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見她色美 (純百) 三十不哭

三十不哭

    郁姑娘见完了五丫,甫出了房门,眼眶已忍不住噙了泪。一看到在车马旁候着她的凌雋珈,提起了长裙,碎步小跑,扑进了凌雋珈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凌雋珈抱紧了小美人,低头把下巴抵在她头上,问她怎么了。
    郁姑娘没有回话,一直在低声啜泣,泪水沾湿了凌雋珈的一小片前衣襟。她温柔地轻轻抚摸小美人的后背,也不再问,任她哭个够。
    最近郁姑娘愈发的依赖凌雋珈,已经到了离不开的状态。她本人未有察觉,凌雋珈可是开心得很!这种被心爱的人需要的感觉,她觉得简直千金难求,比获得一座金山银山还要雀跃兴奋。
    “阿蓁,不哭。”凌雋珈见小美人哭了一段时间,也该哭够了。再哭唧唧的话,晚上在床上怕是没水流了。
    她闻见美人收住了哭势,改为低低的呜咽,又说:“再哭,别人看了以为我欺负你欺得惨了,流那么多水!”
    小美人闻言,意识到又是这种一语双关的话,既娇且嗔的用小拳拳捶打大坏人,以示不满。
    “哎哟,已经不大了,你还狠心捶扁她!”凌雋珈的话令郁姑娘‘唰’的一下,小脸红透,红到了脖子根,自己竟误碰到她的胸脯。
    “我...我...对不起,一时...”郁姑娘边道歉,边留意附近有没有洞,她要把自己埋了。
    “没事,我喜欢。”凌雋珈的话不着边际,郁满蓁还未想到她的喜欢是指什么,就听见她问自己为什么哭,是为了五丫么?
    “嗯。”郁姑娘稍为离开了凌雋珈的胸怀,对方就递来一方帕子,郁姑娘接过,拭了泪,接着说:“阿雋,做女子真不容易.....”
    被叫阿雋的人摸了摸郁姑娘的后脑勺,安慰了她一番,见她欲言又止,开口问:“五丫发生何事,你且说与我听听,说不定能帮上一二。”
    “也不是有什么事,就是知道了......五丫这几年的遭遇,就觉得心疼,心揪住的疼。”郁姑娘深知自己有人疼爱,凌雋珈对她很好,好得都觉得她何德何能,配上这人的宠爱。
    比在郁家时,几乎天天忙得没时间吃饭,在外面忙完,回家还要做饭打扫、照料父兄起居饮食。现在被人捧在手心上,都快被养成大家闺秀,就差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日子长了,她能感受到凌雋珈对她独有的宠爱,她对别人都冷冷的,唯独对自己,往往刀子嘴豆腐心,心里总是着紧的。
    也因此,慢慢地、慢慢地,郁姑娘被融化了,不管对方是男是女,都是在爱她。从一开始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到如今,自己好像也慢慢地,有一点点喜欢上凌雋珈,但她依然不清楚“喜欢”是不是“爱”,两者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对凌雋珈的“喜欢”,让她也想到对林义的感情,好像也说不清楚。
    更像是年龄到了,身边的朋友认识人相继嫁人生子,这时候有个男子恋慕自己,她又觉得这人不差,彼此个性相差不远,知根知底的,经一番细虑下,想到嫁与对方,总比盲婚哑嫁好。从不拒绝,到慢慢接受,说服自己,林义就是自己一生的良人。
    随着凌雋珈入侵自己的世界,林义逐渐淡出,她也未有撕心裂肺的痛,只慨叹可惜彼此终究没有缘份。
    那些为爱人守贞殉情,不独活的想法更是从未有过。是自己自私,抑或林义在自己心中,其实远没有想像的重要?
    从最初偶然会想到林义,到最近更是不曾想过,应该是自己自私吧?
    妹妹比林义重要太多了。毕竟妹妹只有一个,要是没了,或是让她受委屈被恶人欺侮,如何对得住死去的母亲。而林大哥他,男人大丈夫,又何患无妻呢?
    随时间推移,凌雋珈对她真切的爱愈发的浓,全个凌宅上下都知道她有多疼锡自己。郁姑娘不聋不哑不盲不傻不痴,怎会毫无知觉?
    连外面街角小巷摆卖的大叔大娘都知道,像卖糕点甜食的大娘每次瞧见凌雋珈站在摊档前,都会笑不拢嘴的问:“凌公子又来买红豆糕给郁姑娘?今天大娘还做了牛乳糕,照样一併买下么?”
    凌雋珈取了十几个铜板,递到大娘手中,微笑道:“是,都买!大娘你这牛乳糕煞是好吃,阿蓁每次吃了都讚不绝口。吃不到时,总心念念的,说下次看到定要多买些。”
    大娘见自己的糕点有如此高的评价,被哄得开怀,就多送了两件合桃软糕,说是新开发的口味,要给贵客嚐嚐鲜。
    郁姑娘躲在大门前,目赌过一次,凌雋珈亲自买糕点给她吃的场面。
    虽然郁满蓁不知道、不肯定,也无法预期这些爱意能持续多久,然而当下凌雋对她的照顾有加,却是不争事实,不容置议。
    五丫却无人疼。爹不亲娘不闻,老鴇欺她,嫖客辱她。她的日子这么难过,每日活在黑暗,看不到天明。
    一想到她活得这么惨,自己却爱莫能助,什么都帮不上忙,真是没用......好想大哭一场。
    ******
    几日前,凌雋珈带郁满蓁逛街添置些针黹用品,经过花街一间妓院外,目赌有有年轻小姐不欲被一堆无礼的花花公子摸腰轻薄,伸手抵挡,反被一名嚣张拔扈的华衣男子揪着头发欺负,出言辱骂她“下贱娼妓,故作清高”。
    凌雋珈皱着眉头,这些书生打扮的所谓文人雅士,平日读圣贤之书,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不当妓女是人,半分尊重都没有,她一向嗤之以鼻,耻与为伍。
    而这些当眾调戏娼楼女子之事,早见怪不怪,若是时常经过花街柳巷,更是能看到类似行径,频繁的上演。莫说平民百姓,即是神仙,亦爱莫能助。
    看阿蓁脸色差的吓人,一副想上前为该名女子解困的模样,凌雋珈摇了摇头:“阿蓁,我们不住海边,管不了那么宽。”
    阿蓁“嗯”了一声,低头不去看,凌雋珈说得对,何况自己过去了,也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徒添烦扰而已!
    可是很快的,郁姑娘由青楼那被欺侮的小姐,想到昔日被卖到窑子的故友五丫,她就心情更差了。
    窑子比青楼和妓院都要低等,那里都是卖身作娼的女子......肯定被人欺凌得更甚。
    郁姑娘连日闷闷不乐,凌雋珈看出来了,问她,不说。
    凌雋珈一连问了好几次,又试探,郁姑娘都不肯说是何事惹她不乐。最后凌雋珈故作生气,郁姑娘才坦白。
    凌雋珈听了,笑笑,不是什么大事,想见就去见唄。她问郁姑娘知不知是哪个窑子,要是知道就好办,郁姑娘点点头,犹记得某次走错路,误入了窄巷,碰到过一次。于是凌雋珈就带了郁姑娘往城西一家窑子去找童年好友五丫。
    郁姑娘带着既怕又想去的心情,很是踌躇。她一个姑娘家的,从未去过风月场所。她疑惑地问:“凌雋珈,你看来都不紧张,你以前去过么?”
    “你猜。”凌雋珈带着曖昧的笑,呵,就是不告诉你。
    “......。”郁姑娘剜了她一眼,你这人,要是不仅去过,还常去,我就......她如此想,心情莫名跌到谷底。
    “没有去过。人家窑子里的姑娘都不怕,我紧张啥?”窑子是卖身场所,里面的小姐和恩客都是肉体交易的,凌雋珈好女色而已,没有飢渴到那种程度!青楼倒是过去好几次,生意上的应酬。
    “我们午间就去,趁不旺场,没什么客人时,比较方便。不然你想去,我也不给你去。”未了,还补充一句:“危险。”被误当成娼妓就危险了,不仅怕她被人吃掉,也怕她被色狼吃豆腐,佔了便宜。
    两人的马车未到申时,就到了窑子正门外,一脸厚粉的老鴇才起来,就被逼出来迎客,语带不满,心想是哪个男子那么早,就管不住那孽根,要急着找女人消火?
    抬眼就瞧见一名长相俊朗、身形高挑的男子,一身华丽衣着,一看就知是富贵人家,不满的神色瞬间退去,笑得花姿招展的迎接贵客。
    凌雋珈仍是那一张冷得吓人的俊脸,冷声道:“这里有没有一个姓白,叫小满的女子?”白小满是五丫的本名,老鴇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唯有追问更多资料,凌雋珈也不清楚,就把郁姑娘唤过来,要她比划比划,详细形容一番。
    老鴇也是奇怪,这一男一女的,大白天的,过来找什么人,语气开始变得不甚客气,凌雋珈往她手里塞了一些碎银,那老鴇张着满口烂牙的血盆大口又笑了起来,殷勤的说:“白小满呀?你说的是嫣嫣吧?”
    老鴇敲了五丫的房门,要她梳洗一下准备接客。五丫提及自己尚在月事中,老鴇恶狠狠的乜了她一眼,“你他妈的这都多少天了,别忽悠我,赶紧的!再推却我就找人打你一身,把猫塞在你裤里,看你还敢不敢说不!”话毕,也不管她的意愿,径直走去招呼两位客人。
    她把二人引到嫣嫣所在的房间,就识趣的离开了。边走心里边嘀咕,这世道越来越可怕堕落了,这些富贵人家的年轻男女,可真会玩,这两女服侍一男的,嘖嘖,有够齷齪的!
    白小满,五丫,不,现在是嫣嫣,心里祈求,今日这个客能稍为温柔点,可别像前几天那个糙汉,她真的会受不了,被肏得两天都下不了床。
    嫣嫣怕不听话得罪了老鴇,被体罚、被罚没饭吃饿肚子都事小,最怕以后对方专找变态的客人来虐待她,只能无可奈何的开了门,入眼的是一名高她一个头,五官俊朗,但神情冷酷得让人有些畏惧的男子。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