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你比我更重要 57

57

    年尾,正是忙碌的时候,加班更是常态。周亦舟收尾工作后,正好接到靳梦来电。她最近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喘口气,就想约周亦舟元旦出来放松一下。

    周亦舟出公司,才发现走廊外的灯灭了,电梯口也放着维修牌,居然又让她赶上检修维护。

    周亦舟望了望脚上的高跟靴无奈,只好目光投去黑漆漆的楼道,硬着头皮推门进去了。

    “不行,我元旦下午得带我弟去梦幻王国。”

    靳梦扑哧:“又带娃,那你岂不是要在那住一晚?”

    “对啊,主题酒店都订好了。”

    周亦舟松手,沉重的防盗门又次啦作响,回音荡在空无一人的楼道中,伴随着突然响起的说话声。

    “下班了?”

    周亦舟吓一跳,把听筒里的靳梦都吓死了:“怎么回事?”

    周亦舟恼火,回头就看见他站在后头,对着手机含沙射影:“没事,遇到一只癞皮狗。”

    靳梦明明听到说话声,机灵道:“你家秦桡啊?”

    什么你家我家的,简直是给周亦舟脸上抹灰,赶紧挂了她电话,也不理后头那人,自顾自走在前面。

    他特意在这等她,跟着她背影走来,齐肩下着楼梯。

    “你弟弟多大了?”

    周亦舟前脚被他吓到,还能有什么好脾气?冲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问问而已,火药味这么大?”他侧目瞧她,人嘴角一直往下撇着,不开心时就是这样。

    她想火药味十足吗?是忍不住态度恶劣罢了,就像他之前那样。

    “4周岁。”

    “一个人带他去外地?”

    他问题多多,周亦舟只觉得他多管闲事:“管得真宽。”

    又觉得这楼梯可真漫长,永远到不了尽头似的,脚上立马加快步子,只想把他甩得远远。

    秦桡见她走得急切,望着她脚下颤颤巍巍的鞋跟就心头一悬。果真,还没来及提醒她,人就立马鞋跟崴了下险些摔倒。

    他眼疾手快,赶紧从后头抱住她:“这么讨厌我吗?走那么快。”

    周亦舟吓得心惊肉跳,手刚按上胸口喘气就发现不对劲,低头一看,他两只大手就贴在她胸上。

    周亦舟立马站好,回头挥包打他:“色鬼,就知道占人便宜。”

    天地良心,事发突然,他不是有心的,一把拽住她激动的胳膊:“你好好的,这么黑我能看清什么?”

    “你看不清,还感觉不到吗?滚。”她气得扯出胳膊,扶着栏杆一股脑往下走。

    她越来越快,听着那阵脚步声,才想起回答他刚才的问题,突然定住:“对,我现在就是讨厌你,你能不能别跟着我?”

    “不能。”他想都未想,因为答案早就在心中。

    周亦舟笑了声,不解地问他:“你到底想干嘛?你没毛病吧?我俩现在连个性伴侣都不算,我配你送花吗?”

    这些字眼着着实实刺激到秦桡的心,他怔了一会,望着那个继续走着的背影,忽然开口:“我就是有病,病得不轻。”

    周亦舟顿住脚,听那阵声音隔着回音传来:“七年都过去了,依然忘不了你。即便知道你以前将我看作竞争品,一次又一次骗我,还是忍不住跟你纠缠。”

    周亦舟沉默,咬紧了嘴巴。

    “周亦舟,你不是问我还喜欢你吗?没错,我喜欢你,我爱你。”

    没错,这是他一直以来都不能规避掉的事实,他还是像从前那样放不下她。

    她知道他从不说谎,正如他之前那样铁石心肠对她,也都是由心而发的。可对周亦舟来说,这答案似乎来得太迟了,还有那么一丝心酸委屈。

    她回头,看着那个沉默的黑影:“你怎么那么贱?”

    骂吧,痛快骂吧,他该是时候还债了。

    “周亦舟,我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

    周亦舟,你还会继续喜欢我吗?周亦舟,我不要再见,也不要结束,我只要你。秦桡的心里,反反复复回荡着。

    周亦舟不是吃枪子长大的,心铁到他给颗甜枣,就忘了巴掌的痛。

    “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吗?折磨完我,再来爱我,谁稀罕?”

    总之,她不稀罕,回正头,就顺着黑咕隆咚的阶梯到了一楼。

    可她不稀罕,不代表他就会停下。

    于是,元旦节当天傍晚,周亦舟带着宋亦尘到梦幻王国门口时,瞳孔都瞪大了。

    人山人海中,她还是一眼就望见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衣,恍惚又让她见到星月广场上的真诚少年。

    宋亦尘好奇怪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小手拉拉姐姐,说悄悄话:“阿姐,这是哪个哥哥呀?”

    前有邵哥哥,这个怎么说也要取个代号,就警告他:“坏哥哥,离他远点。”

    说到他坏,宋亦尘可不得警觉着。不过入园后,他就只顾着眼花缭乱,玩得压根找不着北。

    宋亦尘在车上喝了很多水,尿急得要去厕所。周亦舟瞧人流很密,有点不放心,就想起一个工具人。

    “喂。”

    被叫喂的人在打电话,听见呼唤,立马挂了赶来:“怎么了?”

    周亦舟心想,不请自来,那就别怪她使唤。

    “带我弟进去上个厕所。”

    宋亦尘赶紧摇头:“不要不要。”

    周亦舟无奈蹲下,贴耳朵哄了他一阵,他才肯走近人。

    秦桡带他进去上完厕所,出来没见到周亦舟,估计也进了厕所,就一大一小搁在门口等她。

    秦桡见她弟弟有些怵自己,估摸着是听了什么话,就蹲下来把人拉到身边,和蔼可亲:“好像很怕我?”

    他眼神飘来飘去,嘟囔着:“阿姐说你是坏哥哥。”

    果然不出所料,秦桡摸摸他小脑袋,把口袋里准备的巧克力棒棒糖拆了递给他。

    “喜欢吗?”

    哪有小朋友能拒绝棒棒糖的?宋亦尘当然喜欢,立马接了过来。

    “谢谢哥哥。”坏字直接省略了。

    周亦舟出来后,见宋亦尘嘴里多了根棒棒糖,过去拎拎他小耳朵:“小馋猫,一个棒棒糖就被收买了。”

    周亦舟带宋亦尘排队坐旋转木马,准备出些好看的照片,想着秦桡还是很有用处,但回头却发现人不见了。

    她正嘀咕:“死哪去了?”

    “又在找我?”

    人突然从身后冒出来,热腾腾的呼吸就扑在她耳畔。那个“又”字也含义多多,可不得让周亦舟理直气壮。

    “是啊,谁让你不请自来的?就好好使唤使唤你。一会我陪我弟坐旋转木马,你给我们拍几张照片。”

    她连“帮”字都不用,简直就是在命令他,只见秦桡点了下头,突然给她递来两样东西。

    “戴上吧,拍照好看。”

    周亦舟低眸一瞧,居然是兔耳朵发箍,和一顶娃娃龙毛绒帽,可爱得要命,也正合她心意,不知不觉露了笑意。

    “喜欢?”他突然问。

    周亦舟立马扯走娃娃龙给宋亦尘戴上,虽笑得满意,嘴巴却硬:“还行。”

    明明是口是心非,秦桡微微笑了笑,待她起身时,把兔耳朵发箍别到了她脑袋上,提醒:“别动,戴歪了不好看。”

    周亦舟这么在意形象,当然不能戴歪,就乖乖地等他戴好,可他左摸摸右摸摸,完全就是故意拖延时间。最后,周亦舟直接上手打开他。

    她明明把手机给秦桡让他拍照,但下来检查照片时,拿的却是他的手机,心里立马知道他是什么盘算。

    于是,周亦舟打开照片共享,却在选图时,不小心发现他相册里全都是自己朋友圈的照片,和那些聊天时发给他的自拍,还是保持着以前的习惯。

    周亦舟沉默地望去,秦桡正在给宋亦尘讲解一会要去看的VR电影,两人挨在一块,一个说得认真,一个听得入迷,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亲近。

    可周亦舟又不觉得奇怪,因为以前的他,总是能让自己感到百分百的信任与依赖。

    周亦舟选好旋转木马上的照片后,把手机递给人时,果然听他厚颜无耻道:“微信加回来,我把照片发给你。”

    周亦舟笑得得意,相册亮给他看:“免了。”


同类推荐: 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压在身下(1V1H)晚州梦华录(校园H)归舟痛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