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她是龙(GB) 真相(一)

真相(一)

    急促的呼吸响彻在总督府的地下通道内。
    伊尔愣愣地跟随着身前的人走入地下,流通的风仿佛在耳旁凝滞,她看着眼前人罩袍下熟悉的雪色长发,睁大的眼睛里充斥着一股绝望的茫然。
    那日她在汉谟克地牢看见的人影,果然是……
    ——沃尔伏.索伦。
    那么被他劫走的那头魔狼……伊尔茫茫然地抬起头,地道的尽头,庞大的暗影盘踞在窄小的隔间内,锁链加身,却似乎陷入了沉睡。
    沃尔伏打开了隔间的门,将伊尔带入其中,铁门吱呀关闭的瞬间,密闭的空间内只剩伊尔急促的呼吸声。
    一豆昏黄的灯光燃起,沃尔伏有些担忧地看着伊尔染血的肩头,“殿下,您的伤……”
    “没事。”伊尔似乎有些踉跄,她一步一步走向眼前巨大的铁笼,缓缓抬起鲜红的手掌,虚虚地握住了铁笼的栏杆,铁笼之内,魔狼酣然沉睡。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黄色的烛火在伊尔的眼底跳跃,她布满血丝的眼球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魔狼,或者说,是魔狼的耳朵。
    “殿下。”沃尔伏举着灯走到伊尔身旁,“我知道您终将来到这里,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伊尔转过头,眼中似乎失去了焦距。
    自从在汉谟克地牢看见了沃尔伏,伊尔就知道事情不对劲,沃尔伏为什么会出现在汉谟克监狱的疑问让她尾随着他进入了地牢,而当她在地牢发觉了魔狼耳朵的特殊时,一个荒谬甚至可怕的猜测浮现在了伊尔的脑海里。
    而之后魔狼失踪了,伊尔自然知道是谁做的,但是……为什么?一时间,太多的疑惑与惶恐充斥了她的头脑,教她今夜孤身前来一探究竟。
    但伊尔忽然发觉,真的到了这一步,她害怕地只想后退。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似乎过了很久,伊尔压得极低的嗓音很轻地响起。
    似乎只要一阵风,就能将她的话语吹散。
    沃尔伏沉默。
    就在伊尔以为他不会开口时,沃尔伏突然叹了声,说了句毫不相干的话,“殿下是否从来没有想过一件事……”他扬起一抹极为哀伤的笑,“圣克鲁斯之殇中,为什么很少发现卡斯特洛学生的尸体?”
    伊尔的头脑忽然像是被人重重锤了一记。
    一些模糊的、不甚清晰的猜测在这一瞬间全部涌上脑海,伊尔犹如溺水者般大喘了口气,她五指收紧,用尽全力攥着栏杆,嘴唇翕动,“那是因为、因为……”
    她张嘴动了几下,却编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沃尔伏很轻地叹息了一声,“因为他们,就是魔物啊。”
    伊尔忽觉四肢发软。
    寂静的隔间内,只余伊尔急促的呼吸声。
    “不……”她缓慢地抬起头,看着笼中庞大凶猛的怪物,很重地咽了下口水,“不,这不是真的,这绝不是真的,你在骗我。”
    “殿下,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沃尔伏透过铁笼的栏杆望着里面的黑影,“我宁愿……我的儿子已经战死在这片土地上。”
    男人的声音很轻地飘来,“所以殿下,您为什么要找到他?”
    伊尔猛地松手,后退了一步。
    她睁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笼中的魔狼,直到眼眶发酸发胀,她却依旧在不住地摇着头。
    “不……不……”
    伊尔步步后退,直到撞上墙壁,她才像是散沙般瘫坐下来。
    笼中的魔狼趴伏在地,狰狞的面目似乎在暗室内显露出一丝柔和,它安静地沉睡在那里,好像在静静地凝望着笼外的伊尔。
    “殿下,事已至此,追兵很快就会赶来。”沃尔伏收敛起情绪,转头对伊尔说道:“您赶紧从地道离开……”
    他话音刚落。
    一阵齐整的步伐声已至门外。
    沃尔伏面色一变。
    幽暗的隔间霍然被人打开,来人身上披着浓重的夜色与血色,在人群的簇拥中,走出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
    伊尔茫然地抬起眼。
    梵尔塞斯家来使垂眸看着这位混血的王女,脸上像是戴了一张面具,一如当年。
    *
    马萨,梵尔塞斯旧址。
    哒哒——
    管家在一扇房门前站住脚,烛火燎开白色蛛网,他回头看了眼身后跟着的伊尔。
    伊尔无声无息地跟着管家走进这座早已废弃的华丽庄园,宛若幽灵,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将她整条胳膊浸染,血液从指尖滴答而下,但她却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
    “伊尔阁下,稍后我会为您安排医生。”管家公事公办地垂眉敛目,“至于您想要的答案,主人说您可以在这间房内知晓一切。”
    伊尔这才略略抬起眼皮,看着面前这扇尘封的门扉。
    虽然整座庄园都像落了灰般褪色,但这间屋子的黄铜门把手却锃亮如新,犹如童话里蓝胡子的房间,封禁着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沃尔伏阁下呢?”伊尔动了动嘴。
    管家表情不变,“主人说他不应该贸然带走魔狼,不过事已至此,梵尔塞斯依旧会为兽族负责一切。”
    伊尔不再说话,抬手推开了眼前的房门。
    门扉吱呀关闭,恍若将她的身影吞向黑暗。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眼前的屋子似乎只是间很普通的书室。嵌进墙壁的壁橱内码放着整整齐齐的书册,而紧靠着壁橱的则是一张桌子,桌上燃着一盏油灯,透明的玻璃罩上镂刻成浮凸的天使图案。
    伊尔走近这张干净得不同寻常的木桌,桌面之上,仅有一本日记,深红色的封皮古老陈旧。
    意料之中的打不开……上面有封禁。
    这就是梵尔塞斯家主今夜给她的答案吗?
    伊尔垂下眼,嘴唇微动,说出了那个熟悉的密语,“……永夜降临。”
    哗啦啦——
    笔记本无风自动,在伊尔面前徐徐展开。首页上模糊地涂着一行字迹,其名为——卡斯特洛的日记。
    ……
    【我时常在想,在古泽尔这片土地上,我们兽人为何而存在?仅仅是作为人类的奴隶吗?】
    ……今天是走下高山的第一天,黑暗森林外的人类城镇比我想象得要有趣,但人类这种生物依旧胆小又狡猾,没意思。松茸饼很好吃,但这也太贵了,我从山上带下来的十个金币居然就这样没了!看来需要去赚钱了。
    ……佣兵团的活很不错,酬劳又高,只是杀几只魔物而已,这很容易。西泽提议我组建个私人兵团,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考虑。
    ……深海兵团组建的第十个月,收益两百五十个金币。卡鲁回家结婚,团费支出五十个金币……西泽怎么又叫我招揽那个小子入团,他就对那小子这么感兴趣吗?能力很强,哼,多强的能力可以比得上我们龙?不过是个没长大的人类小鬼罢了,这么点年纪不去喝奶却到佣兵团赚钱真是找死。
    ……那小子怎么回事,老是抢生意!看来得给他点颜色看看……哎,西泽怎么这么维护他,我就小小地教训了他一下而已,不过那小子的能力确实可以啊,也许我应该考虑一下西泽的建议?
    ……范.辛克莱入团,无话可说的一天。……啧,还是看他好不爽啊。
    ……看在兵团收益暴涨的份上,今天暂时对辛克莱那家伙好一点吧,毕竟我是团长,也许应该大度点?不过人类的生长速度这么快的吗,这家伙什么时候和我一样高了?西泽说这已经是深海兵团成立的第五个年头了,我们应该庆祝一下,可是庆祝要花费金币,能不能不庆祝啊?
    ……卡鲁的孩子出生了,很丑,但看在他很开心的份上,还是恭贺一下吧,另外支出十个金币作为贺礼,不能再多了。
    ……这次的行动地点够远的,快要接近黑暗森林了,卡鲁说他回来孩子大概会周岁了,天呐男人有了孩子以后都会变得如此唠叨嘛?不对,像西泽他从以前开始就很爱唠叨,辛克莱的话……好吧,沉默寡言算是他的一个优点,看来男人的唠叨和生不生孩子关系不大。
    ……
    伊尔浏览日记的目光一顿,卡斯特洛的琐碎日常到此就戛然而止,接下来的叙事风格陡转急下,记事也变得断断续续,更多的是事件的简略概括,直到……
    【卡鲁死了,别人都说他死了,可我看见了,他是被神殿的那群家伙带走的!他们说卡鲁被污染了,必须处死他,真是见鬼的理由!】
    【啊……原来这就是污染啊,那么我迄今为止杀死的魔物,都是——】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深深爱我 (民国)鹅绒锁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