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勇者退休以后(NPH) chapter50魔王陛下

chapter50魔王陛下

    预警:本章长,后半段及后面几章都很阴间,酌情观看。
    —————
    “请坐,云曦小姐。”深色的精美桌椅和典雅的茶具完全不像是地下界的产物,魔王正端坐在那里,穿的不是西方风格的本地服饰,而是非常近似于地球流行的简约纯色衣裤,这副模样不像一个凶残嗜杀的异世界魔王,更像是个长相稍微有点魔幻的无害青年。
    他的确非常英俊,这是云曦不得不承认的,银白色的长直发犹如月光一样流泄,魅紫色的眼眸如同水晶般通透灿烂。甚至可以这么说,约修亚完全就是照着自己的审美长的。
    有点不对劲,她脑海中闪过一丝记忆,但淡得完全抓不住。
    当然,怎样的容貌都改变不了他是敌人的事实。
    魔王,是她如今一切苦难的根源。
    无德的队友可以说有她识人不清的原因,凶残的骑士们可以说有她不够强大的原因,但是——如果没有魔王,她从一开始就根本不会承受这些,不会被召唤到这里,而是好好地在和平世界过着偶尔忧虑却平静安定的生活。
    “……”所以即便对着他这样平和的态度,云曦也没有忘记自己的立场,更没有放下警惕。催眠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自己和昔日的同伴们几乎都被他耍得团团转。她不是不想想攻击——但所有的魔力和体力,都在和傲慢赌上一切的厮杀中消耗殆尽了。
    不过,她记得自己受了不轻的伤,看起来被治好了,还睡了一觉……
    ?等等,自己不会在约修亚的床上吧,云曦慌忙从床上坐起,发现衣服也被换成一条直男审美的淡粉色睡裙,控制不住地进行不好的猜想。
    看她这副样子,魔王忍不住笑了,他适时地开口“别担心,是我换的。”
    云曦难以置信地瞪着他,是你换的才不能叫别担心好吗?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约修亚说“因为我对你没有这种兴趣——如果是让我的骑士来,你醒来的场景可能就不会这么平和了。”
    ……懂了,但不是很想懂。
    “而且能看的不能看的,我也早就看过了。”好死不死他又跟了一句,勇者大人顿时脸一黑,想起霍雷斯的眼睛,恨不得马上拔出圣剑手刃魔王。
    “来喝茶吧。”大概知道自己欠打,魔王陛下开始转移话题,他修长苍白的手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皱起了眉头。“异世界的茶真是难喝啊,怎么处理都没有地球的味道……你喜欢喝茶吗?”
    他一边开口问,一边自言自语“今天是谁泡的茶……算了,都杀掉吧。”
    一阵闷哼声响起,门外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黑红腥臭的血液顺着门缝流到了房内,魔王陛下轻轻一抬手,用结界把它们隔在了茶桌外。
    ……喜怒无常的疯子。
    “别这么紧张,过来坐啊,我们多少还算老乡吧?”杀了自己的部下,但他看起来毫无波澜,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带着笑向她开口。
    “……”云曦终于作出了反应,她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似乎还能感受到黑色血液的粘稠,慢慢挪到约修亚的对面坐下。
    “云曦小姐?是这个名字吧,好久没说中文有点生疏啊。对了,话题一般都是从这个开始吧——你是哪里人?”
    这样的氛围,还有经典的“你是哪里人”,让她感觉像是海外生活遇到国人时的平常问候。可云曦丝毫不敢放松,她迟疑便一下回答“Y市。”Y市是她的老家,也是高中和大学生活的地方,她确实是Y市人没错。
    “噢,好地方。”他笑着地说,但没有什么额外的情绪,不过总算透露了些自己的情报“我嘛……上辈子?是K市人。”
    他又补充“不是很出名的小城市,你估计不知道。”
    “嗯……有点印象。”她尴尬地说道。Y市是一个还算知名的二线城市,K市她却不清楚在哪,只记得和自己的城市距离很远。当然,Z国有几百个市,她也不是学地理的,不清楚很正常。但这样就更奇怪了,南辕北辙的地理条件,大概率说明他俩以前不认识。
    自己是身穿,用的是原名,而约修亚现在这个皮相种族配合那个“上辈子”的发言,他应该是魂穿。
    不同于云曦的绞尽脑汁地整合情报飞快思考,约修亚显得气定神闲,悠哉地坐在那里等待她先开口。
    “你先问吧,我回答你叁个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我两个,毕竟云曦小姐现在可是弱势方。我有九成以上的胜率,让让你无所谓。”魔王陛下一直笑眯眯的,仿佛逗她一样。
    “闲聊不必。”她硬邦邦地问“我直接问了,那些科技手段是哪里来的?”真的有人能记下如此海量的知识吗?
    “这个问题嘛,我猜到你会问。”魔王陛下叹了口气,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了一个让云曦大惊失色的东西“这个是……平板电脑?”开玩笑,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她有一种被欺骗,被轻视,被愚弄的感觉。
    自己穿越的时候不是没有带手机,但是召唤魔法似乎扭曲了一些物质,她的手机根本报废不能用。就算能,也没法正常供电联网啊……
    “没错哦。”他大方地把屏幕调转让对面的勇者大人看,上面出现了许多的电子书籍的封面,从经济学到工程学应有尽有——甚至她还看到了熟悉的高等数学和高等物理。粗略一滑,起码是几千上万的量,还有许多外文书籍。
    “你……”云曦欲言又止,约修亚接着说“怎么样,这可是我们那个世界’人类’的智慧结晶噢,这么一想,你输了不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简直不是一般的不公平!为什么她没有这种东西!
    “谁给你的?”既然是魂穿怎么可能带着这种东西,她咬牙切齿,隐隐猜出了问题的答案。
    “这是第二个问题吧……算了,我好心把它算在第一个里面。”
    “是我的’神’给我的。”约修亚那副“怎么样运气就是很好”的模样,看得云曦直想呕血。
    也就是魔神直接送他挂!这谁能赢啊!我真是焯了,云曦内心火冒叁丈,怒气盖过了震惊和其他情绪,开始臭骂那个至始至终都没有见她的抛弃人类的光明神,你怎么不送我个锁血之类的玩意?神圣之力都是神官自我献祭换来的,你去哪了?我@?¥$amp;%……
    “你都拿了这种外挂,还造什么核弹,怎么不直接找神要一个基因爆发剂或者生化病毒?我们的科技做不到,神不会做不到吧?”她忍不住语气尖锐地开口。
    “啊,云曦小姐,你不懂玩游戏的乐趣。”约修亚摸了摸下巴,叹了口气“势均力敌的对战才有意思,战略游戏的意义就在于步步经营。这些书都只是理论知识,要把他们变成现实,前期得利用地下界极其有限的资源,后期要整合调动手上的筹码。智慧和谋划是必不可少的——虽然方法都写在书上,但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这就是乐趣和考验能力的地方。”
    “要是像你说的那么做,等于开始就通关,也见不到这么有趣的故事,那还有什么意思?”
    “反倒是你,铺垫了那么久的魔王讨伐,结果一见面就直接开打。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云曦小姐,你是那种boss战连对方苦大仇深的背景故事都不听一下就跳剧情的人吗?”他夸张地捂了捂胸口,像是很受伤。云曦被反呛一口,但也没什么好反驳的,她确实是。
    “你当时要是开口和我说话,我多少会给你点情报,说不定还会有额外剧情。人多少要有点梦想啊,搞不好勇者大人能攻略感化残暴的魔王,和和气气完成胜利呢?”他摊摊手,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怜爱与同情——当然是装的。
    这个崽种,屠城灭族的事情干得毫不手软还敢说什么和和气气……
    云曦深吸一口气平定精神,继续问“第二个问题,魔王战我明明杀了你,你为什么还活着?”她确实找到了他的魔水晶而且击碎了——水晶破裂一定代表死,就算是魔王也一样。
    “嗯,大boss有二阶段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魔王陛下挠了挠头,似乎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一阶段我只依靠个人能力和一些辅助手段,不直接使用科技。而且我是有给你透露过关于我有二阶段的情报的啊,猜不出来可不怪我。”
    “就算都错过了,决战的时候只要和我说话,我也会以’与我一样来自地球的勇者啊……’作为开场白扯一段的,台词我都写好了。”约修亚这么说着,紫瞳中居然升起了些怨念和委屈,让她一阵鸡皮疙瘩。
    你到底对当时不和你说话怨气有多大啊!不至于这么记仇吧!
    “你现在说也来得及,我在听呢。”她阴沉地开口。
    “那可不行,过了特定时间节点就不能触发剧情了。要怪就怪你当时只想着打架吧!”魔王陛下遗憾地摇摇头,不满快要溢出了。大概像是辛苦做好这段剧情和立绘结果玩家根本不买账直接快进到通关一样的制作组怨念。
    “假如我听了你说话,也会中那种催眠吧。”云曦想到自己开头的话题,神色一凛“而且,我们从出发点就不一样。我——根本不认为这是一场游戏。”
    “噢。”他对最后一句话不置可否,却回答了前半段“那可不一定。虽然你的遭遇是有我一半的原因,但最主要还是出在他们自身。”约修亚颇有兴致地说“我的催眠只是强化了心中的负面欲望,但要是他们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当然不会被我催眠。”
    “干脆这么理解,我给他们对你的感情路线加了个暗黑R18补丁。”他拍拍手
    “——但是,如果意志坚定的话,也不会去走那条伤害你的选项。”这其实和她猜的一样。
    “我这计谋很成功啊,你不是恨你的同伴恨得要死吗?只要稍微不坚定一点,直接报复社会放弃拯救世界的话,我能兵不血刃地完成胜利,这才是战略游戏的最高成就。”他对她顽强走到现在似乎有些遗憾。
    云曦面无表情地握紧拳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你确实很厉害。实际上我坐在这里,与输没什么区别。”
    事实并非如此,只期望能降低他的警惕。不过如果没有海因里希和传承之地那个bug,她真的已经败得一塌糊涂。
    “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勇者是你。”约修亚双手抱胸,自然地接下了夸奖,像是很奇怪“我本来以为会过来一个原本世界的顶级天才,比如高考状元或者隐世杀手之类的,女性的话,起码该召唤一个我喜欢的类型吧,这样我说不定心情一好就不毁灭人类了。”
    “噢,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你长得不好看。”他笑了笑“相反——你很美丽,是我以前还在地球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跟我不会有交集的那种女孩子,不过正应如此,太有距离感了。”
    云曦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约修亚过去在地球的生活似乎并不幸福,她试着套话“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约修亚看起来还蛮有闲聊的兴致“我喜欢黑发黑眼,有点土气的,戴黑框眼镜的柔弱羞涩少女呢。”
    “口味挺独特,但又不完全独特。”云曦客观点评。
    约修亚摸了摸下巴“该换我问了吧,我透露喜欢的类型这可是大忌啊,搞不好会成为翻盘点,那算是第叁个问题了。”
    ……哪里给你找黑发黑眼土气黑框眼镜柔弱羞涩少女啊。唯一一个黑发黑眼已经因为你少白头瞳孔掉色了!云曦嘴角抽了抽,有点难绷住。
    他下一句话可就没那么让人轻松了。
    “为什么要拯救世界呢?这里的人和你非亲非故吧,他们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魔王换了个坐姿,从下往上看着她,显得探究而深沉。
    “既然这么艰难,直接放弃不是更好吗。”
    “非亲非故,但是他们也是人。”她受不了了“一样有思想,一样有灵魂,有喜怒哀乐,有家庭,有亲人朋友爱侣,有平静的生活,我看不惯千千万万的人陷入苦难,有什么不能理解?”
    “反倒是你,明明受过现代化的教育德育,却做出这么残忍疯狂的事情。”
    “哎呀,我可不觉得我残忍疯狂。”魔王陛下耸了耸肩“你玩过《瘟疫公司》吗?当你扮演天灾病毒灭绝人类时,会觉得自己十恶不赦吗?”
    “这里的人类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人,当然,魔族更是了。对于我所认为的人类——也就是你,我可没有赶尽杀绝或者穷追猛打,不然你早就死不知道多少次了。”
    云曦完全接受不了约修亚游戏人间偷换概念的论调,但凡接触过这里的人,就知道他们和地球人类没有本质区别。
    “好吧。下一个问题。”他淡淡扯了扯嘴角,估计知道说服不了云曦,继续问。
    “这也是我一直好奇的。失去力量之后,你有无数种选择可以规避坏事。”约修亚笑了起来“霍雷斯虽然是恶龙,但心思不算复杂,好好哄,说些’我爱你,愿意和你一起走’之类的话,起码不会吃那么多苦头。”
    “有了他的帮助,塞诺尔也无法对你造成那么大的威胁和伤害。那只精灵好歹算光明生物,心思不坏,我废了好大劲才催眠他,只要你愿意陪他演一会,不一定会死死纠缠。”
    “至于那个王子确实是个疯子,不过还是回到最开始——只要不反抗,足够柔顺的话,也许这二轮游戏的开局就不一样了。”
    “还有很多机会,选择顺从,说点好听的话,而不是死犟硬撑,不至于会这么惨,为什么不这么做?”他像是在问你,却更像是问自己。
    “你说错了,恰好是那样会更惨。”魔王陛下眼神更冷了,但他依然说“愿闻其详。”
    “委曲求全什么也改变不了。”她冷淡地开口“底线就是这样一点点被拉低的,尊严也就是这样一点点丧失的。你真的觉得恶人会因为察觉到些许顺从就此收手?他们只会高兴地继续。”
    “如果不从一开始就反抗,表达出自己的尖锐和厌恶,而是用驯服换取短暂的平静,那会在潜移默化中接受那种论调,认为自己本该是宠物和玩物。”
    “即便接受了就能解决?”他还是笑着,却站起了身,露出了尖刻的獠牙。
    “那么现在,假设我给你两个选择。”约修亚话锋一变,好像等待着这一刻,他居高临下地做出审判“一个是被我上,或者把你送给我的骑士们。”
    “而你身上刻了我的咒印,是无法反抗的。”
    “你会选哪一个?”
    “不是对我没兴趣吗?”她感到匪夷所思。
    “刚才确实如此,不过我现在想试试把这张喋喋不休的嘴撬开会是什么感觉。”他微笑着回答,语气中却有些遮掩不住的烦躁。
    “我哪个都不选。”云曦气得想笑“但是非要说的话,你更让我恶心。魔族天性如此,没有人类的道德教育,争斗和杀戮算是他们的生物本能。可你——使用着人类先贤后继的文字,拥有清晰完整的思想,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和你说话的每一分钟都让我感到恶心。”
    她终于骂出来了。
    “唉,我完全明白一件事了。”被如此不留情地评价辱骂,魔王陛下眼中装出的温度渐渐消失,  绕了绕头发,发出无奈的叹息。
    “那就是,云曦小姐,你果然是我最讨厌的类型。”
    “彼此彼此。”她皮笑肉不笑。
    难以接近的容貌,虚伪的正义,可笑的坚持,换句话说,她的一切太过光辉,道理被她如此理所当然地讲出来,显得自己就像个自作多情的反派。
    “所以我也要做让你讨厌的事情。”他靠近一脸戒备的白发少女,抚上她的脸,冰凉的薄唇紧贴她的耳朵,发出更甚恶魔的低语“不是假设,既然你哪个都不选,那就换我来选。”
    魔王陛下遗憾地开口。
    “你既要被我上,那之后,我也会把你送给我的骑士们。”
    “作为你肆意的代价,怎么样,还满意吗?”


同类推荐: 【玄幻+古言】宝狐诱捕(高H)勇者退休以后(NPH)【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西幻】圣子(1V1,H)魔君与魔后的婚后生活他好听话(触手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