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撞进你的心 08白纸(H)

08白纸(H)

    理智一半断线的男人躬身吻她,安抚她嘴唇,叫她说不出话之后,又去舔吻她柔软的胸。
    知道她不喜欢只偏爱一边,两侧轮流都讨好个够。
    他手指还在撩拨,康映柔抵抗不住,因为情和欲让自己理智离家出走。她只能嘤嘤地呻吟,扭着腰肢细声求他:“裙子……裙子帮我脱了,弄脏穿不回去了……”
    脱是来不及,他送出含住的乳头,拿另只手抚她的脸,“专心点,你这样分心让我很不爽。”
    两根手指被他又加成叁根,她下身确实太紧,从未有人进过的甬道含得手指又湿又热。
    时伯宜胯下肿胀着痛,一面拿分身去蹭她大腿内侧的软肉稍作纾解,一面接着手指刚才被打断的动作,最长的中指往那处小肉芽上按去。
    被情欲充斥和滋养的小肉芽已经肿胀到手感明显,指尖在上面挑逗和抚弄,立即让身下的美妙躯体抖动地缩成一团。
    快感让她脚趾头都蜷在一起,小穴一直收缩,身体里的手指还在不断捣弄。
    不过片刻,甬道里都能感觉到激烈的吸紧感觉,身下的女孩呜呜哭出声,催情的湿润随着她眼泪一起,全喷洒出来,彼此身下还有沙发都被喷湿……
    康映柔的眼泪里有羞耻,也有快感,她没有脸看他了,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被他手指逗弄着、看着潮吹,只是想一想,她都觉得太淫荡和放肆……迟到赶来的自尊心被眼前事实击碎,她拿手捂住自己的脸,哭得好伤心,任他怎么哄也不肯松手。
    “康康,这不丢脸,你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迷人吗?”
    高潮后,她的身体红得像一只熟透的虾,教人忍不住地想再吃几口。
    时伯宜在她耳边既舔又是亲,还要吓唬她,“你一哭,我下面都要被你哭软,都还没进去疼爱你,你舍得让它软?”
    说着,又拿他那并没有半分见软的粗大分身去顶她穴口。
    肉棍刚淋了一身湿,小穴也湿软得不行,一下便顶进去整个龟头,把康映柔顶得又哭又尖叫。
    “骗子,一点都没有软啊……”
    “逗你开心的。这里都没好好尝过你,哪那么容易软。”
    那个巨物的顶端挤进来,康映柔就知道是什么,她的哭声慢慢变成呜咽,下面那张小嘴费力吮吸着过于粗大的龟头。
    “你看,还不是急着要它?别哭了,这回真的给你,好不好?”
    她高潮了叁回,又含过他手指,应该湿得足够接纳他。
    要是再拖下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受不住精关,直接提前泄了……
    时伯宜去分开她掩面的手,看到潮红面色的漂亮脸上全是眼泪,去拿舌尖舔掉,舔了满嘴的咸。
    意外的是,舌头上竟然没有以往女人那些化妆品的工业味道,时伯宜回过神来:她连妆都没化。
    她本真的样子,都足够任何男人甘愿俯首,做她裙下之臣。
    从内到外,都干净得像一张上好且珍贵的白纸,而他居然是第一个可以在这张纸上留下颜色的男人。
    时伯宜问她:“要不要先抱你去洗个澡?”
    康映柔点头。
    时伯宜先脱了自己的衣物,再把她的衣物脱解下来。内裤和裙子脱下后,他的手指来解先前她没有解的衬衫扣。
    扣子被解开,一直被勒着聚拢的两团绵乳顿时被放松,时伯宜发现她入肉下面那圈早被勒红,去吻了很多下,又笑她:“怎么不在一开始干脆脱了?”
    康映柔知道他在取笑自己,拿脚趾头戳他,时伯宜任由她撒气,撒完把她打横抱到浴室,问她要不要泡一会澡。
    康映柔摇头:“我在家泡过了,我想冲洗一下。”
    “这么巧,我来之前也泡过。”他低声说,“难道你也跟我想得一样,不想这么宝贵的时间被洗澡占去?”
    康映柔又羞又恨,抱着他一口啃在他下巴上,让他闭嘴。
    花洒当头落下细密的热水砸在皮肤,她啃的那一口慢慢变成她主动的亲吻。
    时伯宜享受着她的主动,抓她的手去抚慰自己叫嚣着要进入她的性器。
    有水的滋润,她套弄起来倒很顺利,先前的试探已经让康映柔逐渐知道,怎样怎样会让他更舒服,她用手指套弄到顶端时,总会故意在他肉棍顶端的马眼上多停留一下,用指腹轻挠和刮弄。
    男人腰间和臀部的肌肉,因为她这样调皮而不断绷紧收缩,他紧紧抱住她,把这种快感用将她勒疼的力量回馈到她身体上。
    康映柔皮肤嫩,娇声喊疼,他还不舍得松手,用舌尖在她裸露的皮肤上四处化解她喊叫里的疼痛……
    她越喊,时伯宜的那处肉棍就约胀,直到某刻他意识到那火热的巨物根本等不到进入她身体,混沌地低声骂了句脏话。
    他随手关水,从沐浴用品的托盘中拿到沐浴露,挤了一手到掌心。沐浴露连同手掌,钻进康映柔大腿间,他急躁而粗鲁地抹开一片滑腻时,手掌自然会偶尔顶到她小穴。
    她喘了一声,时伯宜叫她松手,她听话松开,那根粗大炙热的肉棍就顶着腿心,用力挤进双腿中。
    巨物像一匹发疯野马,刚进入就急不可耐地疯狂撒野驰骋!
    “慢、慢点啊……啊!你都,都等不到……”话被他一下下全力的抽插撕扯破碎,康映柔忍不住,还是在笑,“都等不到……进去吗?”
    “是谁害我这样!”
    时伯宜气她居然笑话自己,将臀改变角度,让那粗大的分身直接贴着她小穴一线,狠狠抽插。
    小穴上没有擦到沐浴露,康映柔被摩得极其不舒服,又叫很痛,时伯宜狠心道,“你也是骗子!痛都是假的,实际你爽得要死!”
    时伯宜不顶她小穴了,又把那巨物横插回她双腿间,叫她夹紧腿。
    粗长的巨物在她下面的叁角区域疯狂内抽插耸动,他的巨物根部一下下撞击着她阴阜,饱满的两颗卵囊也拍着她腿根,制造出令康映柔听了脸红心跳的啪啪撞击声……
    她腿软得快要站立不住,全靠男人撑着她。
    即便她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他身上,这个男人竟然也能自如地干着这种事……
    他这么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康映柔都觉得,他太持久了。
    “你……啊!你怎么……还没好呀……”
    擦了沐浴露,她大腿内侧也烫得快要着火了。
    “宝贝,你这里太舒服了,怎么生得能这么诱人,”时伯宜的双手狠狠捏着她的腰和臀肉,用力把人按到自己身上,她两团乳肉都在他胸前挤扁。
    男人享受她从上到下都紧贴着自己的真实拥有感,把头埋在她颈间,喘息着闷声说,“别急,快了,叫两声让我听,好好叫两声,我就射出来……”
    “要怎么叫嘛……”康映柔欲哭无泪。
    “随便你,只要是你叫的……”
    他说着,又侧头去吮吸和舔弄她耳朵。
    身下不太舒服,但他舌尖又知道她喜欢什么,每一下都舔得康映柔忍不住扭动腰肢。她也变得很舒服,嘴里自然而然就逸出动情的声音。
    “快一点嘛……伯宜,你舔得好痒……”
    “别……啊!你又顶到我那里!”
    “我好像也开始湿了,你又把我弄湿了……”
    ……
    浴室自带的回响效果,让下体的激烈撞击声和这些动情娇媚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被放大得更清晰,她腿间的抽插速度突然快到了极致,康映柔知道男人要到高潮,双手捧住他的脸,去深深吻他……
    一个吻后,彼此唇齿分开时,时伯宜低叹一声,大量浊白浓稠的精液从她腿间的龟头顶端喷射而出。
    粗大的阴茎在兴奋跳动,导致那些精液一部分射到墙面瓷砖上,一部分挂在她腿上。
    高潮后的男人身体还在余韵里颤抖,抱着她时,康映柔能清晰感觉到他有多兴奋。
    她下意识用双手去轻抚他的背……没有细想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觉得,他大概需要这样的抚慰。
    “康康……”男人忽然叫他。
    “嗯?”
    “康康……”
    “嗯。”
    埋在颈间的男人好像只是想叫她,也没有别的话,康映柔便随他这样一声声叫自己。
    刚被情欲洗礼过的男人,似乎就像剥掉了最后一层伪装外衣,回归最原始真实的形态,浑身上下都是可以被拿捏的脆弱点。
    然而康映柔不是一个喜欢争强好胜,或是拿对方弱点威胁他人获得快感的女生。
    她敏感地嗅到了这层脆弱,只是默不作声,拥抱着他。
    等到时伯宜的颤动停止下来,他才松开她,重新打开热水,耐心用手掌将她浑身各种黏腻的液体冲干净。康映柔没有拒绝他的主动示好,沉默接受着这一切,到他洗完她,时伯宜又简单冲洗干净自己,才关了水,拿浴巾和浴袍给她。
    “衣服我拿去给服务生,让他送去洗衣房,洗干净的衣服他们之后会送来。”
    康映柔在穿浴袍,想起什么,突然尖叫:“我的内裤,不许拿给他们!”
    时伯宜被她的反应逗得眉眼舒展,去把她那条宝贵的内裤拎进来给她。
    他自己倒是不忌的,酒店服务人员什么没有见过,又怎么会过度关注一条内裤。
    康映柔在浴室洗自己内裤时,听到浴室外的动静,知道是他开门在把衣服给服务生。
    他再进来时,她的内裤也洗得差不多,仰头去晾在原本挂浴袍的衣架上。
    时伯宜就靠在墙上看她。
    很奇妙,从来没有一次和女人做爱的间隙,会遇到对方洗内裤这么滑稽的场景……但也不只是滑稽,还有一种他说不太出来的温馨感。
    她和谁都不一样。
    他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生出对她这么多的关注和讨好。
    ——————
    大家的收藏留言投珠珠都是码字动力,
    欢迎多多给我鼓励(?ì  _  í?)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抱抱【校园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