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套马杆的汉子 (h) 春梦有痕

春梦有痕

    高苒从浴室出来,床头柜摆着的手机,呼吸灯闪烁——
    错过叁通未接来电。
    “高小姐,我们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逗留您家门口的男人和他的马撵走了,并且警告他这是私人地方,要是再敢随意进入,我们会立刻报警处理。”
    回家路上她给物业管家去了电话,要求他们将齐毅和那匹觊觎她院子里玫瑰花的小棕马,通通赶走。
    “谢谢。”
    高苒对这个处理结果非常满意,关灯,进入梦乡。
    月朗星稀的夜,她支着画板,在工作室露台画画。
    倏然,背后一股热浪贴来,白色画纸映着男人高大颀长暗影。
    她还没有回眸,男人已伸手紧紧揽住她腰,直往怀里带。
    男人垂下头,薄唇叼起她耳垂细细品尝,舌尖滑进耳内轻轻湿润撩拨。
    “唔——”
    她受不住,发出难耐痛楚的呻吟,想要躲避他的玩弄。
    可是下一秒,男人便捏住她下頦,霸道地吻了上去,褫夺走她所有仅存的呼吸。
    指骨顺着大腿往上游走,撩开窄而薄的叁角裤,赤裸裸伸进去,捏住敏感充血的小花豆,肆意蹂躏挑逗。
    高苒捏紧掌心,任由腿心温热春蜜,汩汩流淌。
    “不……不要……”
    男人没有听她话,嘴角轻轻扬起弧度,手指一路逶迤,探到软湿穴口。
    低沉嗓音如过了电般,激得她全身酥麻。
    “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要,小逼流那么多水?”
    高苒全身骨头软了,任由男人将头埋在自己颈窝,吸吮流连……
    雪白颈项,小而艳的红梅朵朵绽放。
    高苒柳眉微蹙,红润樱唇微启,奏出不成调呻吟。
    男人中指毫不怜香惜玉地伸了进去,指甲抠着穴心嫣红软弹媚肉。
    一下一下。
    “呜呜,不要,难受。”
    高苒咬着唇瓣极力忍耐,秀气精致鼻翼泛出细密汗珠,颊腮红晕似春霞。
    “不要这个,那要什么?”
    她乜斜着眼,潋滟眸光里倒影着男人五官,他微微抿着唇,脖颈凸起的喉结,性感地起伏。
    “要……”
    她吞咽了口涎水,玉手勾着皮带,两条细腿情不自禁缠上对方悍腰。
    大敞软白的腿心,大喇喇对上男人隔着西裤的滚烫阴茎。
    “想要这个,插进来。”
    ……
    这一觉高苒直睡到日上叁竿,醒来后想起昨夜做的春梦。
    脱下内裤,果见上面泛着一滩滩水渍。
    她懊恼悔恨,恨自己身体的诚实。
    高苒未雨绸缪,对小区保安吩咐过,要是有可疑男人来找她,可以直接联系社区警察。
    保安大叔见她长这么漂亮,以为是性骚扰的流氓,立刻连声应了几个好字。
    之后几天,高苒果没有再在住宅区或者工作室见到过齐毅。
    为昕苒打版的工厂,因高苒迟迟没有打过款子来,无法动工,进而取消合作。
    高苒不是没尝试过同工厂商谈,能不能将工费降低,或者先付定金,尾款的时间能够稍容她这里出了货,再进行支付。
    结果全部被工厂拒绝。
    之前她独立运作稔美丽时,合作的工厂愿意给她极低的价格也是看中稔美丽背后的稔色,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够为稔色品牌代工。
    可是现在她不仅被赶出稔色,经手运营的又是名不见经传的全新牌子,那些厂商自然纷纷收回友情价以及从前种种优待。
    锱铢必较,恨不能在她身上啃下几块肉,榨出二两油来。
    为此,高苒特地在1688上联系了几家专做出口的外地服装厂,想着按目前政策,海外订单是越来越少,可以同这些厂商价格回旋的余地也大大提高。
    如果能够把价格谈下来,那么无需投资人,将妈妈留给她的珠宝玉石、名下物业拿去暂作抵押,就可以暂时解决困难。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