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软饭不好吃【骨科ABO】 22.鸡翅

22.鸡翅

    “饭来了,给你点的汉堡。”元寒把手里的纸袋递给元古。元古掂量了一下纸袋,发现分量不太对劲,把纸袋打开,发现里面静静躺着两份汉堡、一份薯条以及四对鸡翅。
    “怎么点了这么多?你不是在谀姐那里吃过了吗?”
    元寒坐在元古身边,从里面掏出手套,笑眯眯地说:“我的优惠券快过期了,就全买了。”
    元古认命地把食物掏出来大快朵颐,她拿起可乐一口就喝了快半杯,她一边往嘴里塞汉堡一边问元寒:“谀姐没发现吧?”
    “没,她这两天老是过来问我你的去向。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她啊?”
    元古拉开衣领,看了眼快消散的吻痕,叹了口气说:“至少等这些消下去,不然谀姐那脾气,我都担心自己不能活着出她的房间。”
    元古叁两口就将一个汉堡吃光,元寒也拿起鸡翅跟着元古一起吃起来,当元寒的手伸向第叁块鸡翅的时候,她发现元古带着依依不舍的目光。元寒将那块鸡翅放回袋子里的时候,元古的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
    元寒瞳孔震惊,她为了确认一下,又拿起了那块鸡翅,果然元古的眼神又变得有点失落,甚至决绝地别过脑袋,去享用起另一个汉堡。
    元寒把那块鸡翅递到元古的嘴边,果然元古的眼神又亮了起来,她一口叼住那块鸡翅,含糊不清地向元寒说:“谢谢。”
    元寒顿时怒上心头,她把剩下的鸡翅拿起来挨个咬了一口,这下换元古震惊了。
    “你干嘛!你又吃不完!”元古瞪大了眼珠子,瞧着那些被糟蹋的鸡翅,气不打一处来。
    元寒不说话,只是鼓着气死命瞪元古。
    瞧见元寒那副表情,元古像被戳破的气球,气一下消了下去。元古低下脑袋问道:“你干嘛这么看我。”
    “是我重要还是鸡翅重要?”
    元古一脸问号,她说:“这什么鬼问题啊。”
    “我刚刚多拿了一个鸡翅,你就一脸舍不得;我咬了几口鸡翅,你就冲我发脾气。”
    元古把汉堡最后一口塞进嘴里,她故意说:“鸡翅更重要,你这是浪费粮食。”
    元寒把鸡翅一扔,扭头上了床,不再理会元古。不知道元寒犯什么病的元古,只好把那些只啃过一口的鸡翅重新拿起,挨个给啃干净。喝光了可乐,这才算吃饱。
    回头看元寒时,她还用被子蒙住脑袋,不知道在生什么气。但至少知道她在生自己的气,元古无奈地叹气,在心里安慰自己:「她就是个小屁孩,和小孩置什么气呢。」
    元古走到床边,伸手去扯元寒的被子。
    “好了好了,鸡翅没你重要行了吧,也不怕闷坏了。”
    元寒早就意识到自己在无理取闹了,她一时冲动就冲元古发脾气了,其实扭头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元古还跑过来安慰她,她就应该顺着台阶下来,可元寒不知怎么就是不乐意,她总觉得自己的心里堵了口气。
    见元寒的被子松动了一点,露出发旋,但仍旧不肯把脑袋伸出来。元古心想:「青春期的小孩嘛,总是好面子,哄哄就好了。」
    于是元古躺在元寒身后,像是安抚婴儿那样,手掌拍起了那鼓起来的被子。元古说:“出了什么事了嘛,我又没有读心术,你不和我说,这件事过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不要管我……”元寒的声音闷闷地从被窝里传出来。
    “不管你?咱们晚上还得睡一个窝,你万一越想越气,半夜在我脸上啃一口,那我不就破相了?你姐还得靠这张脸吃饭呢。”
    被元古的话逗到的元寒,忍不住笑出了声。
    “要笑就出来笑,躲窝里多憋啊。”
    元寒露出自己的小脑袋,转过身时,元古那双好看的眸子闯进她的心窝。元古的眸子实在太具有迷惑性了,就像现在这样只是静静地注视,任谁都会误以为她的眼眸中盛满了深情。
    “看我干嘛?被我漂亮的脸庞迷住了?”元古看到妹妹呆住了,忍不住调笑起她来。
    被元古戳中心思的元寒,用尽毕生功力才憋出了一句脏话:“你大爷的,丑死了。我在你脸上啃一口,都是给你整容了……”
    “可别说我丑,咱们是一个老母生出来的,我丑你也得跟着丑。”元古笑嘻嘻地说道。见妹妹没再生闷气了,元古心里舒了一口气,“所以你刚刚到底怎么回事?生气就生气,怎么还拿我鸡翅撒气呢。”
    元寒抿起嘴,她想了想还是说了:“我刚刚拿第叁块鸡翅的时候,你看起来很舍不得,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热就拿你的鸡翅啃了。”
    “我靠,还真是鸡翅的事啊。我还以为你是前几天没瞧见我,才冲我发火的。”
    元寒把嘴埋进被子里,她说:“那件事我也气,我都和你说了不用动手术了,你还要去做那些不干净的工作。”
    “诶诶诶,打住哈。什么不干净的工作,不就哄客人喝点酒,陪客人玩玩游戏烘托氛围嘛。怎么拿着稿子在聚光灯下干,就是正经工作,在黑一点的地方干就不干净了嘛。”
    元古见元寒缩得更深了,她只好和元寒说:“小寒,成人的世界没什么干净的事,就算我进了公司,照样得陪顾客喝酒签合同。我的工作只不过直接变成喝酒了,没有合同要签罢了。”
    “可是……”
    “你是不是觉得我做这份工作是为了你啊?所以有点内疚?”
    “嗯……难道不是吗?”
    “是,也不是。介绍我去工作的人,是跟我穿一条裤子长大。我们没什么学历,得趁现在年轻多攒点钱,将来要做生意还是干什么其他的事,总要有点本钱。没有你,我照样会做这份工作。”元古揉揉元寒的脑袋,她说,“我向你保证,这份工作只是暂时的,等攒够了钱,我就不干了。说不定治好你的病以后,我还能盘一家小店面,到时候咱们就有个自己的小家了。”
    「小家……」元寒不知为什么,从元古嘴里听到这个词,心里开始变得雀跃。
    “嗯!”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