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撞进你的心 31我喜欢他啊(微H)

31我喜欢他啊(微H)

    康映柔情绪不高地回到家里,打开家门,发现父母在沙发上沉默地坐着。
    她感受到气氛很奇怪,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试探地问了声:“爸爸妈妈,你们怎么看起来这么严肃,发生什么了吗?”
    父亲的神色肉眼可见更加沉重,没有说话。
    康妈妈叹了一口气,对她说:“小柔,要是这份工作你喜欢的话,你继续做下去吧。”
    “怎么了妈妈……”康映柔忽然紧张起来,以为是自己跳出家里,去新的环境,缺少她陪伴的父母不高兴了,“你们是不是不想要我继续做了?要是你们需要我,我当然可以马上回来的……”
    “不是的小柔,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很好啊。”康妈妈笑了笑,但那种表情看来过于勉强。
    “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你们不要瞒着我啊!我是你们的女儿,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应该告诉我的啊!”
    康茂德的鼻息声变得沉重,像是也在叹气。康妈妈康一眼自己丈夫的反应,决定告诉她。
    “小柔,这几天代理商和茶行的寄卖突然告诉我们,要退回我们的茶具,说不方便再卖了。”
    康映柔很惊诧:“不方便,什么叫不方便啊?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对,从没发生过。但如果真的这种状况要持续下去,除了我们现在有直接联系的老主顾那小部分订单量,他们不帮我们卖出去,我们就赚不到足够的钱。小柔,所以我跟你爸爸才想说,如果你喜欢,你就留在这家公司上班吧,现在家里的工作量有我和你爸爸足够了。”
    “可这不是需不需要我的事呀,是这件事没有任何道理!”康映柔气愤地说,“是只对我们这么说吗?如果是这样,我就要找他们问清楚,到底是我们的问题,还是他们有别的想法,为什么要针对我们家。”
    “不用问了,是谁在背后作怪,还需要问吗!”
    康茂德的怒气浮现在脸上,深皱着眉头,粗声粗气说:“先是砸了我的工作室和房子,现在又来用权势欺压报复我们,除了那个姓时的一家,还有谁会干这么龌龊的事!”
    “爸爸,你是怀疑时伯宜让人这么做的吗?”
    “除了他还能是谁?”
    “时家之前派来过那么多人,为什么你们就认为是他呀?难道因为他是最后来的那个,而且姓时,就断定是他做的吗?”
    “小柔,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是我在冤枉他吗?”康茂德转过脸,看着女儿,“还有你,我不是说了不要和那种人走在一起,你这么帮他说话,是不是你和他还有什么联系!?”
    “对,爸爸,我是和他有联系。我知道时伯宜……”
    习惯性脱口而出他的名字,康映柔看到父亲的脸色立马黑下来。她连忙重拟措辞:“时伯宜先生是个好人,他虽然是生意人,但不会做这样的事来特地对付我们。”
    “小柔,你是不是喜欢他?”康茂德严肃质问她。
    康映柔想,迟早爸妈也会知道或者发现自己和时伯宜的关系。与其到那时候让父母惊诧震怒,不如提前铺垫,一点点扭转父母对他的印象。
    “对,我喜欢他啊。”康映柔坚定回答爸爸。
    康母:“小柔,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讲啊?”
    康茂德:“你怎么确定自己喜欢他?你见过几个人男人啊!”
    “你们总是把我保护得很好,可是我也有认识别人的权利对吗,就是因为我和他有联系,有接触,我才知道时先生是好人。”
    康映柔平静地跟父母讲道理。
    “爸爸,你可以说这些事情是时家做的,但不可以说就是他做的。时研集团里有那么多人,这块地不卖损失最多的是那些高层啊,可他又不是集团的高层。不能因为他姓时,我们就把所有错都叫他一个人担吧?”
    康茂德虽然很古板,但并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把所有气都归到时伯宜身上,确实是因为他姓时。康茂德也不知道如果不让他背这些锅,还有谁可以成为他情绪的出口。
    只是那天,时伯宜一来就表明过,自己不是集团的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被拱来谈判。而他表示不卖后,时伯宜也没有露出过,之前来的那些人脸上会有的烦躁或是愤怒的神情。
    感性把错误都推给时伯宜,但理性也提醒康茂德,事实就像女儿说的这样。
    “你这些说的是有道理。但你喜欢他这件事,又怎么说?”康茂德问她,“再怎么样,他不是时家的子女,也一定是旁亲。那种做生意的豪门不讲什么人情冷暖,都是看利益。你喜欢上那种人,要是被他故意玩弄了感情,最后伤心的是你自己!”
    “我知道你们为我担心,但是我有自己认人的标准。爸爸,如果这一次我真的认错了,也算是我自己成长的代价。我不想总是在你们保护下,做一个什么都不用想的女儿。”
    康茂德和妻子对视一眼,两人都沉默了。
    他们的女儿从小太听话了,学习很不错,有从没有过叛逆期,一直孝顺规矩地长大。但越是这样,他们偶尔也会觉得,康映柔和同龄人比,总是少了一点什么……
    可是现在康映柔变了,变成完全不一样的小孩。他们又不知道该怎么接受。
    于是,康妈妈只能笑了笑,扭头对她说:“时间也不早了,今晚就不聊这些了。周末等你休息,我们找时间再聊。小柔,早点上去洗澡睡觉,你明天还要上班。”
    “嗯,爸妈你们也早点休息,”康映柔宽慰父母,“至于那些人翻脸的事,我会努力弄清楚原因的。实在不行,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换一种方式卖,也肯定可以!”
    康母有点担忧:“你不会要去找那个时先生问吧?”
    “妈妈,相信我。如果他清楚,他会告诉我缘由的。”
    *
    洗完澡后,康映柔吹干头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
    平时这个时候,还是她和时伯宜视频的时间。康映柔好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是在修爸爸的作品吗,还是依然在生气,不想理她?
    如果明天再去和好,面对面好像很多话更难说出口。还不如就在手机里,他生气也好,或是有别的情绪也好,发泄出来,也许明天见面就不会那么尴尬了……
    她下定决心,主动拨了时伯宜的视频电话。
    等待了好久,漆黑的屏幕上还是没有出现他的脸。康映柔失落地关掉了通话,在床上郁闷地翻滚。
    再怎么拿脸蹭枕头,也没有带有温度的身体那样能让她纾解。
    因为经期要到来前的荷尔蒙作祟,她的双乳比平时更加有胀感,郁闷的翻身间,挺翘的乳头总是受到摩擦,她努力地克制自己不去关注身体的变化,但摩擦带来的舒适感,和荷尔蒙对肉体欲望的渴望存在感越强。
    她只好用手捏住双乳,拇指隔着睡衣,轻捏揉捻着已经顶起来的乳尖。揉捻没几下,强烈的空虚感迅速占领全身。
    她已经有好久不再需要用自己的手满足自我,乳尖揉弄得越用力,下身的空虚越强烈,光用手指已经不够。
    她爬起来,把收入抽屉的“小海豹”和润滑剂找出来,朝那个小小的吸口挤入一点润滑液,然后解开睡衣,露出双乳上已经鲜艳翘挺的两颗红莓。
    左胸的乳尖塞进“小海豹”的吸口,她按下电源,轻微的嗡嗡声伴随有节奏的酥麻震动,在掌心和乳晕一周传开。
    “嗯……”
    黏滑湿润的颤动,就像是乳尖在被舌头舔舐,激荡得身体也在微颤,另只手也没忘记那一侧,手指刮弄揉捏着,舒服地仰起头。
    但就算这样,始终没有两具身体相互抚慰挑逗来得更让人沉醉,她始终难以投入,反而不自觉地低吟着他的名字:“伯宜……”
    内裤上的湿意来得比平时少很多,她只好绞紧双腿,刻意地收缩着穴内,可是阴蒂始终没有充血起来的快感。
    康映柔浅浅地叹了一口气。
    左边乳尖已经被“小海豹”弄得有点发麻,她暂停下来,想要挤一点润滑液再换去右边时,刚才没有一点动静的手机忽然响起视频电话的提示音。
    他的心跳“扑扑”跳到好快,拿起手机,看到来电名字真的是时伯宜!
    视频刚接通,时伯宜的半身就就出现在屏幕里。他刚洗过澡,头发是湿的,光裸的紧实上身还沾着些水珠。
    他没有讲话,而是在看康映柔的反应。
    康映柔视线不自觉移到他硬挺的胸肌和深红色乳头上,强烈的欲望让她隐秘地吞咽了下口水,一下子红了脸。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以为你不会接我电话了……”
    时伯宜太熟悉她的每一个动作和反应,看到她脸红,就知道她大概在脑补些“午夜场”的画面……
    原本想不能那么快原谅她,总该让她意识到他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但一开屏,就看到她这种可爱的样子,要生的气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下想要逗她的心思。
    ——————————————
    时伯宜:什么啊?又要我等!?
    康康:哦,原来有人比我更等不及了~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抱抱【校园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