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五梦】背这五条,悟透 【DearThere】完

【DearThere】完

    四
    “这什么东西?”又扫了一眼手里的纸页,他狐疑的瞪着你。
    番组里刚冒出来一句突っ込み,你跟着笑了两声转身,没顾上多想便随口应付,“什么‘什么东西’……”瞥见几页纸,大概今天一般教养留了作业?作为家长,你早已远超辅导小孩功课的使用年限了,所以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的说“请你自己想想办法好了”。
    可能是正窜个头的年龄,抽条一样长的飞快,屁大一点的崽子早比你身高高出一截去了。现在制服还没换人站在沙发背后面,皱着眉头正琢磨什么的样子,带来无比惊人的既视感。你扭回头看屏幕,节目没看进去,脑子还在极震撼的恍惚间。
    总有这种时候,你会忍不住唾骂遗传基因的力量。
    “老头呢?”如出一辙的没接茬,小崽子撑着沙发张望了一圈,“老头哪去了。”
    “好的不学,怎么满嘴粗话。”你不太高兴,随手给凑过来的小白毛脑袋一巴掌,“不会好好叫‘爸’?”
    他没吭声,眼角都耷拉着,不知道怎么了。再怎么像说到底也还是小孩,脸上姑且仍藏不住事,开口时听起来也犹犹豫豫,“所以我爸呢?直说没关系。”
    你转了转眼睛,福至心灵,大概率不知道又闯什么邪门祸了——一般这种情况你念叨的比较凶,所以往往干了坏事第一时间会去找他爹商量。今天一没顶嘴二没负隅顽抗叁没摆出一副思春期小屁孩的叛逆嘴脸,说明事情还不小。严肃对待下,你关了电视坐直身子连名带姓的叫他——
    “等等,老……妈,你等一下。今天不是愚人节对吧,也不是你俩乱搞出来的什么撒谎纪念日没错吧?”直接被瞪大眼睛挥手打断,“我爸是被你打发找夏油玩去了对吧??”
    “把さん加上好不好,小兔崽子。再这么不像样真要收拾你了。”你撇撇嘴,“不然呢?这次惹的是什么乱子?又忘放帐了?还是他要你送电源线去——”
    “妈的吓死人了。”他翻了个白眼喘出一大口气,“老子还以为老头子死了啊,妈的……差点被吓死。”
    你瞠目结舌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再出声时异常尖锐,“说什么呢混蛋小鬼??还有再让我听见一个‘チクショウ’就真揍你了,都和谁学的啊!”
    “老子‘亲亲的妈’?”小崽子说话阴阳怪气的,把手头的纸递给你,边说边往门口走,“你俩自己腻歪去行不行,能不能别牵连无辜的我啊?都意外产物了给条活路好不好啊?あぁあ、老子刚刚真的差点信了,该死的。”
    看了两眼手里的东西,你砰的一下人都弹起来,急叁火四手忙脚乱径直都揉成一团顺手塞去哪里,结结巴巴讲不清楚话,“都是,都好多年,很早以前的,就胡乱,不是,你从哪找到的,我都,总之——”
    他随手一指餐桌,示意刚才在那沓空白表离婚届下边压着,“你侬我侬成天到晚肉麻的要命,稍微差不多点好么,老子是真的会很困扰啊!!”说着便摸兜穿鞋准备出门。
    “要去哪啊?”别的顾不上了,你从沙发探出半个身子追着问。
    “和朋友约好了,晚饭在外边吃,记得告——哦,”刚在玄关换好鞋门就开了,一大一小正打了个照面。
    “回来了哦。えっ、要出门?现在?有带你喜欢的信玄饼回来诶。”
    “那是我妈喜欢的吧。总之老子出去了,你俩自己呆着。”小崽子自从正式入学后便接受了大量指导,现在不敢当着他爹的面乱来。因而老老实实站定说完打过招呼才走,只是临关门时扔下的话非常讨打,
    “我妈闹完脾气又缺爱了,你的女人自己负责啊。”
    五
    “家庭教育完全失败。”你嘟囔着挥手扑腾,“别揉脸了!就是因为悟总这样欺负人,我才会沦落到被小崽子嘲讽好不好!”
    “好玩嘛……”男人最后拍了两下才收手贴着坐好,揽着胳膊把你圈起来,“脸这么红,又偷偷干什么坏事了,嗯?写给老公的情书被小崽子发现了?”
    你鼓着腮帮说他胡说八道,翻着眼睛把话题扯远,“那小子这么晚出去干嘛呢,约会?”
    “ん…是有点像呐。怎么,要去跟踪嘛?诶其实无所谓啦,反正他脾气那么臭,没两天就会被甩的,放心放心。”男人咧着嘴笑,白亮整齐的牙都露出来。
    自己家崽子不受待见这么幸灾乐祸的那确实是亲爹了。翻了翻眼睛,你说也不知道遗传了谁,“悟当年是榆木棒槌,对女孩子之类的就完全不上心……这方面一点都不像你。”
    “ヘェー、マジ?你是那么想的?”对方摘了眼罩冲你一通眨巴,“哦——,搞不好是因为那时你追人家追的太热情……ま、相比之下呢,我还是比较含蓄内敛会害羞的那一型诶。あっ、所以是从是遗传了谁呢,真是搞不懂呐!”
    再没见过比这人更不要脸的了,还好意思含沙射影的嘲笑你。你懒得接茬,松了口气软着身子调整重心靠着他依过去。
    别的不提,至少今天也是完完整整健健康康老老实实回到家里的一天。真好。
    “所以情书在哪里呀?我要看诶……”
    你把脸埋在他胸口蹭了蹭,小声说没那种东西。
    “嗯?那这是什么……我看看我看看……‘小娃娃鱼’……小娃娃鱼??‘你好我是你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刚这个狗人抻着劲往沙发缝里摸的时候就该反应过来了,这么多年不长记性被欺负到死纯属活该。男人伸长胳膊一手把薄薄几张纸举高边一句一句往外蹦着念边抖的纸页哗哗响,一手搂抱着人扼住上蹿下跳急得脑门冒汗羞到精神错乱的你防止被抢走。
    大声朗读,公开处刑,虽迟但到。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