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春及拂云长(古言) 第八十三章正名

第八十三章正名

    璎格像风一样来,等搅乱了一切,又像风一样走了,徒留两个人,各有所思。
    南漪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何时有与璎格说过这种事情,什么好使不好使,什么足不足意,她方才说的都是些什么,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她看看他,见他似乎并没有质问她的意思,只是沉默地在那翻弄璎格拿来的东西,她轻咬嘴唇,再叁考量,还是觉得自己得与他解释一二,“你听我说,我没有和璎格说过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样做。”
    湛冲翻遍了满床的淫器与春药,几乎都是壮阳助坚的,意味明显,就差把“他不行”这叁个字刻在自己脑门儿上了,他轻轻笑一下,抬眼问她,“我衰阳不举?你不足意?是你对我有什么误会?还是我对你有什么误会?”
    南漪猛然摇了摇头,认真道,“咱们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误会,是璎格误会了咱们。”
    他仍笑笑看着她,却不说话,半晌才抽出她手里的被子,为她穿好了衣裳。
    可他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没底,斟酌问道,“你……不生气吧?”
    他低头为她系裙带,闻言连头都没抬,淡淡道,“不生气。”
    她见他神色寡淡,倒真不像挂心的样子,她才略略放平了心绪。
    他拉她站起身,“传膳吧,吃饱再说。”
    随后着人伺候摆了暮食,其间他一直给她布菜,让她多吃点,她忽然觉得他殷勤的有些奇怪,可又没别的可疑之处,便只顺从受着了。
    这顿饭南漪吃的比往常多得多,一是他一直劝膳,二是刚才发生了那件事,虽与她无关,可到底有些折损了他的颜面,她知道天下男子最忌讳在这种事上做文章,平常诊病遇到此类症候的病人,他们都在言谈中掩饰躲闪,更勿要说他这种心高气傲的人了,她本着和平共存的心态,自己这会儿倒愿意略迁就他些,总要让他平心顺气了才好,所以他夹到自己碗中的几乎来者不拒,直到再也吃不动了才放下了筷子。
    反观他这一顿倒实在没进多少,只动了几筷子,便只剩下喝酒和给她布菜,他见她撂了筷,问道,“吃饱了?”
    她轻抚胸口,掩口打了个小小的饱嗝儿,“饱的不能再饱了。”
    他轻笑了下,站起身来拉她,她不明所以,不想他却推着她直往床上去了,又将那锦袋扔到她怀中,“你自己挑,想先试试哪个?或者一起上也行,你来定。”
    南漪没想到他又提起这些,挑起那锦袋扔到了床脚,直言拒绝,“我哪个也不要试。”
    他又扥过来,散在床上,捏起一个环状物扔给她,“那就先从简单的开始吧。”
    南漪见那东西圆圆的,上面生着丛丛黑鬃毛,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可又多少清楚总不是什么光明好物,看着就觉得恶心,甩手扔还给他,皱眉道,“我不要!”
    他轻笑一声,伸手一把将眼前的少女推倒,一炷香后,他抬起头又问,“要不要?”
    身下的少女此时正抓紧被褥,指节因隐忍用力拧得泛白,掩饰不住的满面春情,却只睁着一双盈盈水目瞅着他不说话。
    他见她这样,转身又摸出那袋子,从里面抽出来个模样狰狞怪异的大家伙,“你若嫌羊眼圈不够刺激,那便换这个来试试。”
    这话一出,吓得她一把捉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诚恳道,“我觉得咱们还是试刚才那个吧。”
    他忍住笑,只佯做一脸苦恼样,“那个无甚意思,我只怕满足不了你。”
    她快急哭了,犹豫半天,才切切道,“别胡说,我……我没什么不足的。”
    “当真?”
    “千真万确!”
    于是两人又好一通折腾,才终于将那羊眼圈使上了。
    他一贯爱洁,这东西便是用温水发泡清洗过,也还是有股淡淡的膻味儿去不尽,模样又丑陋无比,若不是今天自己铁了心要给她上一课,他说什么都不会用这个鬼东西。
    他打手探了探,已见那花径流水潺潺,她这身子经过一个春天的润养打磨,也如那打苞的春花株株绽放,如今正待人采撷珍藏。
    手捧娇臀沉腰入进去,她有些紧张,虽然那东西是套在他那狂物上,可究竟这东西要做什么风浪她都还未知,忍不住掐了掐他手臂,“轻些。”
    他心道,这羊眼圈使的就是个缓入慢行,她还不知这东西的厉害之处,只当寻常的大开大合猛入才怕,于是只按她说的徐徐图之。
    那些浓密的羊睫毛随着他的动作一点点蹭进那紧致甬道中,不久便被花液浸透了,又在里面兴风作浪起来。
    她只觉自己身子里进了个活物一般,他动作虽不猛烈,可那种致命的快感倒反而愈发堆积起来,她有些怕,可他和风细雨似的进退,又没有孟浪无度,都不知该如何与他说了,一时只能捉紧了身下的褥子,咬牙强忍着。
    他不动声色观察她的表情,一手空出来按压在她绵软的小腹上,配合着身下动作,一进一退的收放施为,那眼圈儿一回回在花径的某处磨蹭,不过行了片刻,就见她再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他稍稍停了,俯下身亲亲她,喘息着调笑问,“哭什么?”
    她这才活过一时来,嗫嚅道,“你在弄什么?我不要了。”
    “不舒服?”他揉了揉酥胸,“还没完呢,还早,别急……”说罢,又按着她继续方才的折磨,不过又行了百十下,就见她哆哆嗦嗦地丢了身子。
    南漪后来终于知道这羊眼圈的厉害之处,更知道了他的。
    这一晚,燕王殿下身体力行地努力为自己正名,直折腾到快五更,直到她累的快晕厥,再叁哭求,这才放了她去。
    南漪累的眼皮都睁不开,哭喊的嗓子沙哑,却听道——
    “还满意么?”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岸之希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nph]绿茶婊的上位人格缺陷(1v1 h)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