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吞白玉(NPH) 你在操我呢

你在操我呢

    “你别……你别动了啊……啊……”
    李善这样一动,邬白玉怎么可能受得了,清清醒醒地被他入着,被自己的弟弟,而他还一副不知道干了什么的样子,只觉得倍加羞耻。
    她和李善怎么能……
    乱了,全乱了。
    她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荒唐到极致了,结果今天被这实际行动告知,还有更糟糕的。
    李善咬着唇嘶声,也在强忍着难受一样,他轻道,“你快起来啊……”
    说罢,轻动之间,硬挺的肉棒又故意入进去一寸。
    “嗯——啊……”邬白玉半伏在他身上,感受着清晰地入侵过程,小手抓着他呻吟出声。
    李善把酸痛的胳膊抽回来,“给我解开啊……”他语气透着几分故作的不耐,十足十的身不由己做派,要她亲手帮自己解开。
    邬白玉动了动臀,被他的硬挺撑着,意识到自己身下在紧张之中居然又有动情的迹象,轻微搅动出的水声暧昧极了,她脸更红,生怕李善发现她的异样。
    怎么连这种情况都能……
    她抬手费力地解那系得死紧的死结,看着李善湿红的眼睛,越发的难受,却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吃亏看起来的是他……
    李善双臂重重落下,他动了动酸痛地胳膊,邬白玉看他一副下一秒就想要过来扒开她扔走的模样,抬了屁股赶紧想离开他。
    李善手是伸过来了,作势往上一提,却是使了个往下按的巧劲儿,一下子又让她把肉棒吞进去,随着二人共同发出的闷哼,他们又结合在一处儿。
    “嗯啊……”
    这下邬白玉再也忍不住,尖叫出声,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事情还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李善已经把个倒打一耙的伎俩修炼到炉火纯青,他此时比昨夜更兴奋,一双漂亮的手紧箍在她的腰上,感受她的温度,亲自丈量着柔韧的弧度。
    “邬白玉……我是你的玩具吗?”他一边流着兴奋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泪水溢出湿红的眼眶,一边哑着嗓子狠问,身下报复似的重重顶弄两下。
    他仗着那一点欺骗来的愧疚心,发了狠一样,箍着她往下狠摁,他当了主力,只需要她的配合,随着他的动作就好。
    现在,到了他主导的时候。
    她好像也很紧张,小穴儿咬得比昨天更紧,感觉恨不得直接绞杀他一样,下面紧紧地吃着他的肉棒,却还在摇头否认着,一口一个不是的不是的。
    “啊……不是……啊……放开我……小善……嗯……不行……”
    “邬白玉……你夹我夹得太紧了……出不来啊……”
    “我好疼啊……姐姐……”李善哽着声音,胡乱地喊着她,名字姐姐一骨碌地往外蹦。
    他当然不疼,他这才开始真的爽。
    他只是太坏了,这种时候故意说这种话。
    “不行……不行……”
    身下被他坚挺的肉棒胡乱顶弄,女上的姿势也变得被动起来,邬白玉被弄得一颠一颠,两只大奶子乱颤出白波。
    她听着李善清润的声音吐出放浪的话,看他漂亮的面容逐渐粉红迷乱,湿漉漉的眼睛兜不住泪水,眼周浮红,眼神却亮亮的。
    亮亮地勾引着她。
    邬白玉真的觉得李善在勾引她……
    不然被他操着的小穴怎么会这么有感觉,淫水儿咕叽咕叽地往外涌,黏腻的水声愈发清晰。
    李善狠了心编排她,一边凶狠操动着,还把那些思来想去无数次的谎话说与她听,“你昨天,强着我,在这里。”
    “你说我是你的……小鸭子?”这个她真的说了。
    “你在玩我吗?邬白玉?”
    邬白玉耳边充斥着交合的啪啪声,和他带着微哽的倾诉,一句句,她简直不敢再听下去……
    她怎么会……
    李善抵着她,发泄委屈一样重重地耸动,把身上本就无力的邬白玉操得更抖更颤,巍巍香肉儿磨蹭着他,一句句否认的抵抗都破碎,只余下娇喘呻吟。
    握在腰间的手悄悄开始游移,他只敢小幅度地揉捏,自腰间到臀后,捧着她丰白的臀肉,无形中继续带着她一起配合自己,那样轻轻地扭动,好像昨夜她主动吃他的时候一样。
    看吧,她也舒服的。
    然后他恶上心头,说出那即使放在心里也让他羞耻到浑身发颤的荤话——
    “邬白玉……你在操我呢……”
    没想这话竟然比操弄的动作更撩拨她的情欲,随他捧着丰臀轻动之间,肉棒深入了两下,邬白玉浑身一个激抖,竟然生生就到了高潮。
    “啊啊——啊……别……别说……”
    汹涌的快感兜头而来,邬白玉抓着他的肩膀,咬唇都抑制不住那动情的呻吟,趴伏在他身上不住地哆嗦,满身汗意。
    李善感受汩汩淫流从暖穴中溢出,湿湿热热地裹吸着他的肉棒,一口小湿穴儿却还在不要命似的吸他,几欲缴械。
    双手缓缓自她臀上移,温软的掌心轻轻抚过她颤抖的脊背,顺着摸到她清晰的蝶骨,指尖在纤巧上轻点跳跃,带过一片酥颤。
    “别……别再碰我了……啊……”
    他听着她娇娇的哀求,满意现在这样的局势,轻柔地抚着她,却还囔着一点鼻音沉声说道,“你舒服了是不是……”
    “可我该怎么办?”
    “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呢……”
    他真是,坏透了。
    邬白玉被他话一激,高潮过后敏感至极的身子更加颤抖,眼神早已被欲望裹挟,她只能朦朦胧胧看见李善的模样,鹿一样的眼睛湿亮极了,在迷糊中点亮几点水光。
    她居然……在他的身上……那么羞耻地……高潮了……
    邬白玉羞愤欲死。
    她身心俱疲,还没待缓过余韵,就又被李善捉着动作起来,初开荤的少年人就是有这样用不完的精力。
    邬白玉早已被现实和欲望冲击到头昏脑涨,她无暇顾及那些混乱成麻的以后,只在此刻随波逐流,被感觉推进着与他共同沉浮。
    李善箍她箍得越来越紧,鬓角都被汗泪湿透,他微微抬头,凑上去吃她张着喘息的小嘴儿,不顾她惊恐地神情,一口就将那些呻吟和拒绝吞下。
    邬白玉下面的小洞被他根肉棒充胀得厉害,上面一张小嘴儿又被噙住,这样比他们单纯发生关系要更恐怖。
    她呜呜地推他,不想要这样。
    李善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一刻,又怎么会轻易被她推开。
    他吻住不放,舌尖灵动侵略着她的,却还偏偏直白地与她对视,两双湿润的眸子毫不避讳彼此,同样红红地凝视着对方,谁先躲闪谁就输了一样。
    他湿润润的眼里忍不住跟着浮出些忍不住的笑意,一手向下,轻拍了两下邬白玉的屁股,发出两声脆响,拍得她浑身都跟着抖了两下。
    身下那口敏感到极致的小洞也跟着受惊似的紧缩,几下之后,让个毫无防备的少年,缴械投降。
    肉棒自她体内抽出,白液喷溅在她腿根处,浓稠滴流。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