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男公关的白月光15

男公关的白月光15

    *
    这一睡就睡到了天黑。
    方晓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迷糊着从床头柜拿过手机接通。
    方晓本能的用另一只手捂住阮卿卿的一只耳朵,嗓音还带着刚睡醒的朦胧暗哑。
    “谁。”
    “……”
    “我。”手机那头的人沉默几秒,才清冷冷地说道:“我今天晚上会回去的比较晚,你们若是正在外面玩儿,记得十点之前送卿卿回家。”
    “是你啊。”
    方晓意识到自己拿的是阮卿卿的手机。
    他清醒了几分,懒洋洋地道:“外面天气不好,我跟姐姐今天一直在家呢,等下也没打算出去,司律,你还有事没,没事我就挂了。”
    回应他的。
    是司律率先挂断电话的声音。
    听着耳旁嘟嘟嘟的忙音,方晓彻底清醒了。
    他放下手机打开房间灯,眯了眯眼看向还在睡的阮卿卿。
    睡着的女孩儿好似变了一个人。
    她神情是安谧的。
    气息也十分柔和。
    方晓很喜欢这样的她,只单纯的看着便由心生出一阵阵爱意,恨不得将心掏出来奉献给她。
    指尖虚虚描绘女孩儿的面部轮廓,方晓本想叫醒阮卿卿的,毕竟睡得已经够久了。
    可现在他又舍不得了。
    于是乎。
    阮卿卿直到晚饭都被摆上餐桌了才被喊醒。
    “姐姐。”
    “好想在姐姐家留宿啊。”
    晚饭过后又磨蹭了两个多小时,方晓才依依不舍的提出要走。
    将脑袋搭在阮卿卿肩上喟叹着,方晓偏头轻轻蹭着阮卿卿的颊面,很快便感受到女孩儿在微微颤抖着。
    真是敏感啊。
    方晓神情晦涩了一瞬。
    “我、我也想阿晓留下啊。”
    阮卿卿依着人设娇声说道,两人你侬我侬了好一会儿,方晓才亲了口阮卿卿嘴角离开。
    而方晓走后。
    阮卿卿的神情便收敛了。
    她掏出方晓给她的那块玉佛,放在手心静静看着沉思。
    灯光下,这块玉的光泽更为莹润有质地,一看就价值不菲。
    方晓他怎么?
    正在阮卿卿想着一个靠卖唱为生的少年,怎么会有这种玉石时,天上人间,一个隐蔽的、用指纹开关的休息室。
    司律正熟练的为自己上药处理伤口。
    因着今天受伤的地方是在左肩。
    此时司律上半身是裸着的。
    与其绝色无暇的面孔相比,司律裸露出来的地方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痕。
    这些伤痕有新有旧,有深有浅,有刀痕有枪伤,等等,甚至他的背部还有一大片被烈火灼烧过的痕迹。
    这些伤痕有的看着没什么。
    有的则看起来又狰狞又丑陋,吓人的紧,与他的容貌完全是两个极端,乍一看会觉得很恶心很恐怖。
    “真丑。”
    对着镜子,面无表情、仿佛痛觉失灵一样地处理好伤口后。
    司律看着镜中自己身上的各种疤痕,自我厌弃道。
    真的好丑。
    丑到了极致。
    不过跟他这个烂人还挺配的。
    司律嘲讽似的,冷漠地扯了扯嘴角。
    穿上衣服,将医药箱归置好走出休息室,没走几步,迎面便过来一个穿着粉色西装的妖媚男子。
    男子看着司律未语先笑。
    他的笑容很好看,如同盛开的百合花一样,刹那间都为周围的环境增色不少。
    “巧了司律,我就来找你呢。”
    “那个漂亮有钱的富婆又来了,点名要见你呢,都已经开价五千万了,经理激动的都要晕了,特意让我来找你当说客呢。”
    司律:“……”
    司律停在原地,好看的眉微微皱着。
    但只一瞬间,他的神色就又恢复了极致的冷漠。
    他面无表情道:“我要回家了。”
    说完没再看秦彦。
    直接越过他走了。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