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不举(军队NPH) 第39章意外

第39章意外

    他将那玩意插身体后只在里边稍停了一会儿功夫,便缓缓抽送起来,那灼烧般的触感自两人结合的地方蔓延开。
    房内没有开任何制冷设备,居然连风扇也没有,一整个密室里仅存的一丝风来自半掩的窗户。
    床上的两人皆是热汗淋漓,好似刚泡到水里。
    这种黏糊糊的肉搏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没当我以为快要结束到头的时候,他却又重重的顶入,而后又疯狂的继续抽送。
    其中更要命的是,自己身体的反应诚实得连撒谎的余地也没有,起初撕裂的疼痛后小腹开始着火,热乎乎的一团火酝在里头。
    被撑高的手累得要紧,嘴里刚想他祖宗的,这刚一开口就被他忽地沉下精壮的腰,狠狠撞下便将我七魂也给撞得只剩下一魂。
    这男人撸管跟真枪实弹的做反应可不一样,撸管快而急促,而一旦真的□去,好像故意在你跟前耍杂技似的,恨不得十八般武艺通通身体力行的始出来,非要证明自己很有能力,精力用不完似的。
    见他掰开我再次闭紧的腿分别绕在他的窄腰上,他急躁的粗喘了一口气,将腰身拼命的往前挤,原本就插得很深的东西便又斜着顶到尽头。
    “啊!”无法抑制的喘着气短促的尖叫一声,又感觉羞愧的咬紧嘴唇,可双腿已经打了好几个颤抖。
    眯着眼瞧见自己胸口因激动而距离起伏,那奶、子也跟着晃荡出雪白的波纹,尽管不愿意承认,可身子在药物的驱使下,已经诚实的做出反应。
    不仅敏感得咬紧,底下那地方还特容易出水,方才就在安帅的手里疯狂的泄、了好几次,每次都以为自己要死掉,可偏偏又没有。
    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女人在床上被男人插,更没想到这操、人的男人还是自己的哥们儿。
    起初心里一直排斥,甚至恶心到想吐的地步,可毕竟身体是女人,心里再怎么排斥,生理上却无法做到这点,
    也大概能明白为什么女人在床上总无法成为主导者,这感觉太刺激了,太强烈了,那插入的感觉一下子能送你到最高的天上,下一刻又如同将你高高抛下,又或者刚得片刻的失重感,便生生停在半空,叫你不上不下,想合起腿却又舍不得放开。
    男人也许就是抓住女人这把柄,因此在平日里再如何委曲求全,在床上也万万不能委曲求全的。
    将我身子提起,上半身只能软成一滩靠在他赤膊上,他胸上那些凸起的肌肉块块分明,明显平时勤于锻炼,可肌肉又不至大得叫人反感的如同健美教练那充气似的砖头肌肉,那个已经失去美感,倒像是动画里的级赛亚人。
    垂着头,汗水不断从我鬓间滑过下巴,眼睛看见自己一双雪白的奶子正紧紧压在他胸口上,这才现,同他比起来,自己要白得多,安帅也不算黑,这类八旗子弟又能辛苦到哪里去,平日里顶多跑跑训练场地,但也用不着他们亲子动手操兵。
    他那皮肤比小麦色浅一号,到底也算是好看,但两人身体贴在一起的时候,这肤色依旧分得极为明显。
    “八一,你的奶子好软,正抵在我胸口上。”他一连抽了四五次,每次都没入最顶点,然后紧紧抱着我,又在我耳边故意说些煽情的话。
    “你给老子滚!”我有气无力的哼道,底下花、心处涨得很,只稍微一动便感觉有水溢出,因此更不敢轻举妄动。
    他当没听见我说什么,把我抵住他胸口的手压了回去,头一低,原本抓着我腰部的手改成用力的搓揉那两陀肉团。
    “这玩意究竟是怎么长出来的?不像是去隆的,里边没摸到硬块。”他睨了我一眼,见我恶狠狠的瞪着他,他又故意只用指尖搓着凸起敏感的乳啊尖,皱着眉一副好学生的模样问道。
    他已将不要脸演绎到极致,我算是明白了,这床上压根就没有正经男人,再正经的男人女人到了床上也是淫啊娃荡妇。
    “呸……”原本想朝着他啐几口,喷他一脸唾沫星子也好,谁知道这祖宗精明极了,简直就是泥鳅罐子里长大的,滑的似鬼。
    我口水还没喷出去,他张嘴就把我的嘴给堵了,那舌头长驱直入,在里边撩拨一番后又把他自己的口述渡了过来。
    这恶心不恶心呢,吃人口水不说,还强迫别人吃自己的口水。
    与此同时他一手从胸那边摸到下边,掰揉了我屁股好几下,又让自己腰身重重的向上顶,紧密快的律动起来。
    坐在他身上好似走山路,颠得人七荤八素之余他还非要别人挺直了腰板,若是有些许软下,他便双手干脆绕过后面,揉着那两陀支撑。
    这坐着插的姿势维持不到五分钟,满以为这一次总算是要结束时,毕竟他刚才几次用力的抽、插后便将自个儿那玩意拔出。
    可扶着我肩膀让我侧睡在床上,他贴近身后,伸出一手弯起我膝盖往上举,另一只手却猛地用手指连插那丰沛横流的柔软处。
    这种感觉才真正叫人体验天堂到地狱的一瞬,连喘息的时间都做不到,结果高高的尖叫几声,压根就没办法抑制的狂扭自己的身体,蒙着一层泪的眼睛看见至他手指那里飞出透明的水渍。
    短短十几秒,就已经经历不知第几趟的高啊潮。
    这还未恢复过来,他“哼”的闷吼,喉头距离的滚动,自鬓角上方青筋突突直跳,浑身越的黏糊。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只记得结果是极累极困的情况下睡着的,睡梦的时候已经感觉身体被人一次次的填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双手腕那条皮带已经松开,只留下手腕间那叁四公分的勒痕,还提醒着我昨晚上被人近乎强奸般吃干抹净的事实。
    自床上坐起,身上还裹着被单,低下头便看见身上一片狼藉,掐痕同吻痕遍布身体大大小小每一个角落,连同最隐蔽的地方也没放过。
    慢慢的捡起地上昨晚上的衣服,连手机钥匙都塞到包里,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怪不得昨晚上一直没响过。
    又看见安帅的车钥匙扔在电视机旁,犹豫了片刻,又将他钥匙也一起塞入皮包中。
    匆忙间将衣服穿好,忽然有人开门进来,是安帅,他手里捧着个银盘,上边摆着简单的早餐,火腿叁明治,还有一杯牛奶。
    看见那牛奶,顿时有些反胃。皱了皱眉,顾不上许多,一古脑掀开被单冲到卫生间,对着马桶狂吐了一阵,只记得连苦胆都要一同呕出。
    洗好脸漱口后出来,见安帅将早餐放至一边,他身上穿好换过的衣服,是新的制服,看来这边他有备用的衣服。
    他站在门边安静的看我,只当没事生般,询问到:“这附近没什么餐馆,好在冰箱里还剩下鸡蛋同面包……”
    “砰!”我将早餐全往他身上砸,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又冲到他面前狠狠踹了好几脚后,便飞快捡起剩下的东西夺门而出。
    后面反应过来的安帅也跟着追上来,跑到楼梯间的时候被他堵住。
    “八一!”他急急的喊我的名字,脸上不是不充满懊悔神情的。
    “滚!”我低低喝道,想要绕过他,可这祖宗又给拦住不放。
    他沉着脸继续说:“我那是气疯了,看到录像上你那样子……没想到昨晚上你是第一次。”
    原来他以为我仅是在乎那一层该死的膜么?
    笑掉大牙,我从未当自己是女人过,更不理解为何那层膜就那么重要,现在连他也觉得我仅是因为一层膜破的关系。
    因此更加的恼火,冷着声说:“我同你以后没什么话好说的,以后有你的地方就没我尤八一。”
    一把推开他,想要绕过去,却又被他给挤了回去。
    我怒瞪他,他亦是红了一双眼。
    “老子操你大爷的!”整个别墅里顿时充满我的暴喝,大概是红了眼,啥也不管不顾,一旦失去理智结果酿成大祸。
    等安帅整个人自二楼楼梯跌下去的时候,我才心里打了个突。
    自那天起,安帅因左腿骨折入院治疗半月,对外他谎称是自己不小心从楼梯跌下,对我这个罪魁祸采取包庇态度。
    那天回去之后,舞翩翩当着我的面啥也不解释,只拿了把刀放我面前,叫我自己动手。
    我当然不可能捅她,奇怪的是她对那天的事也不做多解释,只是错因她而起,我也得做点什么出口气,于是头一次动手打了女人,一个狠辣的耳光子在她左边脸颊,打完后不仅是她,我自己也惊呆了。
    一直坚持不打女人原则的,没想到这次破了例,可后来又想,我如今已经是女人,女人打女人不算犯规。
    那段时间以后我干脆请了假宅在家里,单位那边只批了一礼拜的假期。于是这星期打算窝在老巢当鸟人。
    奇怪的是,张朝的事莫名其妙的就摆平了,原本还想问下老头的,可没想到他却先说那事的确是张朝先动手,不知恁地那家伙居然全招了实情。
    真是天要下红雨,前一刻还满嘴污蔑的人一转身就良心大了?
    在家里宅了一个礼拜后,不得不重新回单位上班,可喜可贺的是始终没有见其他麻烦,安帅如今还在医院养着,至于城少庭跟宋奕就不得而知,没接到他们的电话,我也始终不曾主动打过去。
    这周叁的晚上,在办公室其他美女同胞的极端羡慕恨的目光下,愣是被领导常姐点名陪她参加军区某重要人物的生日宴会。
    原本这种八竿子跟我打不着的事压根就无需用到我,只是常姐说她这岁数也没个男伴,更没结婚,一时半会找不到其他人,若是随便找个男的日后被人背后说闲话也不是个事儿,于是便找女同胞最保险。
    至于为何找我,只因为我是整个办公室最不屑八卦的,觉得我靠得住,于是当我是救命稻草,抓着我就去宴会了。
    PS:后期虐死安帅才行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