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笙笙(古言NPH) 185.刺杀

185.刺杀

    【刺杀】
    击溃了狄戎国侵入的将军姜春生归来,朝廷自然会为他举办一场盛大的接风宴。
    姜云成和楚寒烟看似是同一阵营的,但在铲除了老皇帝之后,利益不同的他们终究无法真的成为同盟。更不要说如今姜春生大放异彩,成为了奉云国人人敬仰的少年将军。
    姜云成势力的壮大让楚寒烟和公孙如自发地继续合作,公孙如在暗帮助楚寒烟,两方的势力之间微妙的平衡如今还没有被破坏。
    但这样的情况是暂时的,他们都知道,矛盾总有一天会出现的,只是在那一天之前,他们还能保持着表面上的祥和。
    接风宴这天,笙笙一直愁眉不展。因为笙笙怕自己会遇到姜春生,现在让她见到姜春生,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表情去面对他。好在她直到上马车也没能见到姜春生,也不知道姜春生是太忙了,还是已经渐渐忘记她了。
    不管怎么说,笙笙因此松了口气的。
    姜云成因为要处理接风宴相关的事宜,很是忙碌,就没有跟笙笙坐同一辆马车。
    笙笙一个人坐在马车上,她无聊地翻看着马车上放着的书籍,什么都没能看进去,她心中隐隐升起了一股不安。
    楚寒烟亲自安排的计划大概率是不会出问题的,笙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安些什么。
    时间一点点流逝,笙笙跟上次一样坐在了姜云成的身旁,而再下面一点就是姜春生的位置。
    笙笙和姜春生之间隔着一个姜云成,  这让笙笙有些坐立不安,但是她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而坐在最上面的楚寒烟的眼眸微微弯起,仿佛在等着看好戏。
    姜云成和姜春生是亲兄弟没错,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个词叫做兄弟阋墙。
    不管两人会不会斗起来,楚寒烟都没有损失,因为很快他们就没有人可以抢了。
    宴会上各种杂耍舞蹈轮番上阵,看得人眼花缭乱,但是在场没有多少人真的会认真看这些表演。大家心思各异,说着些奉承的场面话。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正在表演的舞姬突然朝姜春生的方向而去,看起来像是献媚。
    但是下一瞬,那舞姬的鞋底突然冒出了一把尖锐的匕首,她抬起长腿,朝着姜春生的门面而来。
    姜春生的反应极其迅速,他掀起桌子,整张桌子飞了出去,阻挡住对方的动作。
    一切的变化在瞬息间发生,楚寒烟站起身,让侍卫捉拿刺客。而姜云成第一时间就把笙笙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笙笙因为舞姬突然的刺杀行为被吓得心脏狂跳。
    这些刺客明显就是冲着姜春生而来的,奉云国的大臣即便是再看不惯姜云成和姜春生兄弟俩,也不会在这个关头杀死姜春生,那么会做这种事情的只有狄戎国。
    狄戎国在战场上被奉云国打得落花流水,哪怕暂时看起来已经消停了,但他们不可能真的偃旗息鼓。
    最近云京的进出管控很严,那就只有可能是之前狄戎国的使团前来云京时带进来的。估计那些舞姬只是一个幌子,本来排不上任何用场,顶多只是传递一下信息。
    真正的刺客早就混进了奉云国的教坊司里面,就等着一个机会实行刺杀计划。
    杀了小皇帝没有任何意义,奉云国大可再扶持一个年幼的皇子上位。急需被除掉的是太后楚寒烟、摄政王姜云成,还有新上位成为将军的姜春生。
    太后是个狡诈的狐狸,姜云成身份特殊,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出其不意刺杀姜春生才是最好的选择。
    一次不成,刺客又来了第二次,但是侍卫已经动起来了,而姜春生本身就是有武功在身,所以对方根本就无法再次近身。
    几息的功夫,刺客就被按压在了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这一切来的突然,结束也同样很突然。但笙笙觉得应该没那么简单,这个刺客更像是一个幌子,真正的危险还在后面。
    笙笙的心脏还在急促地跳动着,她下意识地看向了姜春生。
    姜春生似乎察觉到了笙笙的视线,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接。
    姜春生的眼中没了一年前的炙热,这样的眼神让笙笙有些陌生。
    不过笙笙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样才是最好的,这说明春生已经快要忘记她了。
    侍卫的首领想要逼问刺客到底是受何人指示,那刺客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她忽然冷笑一声,然后咬破了牙齿里面藏着的毒,很快便身子一软流出了黑血。
    这样的情况也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内,一般会被派来执行刺杀任务的刺客都是死士,很难从他们的嘴巴里面撬到有用的信息。
    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刺客身上的时候,一个太监偷偷将手伸出进了自己的袖子里面。
    以笙笙的角度,正好能看到这名太监的动作,她的眼眸瞪大,身体比大脑先一步行动。
    当太监抬手的时候姜云成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后的气体流动不对劲,他早就有了防备。
    姜春生下意识地想要转身击退自己身后妄图偷袭的人,当他转身时,所有的动作都停住了。
    扑哧一声,太监手里的匕首已经插入了笙笙的胸口,大量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将太监的半边身子都染红了。
    笙笙一开始没感觉到明显的疼痛,但是在她反应过来之后,无数的疼痛疯狂地涌向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神经。
    疼痛和失血让笙笙的眼前开始变得模糊,时间的流逝好像也被无限地拉长。
    笙笙感觉到有人在用力地呼喊自己的名字,到底是谁呢?她看不清,只知道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的身体像是被扔进了温暖的水中,但是身体内部传来的疼痛又在时刻地提醒她,她的生命在流逝。
    笙笙张开嘴,她甚至自己都听不清自己的声音。
    “你没事就好……”
    随后无数的黑暗吞噬了笙笙的神智,她直接昏迷了过去。
    因为笙笙的受伤,整个宴会变得混乱了起来。一切好像在重演几个月之前的那次宴会,但是不同的是,笙笙这次是真的危在旦夕。
    姜春生抱着笙笙的身体,他悲痛得无以复加,而那个刺杀的太监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姜云成一刀砍了。
    姜云成平时看似不沾染此等血腥之事,但若真的到了这种关头,他无论杀多少人手都不会有丝毫的颤抖。
    姜云成看着被姜春生抱在怀中的笙笙,  眼中情绪莫辩。
    笙笙看似对春生绝情寡义,把人推的远远的,但是真的到了这种事生死的关头,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帮姜春生挡下了这一刀。
    姜云成一直都知道在笙笙的心中,春生有着一席之地,但他今天才真正地意识到,笙笙是还爱着春生。
    自己的妻子心里有着其他的男人甚至还帮对方挡刀,哪怕妻子救的人是自己的亲弟弟,这对于姜云成来说,感情上也依然是难以接受的。
    但姜云成现在没空去想这些事情,只要笙笙先活下来,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以后再说。
    不止是姜春生和姜云成因为笙笙的受伤而心疼着急,楚寒烟的脸色阴沉,美丽的眼眸中也满是焦急之色。
    皇宫内所有的太医在第一时间内就被传召过来,笙笙被小心翼翼地护着送去了最近的宫殿。
    鲜红的血液落在了地上,像是红梅的花瓣零落在地。一向最喜欢这样鲜艳颜色的姜春生现在看到这样的色彩,内心没有任何的喜悦,只有即将失去笙笙的恐慌。
    姜春生现在脑子里面唯一的念头就是,他暂且原谅笙笙之前的绝情了,她要是有什么苦衷,那就活着跟他说。
    笙笙身上的伤口很深,如果只是普通的伤口那还好办,皇宫里面最不缺的就是上好的药材,但是关键在于那个太监的刀上淬了毒。
    这种毒源自于狄戎国,在奉云国内即使想要解毒,也需要现在找到狄戎国内独有的地月虹草作为药引才行。
    狄戎国在制定这个刺杀计划的时候就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所以那种可以用作药引的月虹草早就停止向狄戎国以外的地区交易。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人格缺陷(1v1 h)[nph]绿茶婊的上位归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