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东南 我爱你

我爱你

    第四十章
    宋玉把两人送回了陈徵的公寓,叶琬沂恢复了些气力,率先开了门下车,陈徵跟其后,准备下车时想起什么似的,沉声道:“让齐繁今晚好好加班。”
    “好的徵哥。”
    陈徵拦住电梯合上的门,走进去,沉默着。
    他有些累,目光里都是疲倦,眼睛里丝丝缕缕的红血丝,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衬衫前叁颗松开的扣子,都明示着他没说话的原因。
    “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你很想我回去?”
    “是。”叶琬沂伸手帮他整了整衬衫的衣领,随即抽离,靠在电梯扶手上,眼神淡淡,几日不见,她没有再拔刀相向,但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疏离,“你回去,做你的闲散公子哥,不好?”
    “然后?”
    电梯门开了,谁也没有出去,叶琬沂深吸了一口气,在电梯门准备重新合上下行前走了出去,她说:“先回家吧,我有事想跟你说。”
    “给我来根烟。”
    起风了,阳台上叶琬沂垂着眸,竟带了一丝哽咽。
    烟雾燃起,她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她望着陈徵,笑:“虽然你调查我,但很多事情,你想知道的事情,一直一无所获,对吗?”
    “我只能告诉你,你再不走,我明年保不住你。”
    陈徵也跟着笑,一脸无所谓,他也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还没抽,嗓子已经哑得不成样:“你在以什么身份关心我?”
    “阮冬的孩子是你的。”
    叶琬沂不答,反抛出一个新的炸弹。
    她依旧淡定,不去看陈徵的微表情有何变化,自顾自地把烟蒂抖掉,忽地,抬头,笑得从容:“意外吗?惊喜吗?不过在你知道这件事之前,你的好哥哥早就知道了,所以,那个小孩应该活不成了?”
    “你今天,是不是就是从医院赶过来?”
    叶琬沂说得没错,她没想到陈羽速度这么快,她急匆匆赶回来其实是想救那孩子一命,没想到差点把自己搭上去了。
    阮念半夜的时候突然呕血,进抢救室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也没出来,阮冬着急忙慌,费尽心思才联系到了陈徵。
    将信将疑的陈徵到医院时,阮念已经盖着白布躺在太平间,白布上还有滴滴点点的鲜血,阮冬蹲在长廊哭得肝肠寸断。
    “念念,念念……念念真的是你的孩子……”
    阮冬素着一张脸,连唇色都发白,把头埋在腿间重复着的只有这句话。
    陈徵欲言又止间,就接到了陈羽的电话。
    ……
    “你是不是疑惑为什么你的孩子,跟你没有血缘关系?”
    叶琬沂将烟掐灭,站起来,微微仰靠在栏杆上,声音随着风忽远忽近:“这是万分之一的概率,就比如,我重新遇见你,选择你。”
    “你到底是谁?”
    叶琬沂看向他,角度歪斜,姿势有些诡异,目光凛凛,似笑非笑地眯着眼,说:“我还能是谁?”
    陈徵直接掐住她的脖颈往后压,有些不耐烦:“叶律师,谈判最忌讳的就是不真诚地顾左右而言他,不是吗?”
    叶琬沂的半截身子都晾在了半空中,可是她却冷静得出奇,他掐的力度不大不小,但这个姿势有些难受,她逐渐开始呼吸困难。
    “我……这是谈判吗?”
    脖子上的束缚松了松但还是掐着,叶琬沂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住他的手腕握紧,莫名笑了:“你有本事直接把我掐死丢下去。”
    话音刚落,掐着她脖子的手往后扣住她的后颈,把她提起来,让她坐在了栏杆上,这下更是危险,陈徵一手扶住她的腰,不让她掉下去,也不让她自由活动。
    “你该不该死,该怎么死,都应该由我说了算。”
    风越来越大了,在这盛夏显得有些诡异,她的短发随风飘得乱七八糟,她一一捋好,看着他,轻声道:“明天醒来,你就走吧……我做这一切的目的,只是出于——”
    她没来由地俯下身子,在他嘴角留下一个吻,“我爱你。”
    一路上的颠沛恐吓,也未曾让她惊慌失措,可这一刻,她却因为说出爱而落泪。
    只有她自己知道,再不说,也许往后也不会再有这种机会。
    ……
    “叶琬沂,你爱我吗?”
    “你在哪?你到底在哪?”
    “叶琬沂,我爱你。”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人格缺陷(1v1 h)[nph]绿茶婊的上位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