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校霸白月光36

校霸白月光36

    *
    刚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祈澜自然不舍得跟阮卿卿分开。
    不仅是此时此刻不舍。
    他想,他以后都不会在违心地舍得了。
    于是…
    “跟我回公寓吧,谈恋爱的两人是要住在一起的。”
    弯下腰,额头抵着阮卿卿的额头,祈澜不知何时已然掌握了撒娇、幽怨这两个技能。
    彼此呼吸离得很近。
    阮卿卿沉思一会儿,同意了。
    不过,“我要回家拿一些东西。”
    祈澜自然忙点头。
    去阮家的一路上,祈澜在后车座上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着阮卿卿、靠在阮卿卿身上。
    而回到公寓后他依旧如此。
    两人几乎寸步不离,仿佛连体婴一样。
    阮卿卿:“……”
    卧室里的书桌前,阮卿卿静静看着他,面无表情道:“离要睡觉还有一点时间,我要做两道大题。”
    很快就要高考了。
    祈澜自然分得清轻重。
    他也知道这段时间阮卿卿一直很用功的在学习,而且他也打听到了她想要报考的学校。
    讪讪不舍地松开了阮卿卿,祈澜转动了一下脑子,突然眼睛亮亮地说:“要我教你吗?!”
    他都会的!
    阮卿卿沉默了一下,摇头:“不用。”
    祈澜顿时失落。
    脑袋都耷拉了。
    站在书桌旁看阮卿卿认真专心的做题,好一会儿,祈澜发觉真没他的用武之地。
    她会写的。
    不用他教。
    猫猫叹气.jpg
    揉揉太阳穴去洗漱洗了澡,祈澜速度很快,穿着睡袍出来看到阮卿卿还在时,他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趴在床上炯炯有神地看着书桌前的女孩儿,祈澜就这么直勾勾地看,不玩手机,也不觉得无聊。
    反而越看越快乐幸福的样子。
    屋子里静悄悄的。
    笔尖在纸张上摩挲的声音有些明显。
    伴着这轻微沙沙的声音,祈澜将下巴搁在相互交迭的手背上,享受地眯了眯眼。
    最近一直混乱至极的大脑逐渐变得清明。
    祈澜眼睛越来越亮。
    他本就聪明,感知力也非常敏锐。
    就像他在两人初初交往期间,很快感知到阮卿卿实际上一点也不喜欢他,甚至还抵触膈应他,为此痛苦不堪反复自虐一样。
    回忆两人今夜的一幕幕,他感知到了…
    阮卿卿她…
    好像已经把他纳入了她的世界。
    她不再无视他!
    真正看到了他!
    也不是想要重新戏弄他!
    反而真像她自己说的,她想补偿他,在学着谈恋爱,态度还很端正!
    真是…
    忍不住卷着被子在床上来回打滚,以此来宣泄内心的激荡。
    等发现阮卿卿已经收好卷子,侧身安静地看着他,仙气飘飘的脸上隐隐带着一丝无言。
    祈澜当即停下了打滚的动作,尽量心平气和,故作无事发生的对阮卿卿说:“题做好了?快去洗澡然后睡觉吧!”
    等阮卿卿洗完澡上了床。
    祈澜已经是忘记尴尬了。
    他主动朝阮卿卿依偎过去,长臂一伸,搂住了阮卿卿的腰肢。
    两人同盖一个夏被。
    他亲昵的用鼻尖蹭着阮卿卿下颚、肩颈,低低呢喃:“阮卿卿…”
    “……”
    “好喜欢你。”
    “……”
    “我有话想跟你说。”
    缓慢而坚定地将他对她的心意,将他从来没有沾过别的花惹过别的草,将他本该在两人交往初期就要把这些告诉她、结果却发现了她对他的真实情感、实在生气伤心便沉默了的事,一字字的轻声说了出来。
    末了,他缱绻啄了下阮卿卿耳垂,沙哑道。
    “阮卿卿,我真的好喜欢你。”
    “别负我,我会死的。”
    壁灯下。
    少年凌乱碎发下,眸若点漆。
    含着似海的深情与执拗。
    他炙热的体温传递到她身上,阮卿卿好奇的伸手拨了下他长到犯规的黑睫,轻轻“嗯”了一声。
    …
    时间滴滴答答。
    已是至暗时刻。
    阮卿卿睡得很香,祈澜却精神奕奕的根本睡不着。
    又过了一会儿,一直痴汉一样盯着阮卿卿的祈澜实在没忍住,凑到阮卿卿耳朵嘀嘀咕咕。
    “宝、宝宝。”
    “我睡不着,我们来亲亲吧!”
    “不做,就只是单纯的亲亲,不会让你疲惫,消耗你精力,让你明天没法专心学习的。”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说完,他便迫不及待亲了下阮卿卿的嘴角,两人面对面侧躺着。
    随后单纯唇贴唇、浅啄、摩挲、探进口腔…
    舌头交缠、热吻、深吻…
    祈澜很用心的,花式吻自己的心尖尖。
    他在情事上特别有天赋,这点倒是跟原剧情里的男主很相像,阮卿卿本来在深眠,被祈澜中途吻醒了。
    却依旧昏昏沉沉的,眼睛都睁不开。
    她被动承受着祈澜的吻。
    眉头不适地微微隆起。
    而见阮卿卿虽然不怎么适应,但却没有流露出厌恶膈应抵触等他熟悉到想要咬牙发疯的情绪。
    祈澜心如擂鼓,吻的更缠绵含情了。
    直到阮卿卿发出一声泣音。
    祈澜才如梦惊醒。
    他看着被他吻得面色绯红,神情难耐,明显承受过度,情动了的阮卿卿,自我谴责了一下。
    随之边弯眸笑着边道歉。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宝宝是不是想要了,不难受啊,我这就给你。”
    祈澜很了解阮卿卿的身子,它敏感得很,容易情动,也容易满足。
    钻进被子分开阮卿卿的双腿,祈澜将阮卿卿已然微微湿润的内裤脱下,凑上前吻了上去。
    很困倦,却因着祈澜一直在半睡半醒间挣扎徘徊的阮卿卿:“……!!!”
    …
    圣高的人发现。
    阮校花跟祈校霸两人又和好了。
    而且祈校霸在阮校花面前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黏糊鬼、撒娇鬼,还是爱吃醋鬼!
    幼稚地就像一个孩子。
    而且校霸竟然还公开表示,他从来都只跟阮校花结合过,过往的流言他懒得计较,但以后…
    谁在胡乱编造那些,关于他的子虚乌有的事,自己掂量掂量。
    数天后,下午。
    考场外。
    已经考完了最后一场的阮卿卿,隔着茫茫人流与站在花坛上,一脸灿笑的帅气少年相望。
    数秒后,祈澜跳下花坛走向了她。
    阮卿卿也抬脚朝他走去。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