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思欲(nph) 剧情章

剧情章

    课上,司钰装作不经意地碰到自己的橡皮,刚好弹到黎晖的凳子下。后来,她再去看,橡皮已经不见了。
    她这才恍然想起,之前好像有好些掉在后面的东西没有立刻去找的话就再也找不到了。丢一点东西她并不在意,找不到便找不到了,现在才发现可能是黎晖收起来了。
    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之后几天,她都会适时出现在黎晖被欺负的时候,随手帮他解围。
    黎晖看向她时,眼中的光也越来越亮。
    这天,黎晖迟到了一整节课。课间时,他低着头爬上楼梯走向教室。
    “刚巧”被司钰看到,她眼尖地发现他脸上布满的伤痕,立刻走过去关心他:“你的脸怎么了?”
    自从她经常为他解围后,男同学们已经不会再去欺负他了。
    黎晖见到她,头几乎快要埋到胸口,闷声说道:“不关你的事。”说完,就要从她的身边走过。
    清瘦的手腕被柔软的手握住,黎晖一惊,猛地看向司钰,却见她一脸严肃地对他说:“你的伤必须要处理一下。”
    随后强硬地拽着他的手腕前往医务室。
    握在腕上的小手仿佛柔若无骨,黎晖不敢用力挣扎,怕伤到她,只好乖乖跟着她走了。
    来到医务室,顾青时看到二人眉头一挑:“怎么换人了?”
    司钰不理他,颐气指使道:“快拿药。”
    顾青时备好药水和纱布,司钰接过托盘:“你该干嘛干嘛去,不要来打扰我。”
    他推推镜框,轻笑一声,转身回到配药室,拿出柜子中的一个盒子,眼神凝视着司钰,手掌在上面摩挲,这里面的东西可等它的主人好久了呢。
    黎晖盯着司钰给他上药的专注模样,心跳一声高过一声。
    第一眼见到她时,他就被完全吸引住了。
    眼睛又大又圆,看向人时仿佛含了水,挺翘小巧的琼鼻,不点而朱的红唇,莹白如玉的肌肤像开了一层柔光滤镜。
    全身上下找不出一丝缺点,仿佛是从天上走下来的神女一般美丽、圣洁。
    他怀着隐秘的心思偷偷捡起她不要的东西,像珍宝一样藏在盒子里。
    每个如同地狱的夜晚,当房外传来男人的粗喘声、女人的呻吟声和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他都会抱着盒子想象着她的模样安然入睡。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看到她面泛潮红勾引夏逾的模样,夏逾这个傻逼还以为是她生病了。可他从小就看着他妈妈辗转于各色男人身下,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他心中的光产生了一丝裂缝。
    体育课,那群男生讨论着,不知道鸡养的儿子身上的洞骚不骚,不如把他拉去卫生间试试?
    他反抗了,但不敌对方人多势众,他甚至想就这样算了。没想到,又被她解救了,她背着光站着,身上像镀了一层圣光。
    他心中的光更盛,小小的一丝裂缝也变得微不足道。毕竟夏逾是她的男朋友,即使有亲密关系也很正常,校门口那个男人只是她家的司机,他垂着眸子想。
    司钰没想到给他上个药他能想这么多,处理好伤口后准备带他离开,顾青时走出来:“不留下来叙叙旧?”
    虽然每天都和司宸做爱,但家花哪有野花香,司钰笑了笑,“好啊。”
    黎晖走出医务室,却只是靠在门边没有离开,听到里面渐渐响起唇齿交缠的细微水声,少女柔媚的娇吟声,他的指尖紧紧掐着掌心。
    直到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传进耳中,黎晖眼中的光寸寸碎裂,覆上浓重的黑。
    他叫黎晖,黎明的光辉,可他却身处黑暗,就连珍藏的那一束光也被它的主人亲手打破。
    司钰自然知道黎晖没有走,她是想打造一个从天而降拯救他的人设,但不是不染尘埃不通情欲的圣洁神女,毕竟她最后的目地是睡他。
    而现在,她只想沉溺于当下的情事中。
    作者有话说:这几章剧情写得好痛苦,不过下一章就是写顺手的肉肉啦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