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清澈(校园H) 摄像头

摄像头

    “不要在这里”许晨清因为被掐着下颚,神经绷紧,出声有些费劲。
    到目前她能接受的至少不要在教室和他行任何有关性的事情,太羞耻了,她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
    “理由……”沉澈掐着她手松了力
    理由?
    许晨清想着想着,眼眶一红,刚才他们的亲吻会不会都被拍到了,这虽然是间空教室,但教室是有摄像头的。
    走廊还有路过同学的嬉闹声
    怎么办……
    “会被拍下来,沉澈”她声音带着沙哑,
    他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的摄像头,又凑近她的耳边,低声,“求我,许晨清,求我我就不再这里搞你”
    如果拍到,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沉家的独子在教室白日宣淫,那就不是他和她两个人的事了。
    以沉澈的性格他绝对说得出做得到,根本不会去在乎这些。
    许晨清甚至想自己被拍到没什么,这些年像是个透过墙缝窥探幸福的小偷,她不能再给沉家带来任何麻烦了。
    “求你,沉澈,不要在这里”许晨清咬着唇
    不情不愿的语气,被强迫的委屈表情,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沉澈身体里暴戾的因子,但还差一点,他要她心甘情愿。
    “你这是求我还是命令我?”沉澈的长腿,顶开她的膝盖。
    他直接握着她挣扎的手,举到头顶,捏着两只手的手腕。
    羞耻感、快感、道德感交杂刺激着她的理智,
    沉澈凑近:“这里不可以,那在哪里可以?”
    “可是下面已经湿透了吧,许晨清……”沉澈说着放下她的手带到她的腿根处。
    许晨清听着他的话,整个身子禁不住颤抖,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她自己都接受不了的想法,希望他不要停。
    “哥哥,求你”许晨清把脸埋在他胸口,紧紧的掐着他劲瘦的腰。“求你不要在这里”
    许晨清觉得等他回答的这几秒,时间过得好慢,快点答应她,快点带她离开这里。
    直到他摸了摸怀里的她的后脑勺,应该是答应了她,他转移了话题
    “许晨清,就为刚才那个男的爽我约?”
    “啊?!”许晨清缓过来猛抬起头,他是说杨嘉译吗?
    “不是的,是我朋友,梁萱艺,经常跟我一起走的那个女生,不知道你有印象吗?她遇到了点事……”
    许晨清欲言又止
    “很麻烦吗?”沉澈对别人的事没有兴趣,但从许晨清表情看起来没那么简单。
    许晨清摇头,“已经解决了”
    “还有那个男的是我同班同学,我和他没什么的”
    沉澈一向淡薄,从来没觉得自己占有欲有多强,也许是从小到大很多东西从出生就带有,根本不需要去做什么额外的努力,患得患失感对他来说是陌生的,可许晨清是例外。
    他从未想过许晨清会跟别人有其他关系,但心里也清楚她有选择,他的意愿是否能撼动她的选项,他不觉得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当一切不稳定的因子出现在这段关系里的时候,哪怕微乎极微,可它是存在的不是吗?
    “嗯”沉澈静静地听了,依然按捺不住心底的躁意,放开她,帮她把弄乱的发丝别到耳后,“真的解决了吗?”
    许晨清没看他,点了点头
    “许晨清”
    “嗯?”许晨清仰着头
    沉澈看着许晨清局促不安紧张样子,缓缓开口,“学校的空教室,摄像头是不开的”
    “真的吗?”许晨清松了口气
    摄像头不开,他们刚才的做的事就没有被拍。
    沉澈笑了一下,压低声音,“真那么怕摄像头啊?”
    “很可怕”许晨清回答
    “怕什么”沉澈低头“不想看看你被我操的时候有多骚吗?”
    “不想看”许晨清几乎下意识否定
    “那就是想被我操了……”他低头捧着她的脸。
    是想的,想和他一起做很亲密的事,谁都无法取代的那种关系,她否认不了,可是要承认,还是耻说出于口。
    “家里有几台不错的摄像机”沉澈咬着她耳朵,“到时候架着干你,要不要?”
    许晨清抬起头,看进他幽深的眸子,耳朵热得疼
    最终还是点头
    沉澈低头吻住她,这个吻再一次持续了好久,直到他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摸向她的胸。
    “沉澈,你答应我不在这里的”许晨清含糊出声,推着他。
    “给哥哥摸一会儿”沉澈声音很哑,“算了,不尽兴”
    惹火,灭不了火,难受的是自己。
    “走吧,许晨清”
    ——
    大家沉默  真的要没有动力了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抱抱【校园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