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男公关的白月光32

男公关的白月光32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
    夜幕下的天上人间好似都是同一种模样。
    它是有钱有权人的天堂。
    也是一小部分人的地狱。
    它吸引着那些或蒙昧放荡或堕落极恶,或迷惘绝望或平淡空虚的灵魂。
    每一夜。
    皆如此。
    司律进入天上人间已有几年。
    他却始终都是游离其外的。
    他淡漠地看着所看到的。
    无论是多么肮脏血腥色情淫秽的事,都无法让他的淡漠表情变幻一点。
    方晓认为司律冷血至极,就是一个机械恐怖的傀儡怪物,一把悍不畏死、狠绝冷酷、无情锋锐的完美尖刀。
    实际上司律只是单纯的不在意罢了。
    这个世界上他在意的唯有卿卿。
    其余的所有所有,无论是好是坏,是光伟正的还是黑暗邪恶淫乱的,他都不在意。
    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所以他在天上人间里入目所及的一切一切,都不能撼动他。
    因为那些都不是卿卿。
    也与卿卿没有关联。
    世人皆苦。
    司律顾不了其它。
    从小到大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他的卿卿能够不再受苦,不再遭痛,平安顺遂的度过这一生。
    熟练地在休息室独自处理伤口。
    随着身手越来越好。
    司律每次受的伤也越发轻微。
    只是这轻微只是相对而言。
    今后他本就丑陋可怖的身体又要多上一道难看的疤痕了。
    司律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薄唇微抿,心里一时间情绪翻腾得厉害。
    某个异空间。
    系统见阮卿卿所在任务世界的危险警报一下一下响着,并不急促。
    它明白这种情况下司律很快就会把死亡的念头给打消。
    但想了想。
    它还是通知了阮卿卿。
    并把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也说了。
    于是,阮卿卿:“……”
    阮卿卿:“……”
    阮卿卿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她秀气的眉头微微蹙着,半晌,她一字一字地平缓说着:“你不应该现在才告诉我的。”
    “……”
    “抱歉。”
    异空间中,系统耷拉着脑袋。
    “可以告诉我司律是怎么了吗。”
    阮卿卿一边倾身拿床头柜上的手机一边道。
    几秒后,她听到系统又说了一声抱歉。
    阮卿卿眸光平静。
    没再与系统说话。
    她打开手机拨通司律的电话,很快电话被接通。
    “卿卿?”
    有些惊讶的动人嗓音。
    阮卿卿蝶翼轻眨,故意含糊着吐字:“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现在失眠了,睡不着。”
    想了下,她又加了句:“大概是这段时间习惯性被你抱着睡了。”
    阮卿卿能感觉到手机那边司律的呼吸猛然停住了。
    不一会儿,她听司律温柔带笑地说。
    “我半个小时就能到家了。”
    “抱歉卿卿,我之后会注意回家时间,不会再让你失眠了。”
    “嗯。”
    “你快一点回来,我等着你。”
    “好。”
    挂断电话后,系统告诉阮卿卿这个小说世界的危险预警声已经停了。
    阮卿卿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双腿屈起,双手托腮。
    手肘抵在膝盖上。
    安静地盯着黑暗中虚空一点。
    通过回忆与司律相处的种种,想找到司律异样不对劲的地方。
    与此同时。
    天上人间。
    司律快速处理好伤口出了休息室。
    来到特殊通道的时候,通道口旁站着一个女人。
    司律并没在意,可那个女人却快走几步,伸出一只手臂拦住了他。
    “司、司律。”
    激动颤抖的声音,配合着女人痴迷的表情,绯红的面颊。
    司律顿时明白女人是天上人间的客人,还是被他这张脸所吸引的客人。
    她之所以站在这里,是专门等着他的。
    绝色的面孔上冷漠更甚,司律冷冷道:“让开。”
    “司律。”
    君安雅咬了咬下唇,美艳的脸娇嫩欲滴。
    近距离看着司律。
    君安雅只觉得司律真人比其照片还要勾人数倍。
    她本就对司律一见钟情,近几个月满脑子都是他,魂牵梦绕,日也想夜也想的。
    这下脑子更晕乎乎了。
    她悄悄吞咽口水,痴痴地凝望司律。
    眼见司律准备绕过她。
    君安雅连忙道:“司律,我包养你吧!一个亿的包养费!”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