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男公关的白月光38

男公关的白月光38

    *
    手轻轻覆在阮卿卿心口。
    心跳有些快。
    但还算正常。
    方晓微松了口气。
    他想了想,又道:“阮卿卿,我可以去求我哥,死缠烂打把司律从天上人间里捞出来。”
    阮卿卿:“……”
    大脑极速运转。
    阮卿卿很聪明,虽然方晓并没有明确说司律近些年一直在做什么,但她已然全明白了。
    此时此刻。
    阮卿卿终于知道了司律一直隐藏在心底的心结,知道了为什么司律至今仍还有寻死的念头。
    思绪千百转。
    等再开口的时候。
    阮卿卿已经想好了自己要做什么。
    “方晓。”
    “嗯。”
    “在元宵节以前,不要让你哥再给司律安排任务了,至于其它的,我会处理好。”
    捞出来…
    哪有那么好捞的。
    若真得容易,那司律自己就早把自个儿给捞出来了。
    有些东西一旦涉及就难以再回头、再脱手。
    且就算方晓他哥因为方晓的缘故,让司律出了大漩涡,可保不定未来哪一天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司律会被清算,还有其它的一些后遗症。
    所以。
    必须要寻到一个可以一劳永逸的方法。
    “嗯?”
    阮卿卿的话让方晓很是惊讶。
    她会处理好?
    方晓微抬起身子直视女孩儿。
    见其清秀的面孔上一派清明,方晓心里痒痒的,伸出一只手点了点女孩儿的鼻尖问:“你认真的吗?”
    阮卿卿点头。
    方晓并不怎么相信,他想问清楚,可阮卿卿却闭上了眼睛,将头埋向他,温声道:“睡觉吧,困了。”
    方晓:“……”
    行吧。
    当司律打开客房门进来的时候。
    就见不大的双人床上,方晓和阮卿卿额头抵着额头熟熟睡着。
    画面看起来很温馨亲密的样子。
    他抿了抿泛白的薄唇。
    上前叫醒了两人。
    “卿卿,该吃药了。”
    司律手上托着一个小托盘,托盘上放有一杯水,以及阮卿卿该吃的药。
    阮卿卿起身把药吃了。
    完了,她仰头看向面色憔悴苍白,不敢正视她、与她对视的司律。
    倾身抱住了他。
    “卿卿?!”
    阮卿卿含糊“嗯”了声,双手在司律腰间越收越紧。
    耳边是男人强有力的怦怦心跳。
    阮卿卿微瞌起眸子,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在我的观念里,罪恶之人得到惩罚是再正确不过的事,该死者就该死,活着才是错误的。”
    “所以司律,我没有心生芥蒂的,反而,反而…”
    顿了十数秒,阮卿卿终于想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形容词。
    她含笑道:“反而还觉得你的行为很酷。”
    话落,司律:“……”
    方晓:“……”
    酷?
    这完全不像是阮卿卿能够说出来的话。
    司律被阮卿卿这最后一句话弄得哭笑不得。
    心底沉甸甸的阴影却在不知不觉间消融了一些。
    连带着情绪与心态都慢慢稳定了下来。
    大掌落在怀中女孩儿的头发上。
    司律垂眸缱绻温柔地看着阮卿卿,足以傲世的绝色面孔上,含着再浓郁不过的爱意。
    他涩声说:“我知道了,卿卿。”
    “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司律敏感脆弱的心理状态,是积年累月下来所造就的,阮卿卿并没有想过一时半会儿就将之解决。
    不过没关系。
    她有得是时间。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