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白芷 番外故人7是她

番外故人7是她

    “吃饭!”
    “啊啊!”
    “不是的,是吃,饭!”女人的手中拿着勺子,一边作势往自己嘴巴里送东西,一边和盘边餐椅上的小姑娘说话。
    “啊啊!”小姑娘挥舞着婴儿勺,头摇得飞快。
    “Elsa吃饱了?”
    “嗯!啊!”小姑娘点了点头。
    白芷放下了手里的餐具,擦了擦嘴巴。又见身边的小姑娘有样学样擦嘴巴,实在是可爱。
    今天只有她们娘两个在家,自从前几天她出去一趟,看到了些什么,回来又病了几天。
    病中儿女们十分孝顺,大宝二宝每天放了学,第一时间就是来看看她这个老母亲,顺便哄妹妹玩。女儿更是贴心小棉袄,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她已经捧着自己花花绿绿的水杯,趴在她身边等着伺候她喝清晨的第一杯水了。
    Sam这几年向来忙碌,近期又不知道忙什么去了,有两天没看到人。David虽然大部分时间在家,可是他也是公务繁忙,每天在书房待的时间远超8个小时。这些百年豪门的继承人们,可真是辛苦。
    果然世界的尽头是搬砖,不管有钱没钱都是要搬砖的。按照她以前想过的那种活法,估计那些钱也用不了多久?
    她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玫瑰金的蛇形镯,镶嵌着不值钱的碎宝石,卖11.5万。在这里不过是很普通的装饰品,带个一两次就可以扔箱底生灰的那种,连珠宝盒的位置都占不到一个。
    也未必吧?
    她以前好像也没有购买这种“奢侈”装饰品的需求。人的欲望都是被一口一口喂起来的,上辈子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80平就够,再来一辆十万块的小车。那已经是她心里很好很好的生活了。现在呢?80平不过就是一间厨房。
    “啊啊!”小姑娘又在旁边试图引起关注。
    白芷回神,笑着用食指摸了摸她滑嫩嫩的小脸蛋:“Elsa,好好说话,叫妈咪。”
    “妈咪,啊啊!”小姑娘两只手往母亲的方向伸过来,要抱。
    白芷搂过女儿,拿额头顶了顶她的额头:“怎么了?想去玩?”
    “哈哈哈……啊!……马……”小姑娘一边躲着母亲揉过来的脸,小手推在母亲的肩膀,笑得开心得很。
    “要去玩旋转木马?”白芷逗她,知道她不是要这个。
    罗斯家有学习马术的习惯,最近大宝和二宝已经开始开始学习。家族办公室送来了几批小马驹,有一匹是枣红色的,Elsa十分喜欢  。她兴趣正浓,每天总是要去看几次小马驹。哥哥们在学习的时候,她也总要在旁边盯着看的。
    “嗯嗯……马,红红!”母亲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小姑娘明显有些着急,小脑袋摇拨浪鼓似的摇起来。
    “红红?你是说kakahi?”白芷看着女儿急得通红的小脸,在她脸上大大亲了一口,终于放过了她。
    “去吧,叫May带你去。”
    Elsa对于谁带她去没有意见,May也是熟悉的人,已经习惯了的。她最近又添了一些毛病,像是已经明白她和佣人们是不一样的。除了母亲和哥哥们,她不许佣人们抱。倒是David和Sam,极少有抱她的时候,她倒也不反抗。
    白芷看着May落后她半步跟着她出去,两片嘴唇动了动,到底没有说什么。按照她自己的成长轨迹,当然是反对将人分成叁六九等。可是在这里,人人平等是不存在的。她不知道自己的那些“社会经验”和“道德标准”,到底是不是适合他们。
    每个人都难免私心,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自然是希望他们的一生都是随心所欲,过得快乐的。
    “叮咚”!餐桌上的手机亮了屏幕,有人发来了微信。
    “我同学去看过了,确实是个华人画家,姓江。”
    “你喜欢他的画?可是他这次展出的画作,好像是不售卖的,要不要我找人给你打听打听,看看他愿不愿意割爱?”
    “不用了。”白芷先回了消息.
    打字框里又跳出几个字:就是问……字打到一半又删掉了。
    有人千里迢迢来开画展,看起来对那些过往还念念不忘。是不是应该见一面?让他不要再来了,也不要再画了。已经是这样了,没有选择别的路的机会了。
    “他还挺厉害的,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了拍卖到8位数的作品了,现在好多人都想收藏他的画。听说他得奖作品叫“赤霞”,画得是个土家族的少女。我同学给我发了照片,发给你看看。”
    土家族少女?她的手指有些发抖,难道是画得她?赤霞……她当初逃亡的那个小山村,出名的原因就是因为丹霞地貌。
    “小白,你看,就这张?”微信对话框又弹跳出两条消息。
    白芷抖着手点开那张图片,眼睛在“少女”的身上梭巡了一下。脸部不清晰,她先松了一口气。又仔细看了看少女的脸。丹霞地貌的群山间一轮朝阳升起,阳光照射在少女的脸盘,一片圣洁的光笼罩。白皙的尖下巴,若隐若现的脸,看不出少女的样子。
    她躺在巨大的石头上,身上穿着土家族传统的服饰,胸前领口半开,露出了里面黑底红花的肚兜和雪白的肩头。她又提起一口气,目光在少女雪白的肩头上停顿。
    男人虚幻的声音从遥远的记忆里传来。
    “你看,美不美?”
    那个清晨,他们从借住的寺庙里早早起了床,男人带着画具拉着她,登上了峰顶。
    昨晚上男人因为佛寺压抑的欲望,在无人的四野决了堤。他把她压在巨大的石头上疼爱,她在剧烈的高潮里浮沉又睡去,等到完全清醒,他已经描画好了她的模样。
    手指已经抖得快要握不住手机,她咬着下唇,心口如同小鹿乱撞。
    “画得是不是很好?光看照片都很好看了,要是直接看到这幅画,不知道又是什么样子。可惜了,我还得过一阵才回米国,这次是看不到了。”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