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男公关的白月光26

男公关的白月光26

    *
    时间过了很久。
    司律才不哭了。
    他就着埋首在阮卿卿肩颈的姿势,细细将他迷奸、乃至很早之前便猥亵她的事情说了。
    他强调一开始他只是偷偷抱着她的,他那时候被沉甸甸的重担,压迫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只有夜里抱着她。
    他才能继续撑着。
    然后就一点点的过分了。
    阮卿卿一直认认真真的听着。
    司律的描述颇有些轻描淡写。
    可阮卿卿脑海里,却开始闪现这些年两人间相处的画面。
    一个漂亮无比的小男孩护着一个平凡瘦弱的小女孩儿渐渐长大。
    无论是在孤儿院还是在外界,无论遭遇了什么,小男孩始终都把小女孩护的很好。
    小时候的小男孩还会因为小女孩儿发病哭嚎,自己只能干看着,无能为力做不了任何有效的举措而哭。
    因为小女孩发脾气凶他、说讨厌他而哭。
    成长后的少年、乃至于现在的青年,却从来都是将眼泪咽进肚子里的。
    哪怕是白月光心脏病突然变得严重,医院都险些下了病危通知。
    他也只是红着眼眶,一边安抚她,一边为了赚取庞大的治疗费而进了天上人间。
    他越来越坚强了。
    也越来越像男主。
    就连阮卿卿都被他的表象骗过去了。
    从不知道也从没想过他原来很脆弱。
    “我知道了。”
    司律说完后,阮卿卿平和道。
    她尝试着推开司律。
    成功了。
    与司律四目交视,阮卿卿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盛满了暖意。
    她浅浅勾起抹笑,慢条斯理道:“我知道了,而我的反应,你也正在看着的司律。”
    司律心中猛然一悸。
    就像被指甲轻轻挠了一下一样。
    明显哭过的他绝色美貌丝毫不减。
    他看着阮卿卿,缓缓伸出一只手抚摸阮卿卿脸颊,整个人已然恢复了正常。
    “没想过卿卿这么会。”
    略带些调侃意味儿的话,得到阮卿卿一个疑惑的眼神。
    司律莞尔。
    手随之贴在阮卿卿额上。
    “卿卿冷不冷。”
    “不冷。”
    司律也没感受到阮卿卿体温异常。
    他收回手,从地上起来后,又把阮卿卿拉了起来。
    阮卿卿见司律已经没事,便想回屋睡觉了。
    她本就是被系统从熟睡状态中强行唤醒的,神经紧绷时还不觉得,现在放松了困意加倍袭来。
    于是。
    阮卿卿便对司律说现在很晚了,让他不要再多想,早点休息。
    司律乖乖点头,她便又道了声晚安,回房了。
    然。
    还没等她重新睡着,她的房门就被拧开。
    黑暗中,床很快陷下去了一块,紧接着被褥被掀起,一个人影堂而皇之的睡了进来。
    还直接侧着身将一只手搭在了她腰上。
    阮卿卿:“……”
    阮卿卿默然片刻,伸手摸上了腰间那只手,与其十指交扣。
    男人的呼吸猛然急促了下。
    他暗哑着唤了声:“卿卿。”
    阮卿卿没说话。
    之后的司律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再开口,连呼吸都刻意放轻了些。
    在这种静谧而温暖的环境中。
    阮卿卿很快便沉沉睡过去了。
    这一夜无梦。
    第二天她醒来时已经是正午时分。
    方晓就坐在床边。
    他的表情很奇怪。
    见她醒了,他立刻凶狠地道:“阮卿卿,司律跟我说了你的真实本性,艹,我才不管你本性是个什么模样,又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呢,敢抛弃我、跟我分手的话,阮卿卿你死定了!死定了!”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