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 15热烈

15热烈

    中文的流利程度让顾易微微愣了一下,才说道:“我是唐宁的经纪人。”

    “啊,您好,我叫安德烈。”他主动与顾易握手,直白地说道,“如果我现在买下这幅画,今天能见见作者吗?”

    “抱歉,其实我是来告诉您,这幅画已经卖出去了。”

    顾易拿出标有“售出”字迹的牌子,放在了画作下方的凹槽当中。她已经想好了安抚的话,以防造成刘经理口中的“损失”。

    没想到安德烈只是遗憾的“啊”了一声,并没有预想的恼怒和不甘。

    其实看安德烈这身行头,单是那一双奢侈品牌的马丁靴就要上万,顾易并不认为他是个普通的有钱人。

    能一眼看中唐宁的画,显然也不是第一次接触艺术品买卖,那其实应该清楚卖出的画作不挂牌是画廊本身的失误。

    从联系顾易到她出现,安德烈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却等来一场空欢喜,就算是普通人也多少会有些脾气,可这个人没有。

    跟唐宁最初给她的感觉很像,亲切可人,丝毫感觉不到简行舟身上那股傲慢感。

    顾易猜测,安德烈应该也是个从小生长环境不错的富家子弟。

    “您是认识唐宁吗?”她试探着问道。

    安德烈摇了摇头:“但我很想认识。”

    为了一幅画来寻一个人,这似曾相识的开场,让顾易产生了一瞬间的恍惚。

    她鬼使神差地多了一句嘴:“这幅画被简行舟买走了。”

    按道理她不该透露买家信息,即便这在圈内不算秘密,画廊更是拿这一点大肆宣传。

    可是她总是忍不住试探命运,想知道它会不会走出不一样的岔路。

    安德烈怔神了几秒,蓦然失笑:“又被他抢走了啊。”

    他一边笑,一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像是自己做了一件很荒唐的事。

    “早知道不跟他说了,竟然忘了他总是跟我喜欢同样的东西。”

    简行舟从未将顾易带进过自己的生活,她因此对简行舟的朋友圈不太熟。

    所以也不清楚安德烈具体与简行舟是怎样的交情,但很明显能感受到他不经意泄露的不甘心。

    被别人买走了只是遗憾,可被简行舟买走了就是不甘。

    顾易觉得有趣,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你很喜欢这幅画?”

    “非常喜欢!”安德烈痴迷地看着唐宁的画,“你不觉得她天真又孤独,浪漫又残酷吗?”

    顾易鲜少会这样感性地表达,总是喜欢性地理性分析。

    比如唐宁这幅画偏后印象主义风格,以厚涂画法为基础,增加实验性材料塑造画面的叁维立体感,这是唐宁的画夺人目光的重要原因。

    当然这也并非她的独创,许多外国画家都用过,算是一种实验性的表达形式。

    唐宁表达的内容大多是光怪陆离的梦境,探索人性潜意识中的欲望,这种解读往往千人千面。

    顾易讨厌形而上的东西,很少刻意去解读内容。要说她看到这幅画的第一感受,可能是——

    “热烈。”

    那种扑面而来的张扬,无畏无惧的热情,像盛夏的日光一样让人感到灼热。

    是顾易这种只能藏在冬日的稗子,永远无法承受的暴露与坦诚。

    等她发现自己出神,安德烈已经将视线转向她许久,像是在探索一个偶然发现的谜题。

    顾易看向他,后者哑然失笑,点了点头:“对,是热烈,我总是会被这样的气质吸引。”

    此刻顾易忽然后知后觉,明白了安德烈那笃定一般的开场——你不是这幅画的作者。

    他之所以能确认这一点,正是因为顾易身上没有这种东西。

    她不热烈,不坦诚,不天真,不浪漫,与一切美好的词汇无关。

    顾易笑了笑:“我也是。”因为没有,才会被吸引。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抱抱【校园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