你深深着迷。
    在这连绵不绝的雨天,在这死气沉沉地庄园中,那年轻充满朝气的花匠就像是偶然闯入的飞鸟,让你感到久违的自由。
    剪下的花枝已经足够了,你有些遗憾地放下花剪,然后指挥着随身的佣人将花朵送到旁边的圆顶凉亭中。
    不顾一旁管家劝阻的眼神,你提着裙角选了个能光明正大看到那忙碌花匠的位置。
    刚剪下花枝还需要经过处理,佣人将花枝上的尖刺剔除的间隙,你又支着下巴偷偷看了那英俊的花匠好一会儿。
    就在管家察觉不对想要挡住你时,你恰巧地移开视线,抬手拿起一枝处理好的花枝插进面前的精美花瓶中。
    刚被剪下的花朵开得十分娇美,花瓣上还沾染着雨株,但你全然失了兴趣,因为过长的花枝将那道身影全部都挡住了。
    正想数数花瓶里有几朵花了,一位步履匆匆的佣人朝凉亭快步走来,一旁的管家见状快步迎上前与那佣人低语。
    你拿着花枝的手僵了僵,在管家重新回到你身边时,将最后一枝白玫瑰插进花瓶中。
    花瓶里盛开的玫瑰正好14朵。
    “太太,先生正在找你。”管家站在你身侧恭敬道。
    时间比预想中的早,想到那男人的性子,你轻声嗯了一声,随后站起身向着庄园的方向走去。
    有佣人想要将花瓶拿回庄园,你一下子站住脚步,敛了笑意转身朝那佣人说:“这花先放在这,晚上再放到我和先生房间。”
    得了佣人茫然地应答,你才继续走回庄园。
    装修贵气繁复的房间中,一个高挑矜贵的身影正坐在落地窗前的高椅上,视线之下是花园的的全貌。
    在你没出现之前,陆祈臣的指尖一直轻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直到你的脚步声出现在身后,他的动作才渐渐放缓。
    “怎么不盖着毯子,就算房间里暖和,陈医生也交代过要注意保暖。”你从佣人手里接过薄毯,一边嗔怪着,一边仔细将薄毯盖在男人的双腿上。
    做完这些,你顺从地跪坐在男人面前,下巴杵在他腿上却不敢用力,姿态是一如既往地乖顺。
    微凉的指节抬起你的面颊剐蹭了几下,动作玩味地像是把玩一个小动物。
    在你视线看过来时,陆祈臣轻声开口了。
    “花园里的花,好看吗?”
    一瞬间,后背发凉冷汗密密麻麻冒出,你以为陆祈臣发现了,发现了你和花匠之间的私情。
    摆在凉亭里的花就是暗号,13是晚上可以见面,14则是晚上不能见面。
    哪怕陆祈臣将你周围监视得密不透风,你也还是背着他同花匠有了私情。
    陆祈臣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见你就一直不答,他捏着你的力道加重了,腻白的面颊上立刻浮现出显眼的红痕。
    你扯着僵硬地唇角,朝着面前的男人露出一个甜昵乖巧的笑来。
    “我很喜欢,这些都是臣舟叫人种下得,我一直都很喜欢。”
    在你搬进这里时,陆沉舟就派人种下你喜爱的白玫瑰,但是也是在你搬进这里后,你就不再喜欢这些花了。
    好几次花园里的花开得正好,你都只是淡淡扫过,未曾停留脚步。
    你的谎话不能取悦男人,但他也没有过多地为难你。
    他下巴微抬朝一旁点了点,你心领神会地从一旁推来轮椅,又竭力扶着他坐到轮椅上。
    陆沉舟有一条腿是残得,在你们结婚前他被对家设计暗害出了车祸,因此有一条腿截瘫,行动功能完全散失。
    他其实还有一条腿是完好的,日常也可以借助拐杖行走,但陆沉舟完全没有这个打算,他不想自己狼狈走路的样子被其他人看到,还固执地护着自己那点可怜的尊严,所以日常还是坐轮椅行动比较多。
    偏偏他身边的一切事只要你接手,尤其在他结婚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
    陆沉舟身子高挑挺拔,只是将他扶到了轮椅上坐着你都累得额上冒出汗珠,整个过程他都是目不斜视,只有你快要支撑不住失去平衡时,他才会伸出手抓住轮椅扶手将压在你身上的重量减轻些,但这不代表接下来你要做的事会轻松。
    你拿来毯子仔细替他盖上腿,才推着轮椅出了书房。
    陆沉舟这场会议结束得比预想中得要快,也让你有些事情还没做完,你想着花匠是否看到凉亭里的花,心里想着事,视线也开始游移起来。
    吃完晚饭,你推着陆沉舟回了书房,公司里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你听着他和人打电话,就坐在一旁为他捏腿。
    明明是伺候人的事,但你已经做得十分习惯顺手,甚至在陆沉舟晦暗的目光看向你时,你已经会下意识抬头对他露出一个无害到全心全意的笑容。
    他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则撑在桌上,指尖慢悠悠地敲击着桌面,动作带着上位者的漫不经心,也带着点点恹怠。
    你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和陆沉舟待在一起,他自车祸后就甚少出老宅,而你也自然而然地被他困在了这里,这般死气沉沉的日子仿佛一眼望不到头,真是够叫人窒息得。
    让人疯狂地想要挣脱——
    —
    夜晚,粗重的喘息、黏腻的水声在房间持续不断地响起,厚重的窗帘隔绝了窗外的任何声音,温暖舒适的房间内只有在床上交缠的你们和窗台一盏暖黄色的夜灯。
    陆沉舟那条没有知觉的腿重重压在你身上,几乎像锁链一般将你死死禁锢在床上。
    性器是与男人清俊外表不符的粗长,此时那深红器物正一下又一下地狠狠捣进你柔软的花心,溅出的汁液将男人乌黑粗硬的毛发打湿成一缕一缕。
    你面色潮红,浑身泛起欢愉时的潮红,腻白脖颈处更是印满了密密麻麻的吻痕。
    “~~哈啊~~慢点~~慢一点~~”
    细长的双腿被折迭成夸张的角度压在身侧,光滑潮湿的腿心被蛮力撞击成薄红一片,哪怕少了一条腿支撑身子,陆沉舟的每一次肏弄也是将你干得仿佛要死了般,脑袋里紧绷的那条弦随着每一次滚烫器物捣在柔嫩肉壁的敏感点而越绷越长,拉成了一根随时会绷断的细弦。
    你无力抓住陆沉舟撑在身侧的手腕,抬起红着的眼尾有些可怜地哀求道。
    “别?!~~慢点~~我会~!死得!~~”
    肏弄一下比一下重,那种理智全无的快感,仿佛被肏傻了一般攀上高潮的感觉就像是下一秒就会被陆沉舟干死在床上一般,带着让身子都迟钝的恐怖快感。
    可惜,陆沉舟向来不会在床上回应你。
    你被压进柔软的床垫中,身上被陆沉舟的大半身子的重量压住,这就是他的回答。
    与你欢爱时,他喜欢坐在你的身上看着你沉沦情欲的模样,看着你面色潮红在他的掌控下攀上巅峰,看着你吐着舌尖意识全无……
    只是看着这样的你都比情欲中带给他的快感还要热烈刺激。
    你脑海的那根弦断了,但陆沉舟仍会压在你身上,卖力冲刺着那花心深处最柔软的宫口。
    你似有感觉,四肢不由地挣扎起来,惊恐的情绪让你早早从蚀骨的快感中挣脱出来。
    “不……不行!”
    陆沉舟眼皮微抬,见你神色中的抗拒,犹豫了会儿还是放弃攻进那柔嫩小巧的宫口,转而摩擦起你花心的软肉来。
    温暖的花液将粗硕的硬物泡得很舒服,陆沉舟压在你身上,闭着眼将自己也放任沉沦在这场情欲中……
    在陆沉舟闭眼时,你伸手环住他,彼此喘息交缠间隙中,你的眼神余光却看向一旁玻璃桌上摆放的精美花瓶。
    你刚刚数过,插在花瓶里的花枝上一共盛开着15朵白玫瑰。
    15是等待的意思。
    你被残了一条腿的丈夫压在身下时,你的情人正在寂寞着黑夜里等待着你……等待着你的回应……
    一场情事过后,陆沉舟自己拄着拐杖去了浴室清洗身体,你则从枕芯的角落中摸出一小片被透明袋装起的药片,冷漠地将其咽进肚中。
    你还不能有孩子,多了一个孩子就是多了一个软肋。
    况且你已经下定决心了。
    陆沉舟出来时,一切如常。
    夜灯熄灭,身边的床垫微微下陷,陆沉舟就躺在你的身侧。
    在黑暗中,你睁开双眼,看向黑暗中那个模糊的轮廓。
    你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设下完美的死局,杀死你的丈夫。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