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思欲(nph) 在办公室被插入

在办公室被插入

    司延江开完会,迈着大步回到办公室。
    推开门之前,他回身告诉助理:“下午的安排全部推掉,没事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助理眼中浮现出些许讶异,但仍旧低下头应道:“好的,司总。”
    抬起头的时候司延江正好关上门,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司总精壮的腰身环着两条莹白的手臂。
    助理转过身准备回去,蓦地听到门板上传来细微的“咚”一声轻响,他的步子顿了一下,眸光闪动。
    办公室内,司钰娇小的身子被抵在门上,司延江伸出两条结实的手臂牢牢把她圈在怀里,猛烈地亲吻着她莹润的红唇。
    司钰仰着头,双臂揽上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应着他的亲吻。
    两个人唇齿相贴,舌尖缠绕,用力撰取对方的气息,攻占对方的每一寸领地。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唇角流下,垂成一道银丝。
    狂风骤雨般的亲吻逐渐让他们欲火焚身,互相吮吸唇瓣的同时,下身的柔软与坚硬也隔着布料用力摩擦着。
    司延江轻而易举地除去了司钰身上的所有衣物,温热的唇顺着白嫩的颈肉一路啃噬,来到绵软细滑的乳房,一口含入了大半个奶子,吸食得啧啧作响。
    敏感的乳头被舌尖挑逗,被牙齿轻轻撕咬,司钰喘息着,用力抱住司延江的脑袋压在自己的乳房上。
    司延江一边吃着女儿的奶子,一边迅速地脱去身上的衣服,因太过急切,双手用力直接将衬衫扣子一颗颗崩开,露出紧实精壮的上身。
    连衣裙、内裤、衬衫和西装裤都散落在地上,父女俩在办公室里赤裸着身子紧紧相拥。
    两根手指探向司钰的下身,花穴里流出的水已经泛滥成灾,指尖刚触上花唇,穴口就饥渴地收缩着,想将它们纳入花径。
    当叁根手指在穴内轻松自如抽插后,司延江转过司钰的身子,让她背对着自己。
    他扶着肉棒贴着水流汩汩的唇缝来回磨蹭了几下,棒身立刻被流出来的水染得晶亮亮的。
    司延江一手包住司钰的奶子,一手将她的腿高高抬起,牙齿轻咬着她的后颈,声音低沉:“宝贝,爸爸来了。”
    这句话的尾音还没落下,他下身就猛地向上一挺,那粗长坚硬的紫红色巨龙势不可挡地劈开了层层软肉整根没入,顶端浑圆的蘑菇头直接抵上了宫口。
    “啊——”司钰整个人被禁锢在他怀里,爽得大叫一声。
    司延江没有立刻动作,低笑着在她耳边说话,嗓音因染上情欲而带了几分沙哑:“宝贝别叫那么大声,外面会听见的。”
    司钰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娇媚的眼神示意自己不会再叫出声。
    “宝贝真乖。”话音刚落,司延江的下身就开始了疯狂地抽插。
    男人坚硬的耻骨狠狠地撞击着少女软嫩的臀肉,肉体相撞的“啪啪啪”声音回荡在整个办公室,白嫩的小屁股渐渐浮上一片红。
    司钰被撞得一晃一晃,身子被肏得越发娇软,捂着唇的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娇声浪语终于可以宣之于口:“嗯啊……爸爸……好厉害……要……要被肏死了……”
    见女儿被自己肏得浑身发软,爽得只凭着本能仰着头浪叫,司延江唇角勾起,吻上她的小嘴,将她的声音尽数堵在喉中。
    腰腹挺动的动作在无声中更为猛烈。
    作者有话说:前两天被那些阴间新闻影响到了……一直处于气愤、难过的情绪,导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非常抱歉啦,接下来复更。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人格缺陷(1v1 h)[nph]绿茶婊的上位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