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你比我更重要 59

59

    秦桡果真休想再见到她弟,因为连她也不再给他好脸色看。元旦后上班,遇见也当瘟神一样避而远之。

    不过,她逃,他却追得紧。

    午休时间,周亦舟正在跟同事们吃年货发的蜜桔和坚果瓜子时,前台来了电话。

    周亦舟硬着头皮到前台,看见叁箱水果,一箱草莓,一箱车厘子,还有一箱她喜欢吃的橘子。

    简直是搞事情,这下公司所有人都在问她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动不动就收花,好吃的好喝的送来,让她赶紧公开看看。

    公开?她恨不得力气大点,搬起这些东西给他砸回去。

    江苒苒帮她分水果给大家吃,忽然拿了一个保鲜盒过来,里头装的都是扒好的橘子。

    “粥粥,他好贴心啊,都给你扒好了。这橘子真甜,汁多皮薄的,超好吃。”

    周亦舟嗑瓜子正兴,掸一眼看见那些橙色的果肉,一段段回忆全部涌入脑海。自从她跟秦桡说过,剥橘子会把指甲染黄,之后每回吃橘子都是让他剥的。

    这个,他倒是牢牢记住了。

    发了年货,吃的喝的用的都有,周亦舟肯定得带回家。每年这个时候,她都是分批带回去,谁让她没车,又没使唤的人。

    不过,她不使唤人,倒是有人上赶着被使唤。

    周亦舟虽然给他微信删了,手机号却没拉黑,刚下班没多久,就接到他的爱心来电。

    黄冰看周亦舟东西一大堆,好心:“粥粥,我开车了,送你回去。”

    周亦舟坐工位上摇摇头:“不用了,谢谢。”

    江苒苒要走了,把东西抱怀里,冲黄冰抛媚眼:“有人送她。”

    黄冰立马意会到了,笑着背起包,撂下一句:“这冬天过了,就该到春天了。”

    周亦舟不搭理她两八卦看热闹的心思,垂着脑袋在手机上看外卖,都没发现她后面的人站了好一会。

    秦桡打量着她的工位,虽整洁干净,但东西却繁琐。书籍有,养生壶有,化妆品和镜子也有,各种夹子发绳都放在一个大盒子里眼花缭乱,墙上还贴着“今天搬砖不狠,明天地位不稳”的加油打气标语,惹人频频生笑,心里眼里只有她垂着脑袋纠结的可爱模样。

    他咳了声,周亦舟才发现他来了,肯定又偷偷观察她一会,不客气地使唤他搬东西。

    秦桡第一次到周亦舟的公寓,不大的一室一厅,却被她塞得满满当当,光客厅沙发上的娃娃都放满一排,跟总动员一样,让人无处置臀。

    “晚上想吃什么?”

    周亦舟收拾东西进冰箱,看见里面还有些剩的鸡蛋和泡面,打算不点外卖了。

    “冰箱剩的东西。”

    他嗯了声,走过来问:“剩了哪些?”

    周亦舟懂了,他想留下来吃饭,不过她却不想大方,挑着眉回眸:“干嘛?”

    “我给你做。”

    他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不过周亦舟却不领情,阴阳怪气:“我家的泡面配不上你。你本来也不愿来我家,赶紧走吧,今天谢谢你。”

    难得的一声谢谢,只为膈应走他。不过,他真的走了。周亦舟心里虽有一丝怅然若失,但想想,这不都是他的报应吗?

    周亦舟收拾好一堆东西,正准备把泡面拿出来煮煮,门铃响了,开门就看见他提着超市买的肉和菜。

    周亦舟是万万没想到,所以心里除了一丝惊讶之外,也涌上一股饥饿。

    周亦舟第一次见他下厨,一米八五的个子,窝她的小厨房里,却一点都不憋屈,手到擒来的样子,似乎经常自己动手。

    他做晚饭还要一会工夫,所以周亦舟拿睡衣进了浴室洗澡,一点都不把他当男人防备。

    她吹完头发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香喷喷的饭菜,什么清炒小白菜,虾仁滑蛋,菌菇排骨汤,冬笋肉片,还有两碗蓬松的白米饭,整得像模像样。

    不过,周亦舟却发现他不在客厅,也不在厨房,立马奔去卧室,果真见到他。

    周亦舟突然想起床头放的按摩棒,赶紧凑过来挡住,却发现他手上正拿着。

    周亦舟心跳加速,一把抢走:“谁让你乱翻东西的?”

    他没翻,一进来就看到躺地上,解释:“掉地上了。”

    又好心提醒:“用的时候消下毒。”

    显得她很饥渴似的,周亦舟没好气地踢他一脚:“滚出去。”

    真滚了,弯腰捞走她床头的充电线,就去了客厅,留着周亦舟在里头懊恼。但她才不会觉得丢脸,过会儿就套上一件毛毛睡袍出来吃晚饭了。

    不得不说,秦桡是有两把刷子,以前书念的好就算了,这做菜也是杠杠的。如果周亦舟不膈应的话,一定又会把厉害挂嘴边。

    但是,她就是不说一句夸赞的,给人憋的心里难受。

    “合你胃口吗?”他突然问。

    “还行。”

    她现在就会这句,不上不下的,让人抓心挠腮。

    秦桡舀了一碗排骨汤递给嘴不停的人,又问:“跟他比,谁做的好吃?”

    周亦舟没听明白,茫然了半天,通过他别有意味的眼神读到了信息,居然还记得她餐厅里说过的话。

    她舔舔唇说:“一个西餐,一个中餐,没可比性。”

    怎么没区别了?他是年级第二,你是年级第一!

    秦桡失落的心里,回荡着周亦舟以前说过的话,在她那里,只要她愿意,一切都有可比性。只是,她不愿再顾及他了,连骗都省了。

    饭菜是他做的,碗自然也是他洗。周亦舟就窝沙发上舒服地玩手机,又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

    宋亦尘近来常常想起秦桡的承诺,总惦记着卡丁车,电话里提了一次。

    周洪辰插嘴:“什么姐夫?”

    “一个大哥哥。”宋亦尘咧嘴笑。

    周洪辰意会到了,把电话接过来,问:“你什么时候谈恋爱的?”

    周亦舟正无奈时,秦桡出来了:“碗洗好了,我给你泡了一杯安眠茶。”

    周亦舟赶紧捂住听筒,瞪他一眼示意闭嘴。

    “你别听他瞎说。”

    周洪辰听到了:“谁在你家里?”

    周亦舟此刻十张嘴也解释不清,只好找着借口先挂断电话。然后,立马把人赶走。

    他在门口穿鞋时,周亦舟才看见他放在鞋柜上的那个袋子,心情又不好起来,扔给他:“带走。”

    秦桡虽不知道她为什么有那种想法,但她的话却记得清楚,解释道:“我给你买的,不是别人的东西。”

    是吗?周亦舟可不信,一脸嫌弃:“我不喜欢。”

    他不解:“为什么?你不是最喜欢涂口红,到处盖章?”

    “我哪到处盖章了?快出去。”她无语地推着他,忽地被他搂住腰按怀里。

    周亦舟惊吓,手撑在他胸膛隔着距离,一脸恼火地抬头瞪着他,却见他望着自己的目光越来越柔,连声音都能穿透进心里。

    “哪都有。嘴巴上,脸上,衬衫上。”

    他因为怀念记得清清楚楚,那件带着口红印的衬衫至今都挂在衣橱,洗都舍不得。

    周亦舟呼吸顿时绵长,却又立即叹出,刚要推他,他就自觉地松开手,把口红递她手里。

    “国庆的时候,哄你开心特意去买的,就是商场遇到那天。”

    叁个多月前的事,周亦舟却记忆犹新,因为他冷漠的目光不曾抽离心中,也记得他当时水泥一样的心。

    周亦舟没再把口红扔给他,却把他推出去,连一句“晚安”都没有。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