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翡色沉沉(轻松甜向NP) 36.在未婚夫床上吃小叔子的肉棒

36.在未婚夫床上吃小叔子的肉棒

    贺翡鸢被捏的媚眼如丝,抖得像筛子:“唔——会被发现的!”
    “发现了的话阿鸢宝贝被我们兄弟一起肏,不是更爽?”柏宴沉同少女耳语,伸出舌头舔舐女孩软软的耳垂,将少女的身子弄的酸软了大半。
    他将少女双腿拉来,贺翡鸢不自觉地用腿夹住男人的窄腰。
    下身隔着西裤贴住贺翡鸢的小穴,两人都燥热的很。
    早上确实适合在床上温存,男人和少女在大床上热烈交缠在一起,嘴唇和身体都紧紧贴着彼此,暧昧的气氛不断升温。
    玩了好几分钟没有停歇的舌尖追逐游戏,柏宴沉离开少女已经被亲的红肿的唇。他大口大口喘着气,藏在银边眼镜后的狐狸眼半睁,狭长的眼尾拖着一抹让人悸动的红。男人领口的扣子被激烈的交缠带开几粒,露出线条诱人的锁骨,平整的衬衫被弄的皱巴巴的,一双无处安放的长腿交迭,西裤的裆部鼓鼓的撑起来。
    啊哈,漂亮哥哥确实漂亮的让人想要……这么想着,贺翡鸢的手先大脑一步,拉下了男人的裤链,释放出他的性器。
    唔,自己在干什么!柏骁随时都会回来!贺翡鸢一边紧张地想着,一边却低头用嘴含住了柏宴沉性器的肉头,粉色小舌抵住肉头上吐露液体的小孔打转。
    “嗯哼——”柏宴沉舒服慵懒地仰起头,修长的脖颈线条优美。他眼睛发红,嗓音低哑如暗流:“今天怎么这么乖?”
    贺翡鸢有些痴迷地吞吐着男人的鸡巴,粗长的肉茎把小嘴塞的满满当当,漂亮哥哥身上的男性气息实在是太诱人了,让她有些上瘾,她欢快地扭动着小屁股,身下骚穴淫水直流,柏骁给她换上的干净内裤又被打湿了。
    男人的大掌抚上贺翡鸢拱起来的背,顺在脊柱向下摸。
    柏宴沉的身子是微微后仰的,此时手指滑进女孩股缝间只能摸到她后穴,柏宴沉本想向前弯腰,但突然一顿,嘴角噙着坏笑,细长的手指挤进女孩带着肉褶的温热后庭。“阿鸢这个地方没被大哥碰过吧?”
    贺翡鸢后面一凉,埋在男人长腿之间的小脑袋顿住,她突然很希望柏骁快点回来。
    “宝贝别停啊。”柏宴沉另一只手将她的脑袋往自己的肉棒根处摁,硕大的肉头顶到女孩的喉咙深处。
    “唔唔——”贺翡鸢不满地动着屁股抗议,但这一动更方便了男人的手指进入后庭更深处,一种酥麻生涩的感觉从脊柱攀上来,前面的小穴流水流的更欢了。
    一根、两根、叁根……柏宴沉的手指缓缓让女孩的菊穴适应手指的插入,贺翡鸢的抗拒逐渐变成一种羞涩的渴求。
    *
    柏骁推开房门,正对上柏宴沉一双微红的眼睛。
    柏宴沉双手抱在胸前恣意地靠在办公桌上,似乎等他许久。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房间另一头的大床。少女脸蛋红扑扑的,窝在柔软的被子里睡得香甜。
    贺翡鸢闭着眼,心里狂跳,柏宴沉这家伙也太敏锐了,简直就是计算好了时间。用手指把她撩拨的和火烧一样,想要被插的欲望高涨。大鸡巴才进去浅浅插了几下柏宴沉就突然就抽出来,然后迅速用被子把她蒙住,她正懵逼着,柏骁就进房间了。
    “头一次见大哥金屋藏娇啊。”柏宴沉语气傲慢。
    柏骁对柏宴沉不友好的语气见怪不怪,随手脱下大衣搭在衣架上:“有事直说。”视线不经意扫过弟弟身上皱皱的烟灰色衬衫和敞开的领口。
    “穆翊要对祁家下手了。”柏宴沉一句话让贺翡鸢吃了一惊。
    柏骁浓眉一皱:“怎么在这个时候?”
    “才弄到的消息,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两人谈了许久,等到柏宴沉要离开的时候,他转头看了一眼柏骁,语气带着嘲弄:“大哥,注意身体啊。”
    柏骁一噎,着实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记仇。一句话能记到现在。
    被窝里贺翡鸢在柏宴沉走后立马掀开被子,光着脚向柏骁跑过去,一把扑进他怀里。
    可馋死她了!明显是塑料关系的两兄弟居然说那么久的话,她都用手指自己弄了好一会了。
    刚站起身的柏骁稳稳当当地接住贺翡鸢,像抱小孩一样托着她的小屁股,抱着少女坐回椅子上。
    女孩沾着清液的湿哒哒的爪子放在他腰上,把丝质衬衫濡湿一片。
    感受到腰间的湿意,柏骁的大掌抓起少女的小爪子,看着湿润的、泛着可疑香甜气息的小手,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和发情小狗一样在自己的身上摸摸蹭蹭。
    “看来你的资料上还要再补充一条,喂不饱的小淫魔。”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