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脱笼而出(逆调教NPH) 8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8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装潢高雅、家电齐全堪比高级公寓的VIP病房里,陆云熙躺在陪护的单人床上,睡得不是很踏实,医院的空气里总是飘浮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让他有点不习惯,但到底折腾了半个晚上,他实在是累了,眼皮子黏上就不想睁开。

    直到露在薄被外的手指上传来一阵阵轻软濡湿的奇怪触感,像是什么小动物的舌头在舔着他的手指——动物?

    陆云熙猛然惊醒。

    借着窗外映照进来的微弱光亮,他看到了床边的一团黑影,那熟悉的轮廓让他无奈地叹气,把手指从女人柔软的唇舌之间抽回来,揉了揉她长发凌乱的小脑袋,疲倦的俊脸上努力露出温和的微笑,“宁宁,大半夜的怎么不睡?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丁宁宁张口叼住他手腕上的衬衣袖口,轻轻拉扯了一下,喉咙间发出“汪呜”的闷哼。

    陆云熙只好坐起来,“啪”的一下亮起了灯,想要搞清楚丁宁宁想要做什么,然后发现她赤裸裸地跪在床边,身上的衣服全落在自己的病床上,手背上的点滴软针也拔掉了,瞧吊瓶里的液体还有小半瓶,他有些不高兴了,手指掐住她的脸颊捏了捏:“又不穿衣服,着凉感冒怎么办?还把针拔掉了?不听话!身体还没好想干什么呢?”

    丁宁宁咬着他袖口的一角又扯了扯,琥珀色的眼眸仰视着他,似乎充满了哀求的神色。

    陆云熙顿时心软了,也不忍再呵责她,认真想了想,问道:“要我跟你走?”

    “汪!”丁宁宁松开了口中的布料,发出一声高兴的叫声,然后四肢着地的跪爬起来,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那浑圆饱满的小臀瓣一扭一扭的,腿心处湿漉漉的艳红色诱人至极,身上挂着的三个小铃铛随着她的爬动一晃一晃的,发出串串悦耳的铃声。

    陆云熙跟着她的身后看着,听着,心疼如绞,却又没能忍住自己纯男性的生理反应,腿间本来沉睡的欲望在迅速的发热膨胀,蠢蠢欲动。

    忍?不忍?内心在剧烈地挣扎着,他露出无奈的苦笑。即使再不愿意亵渎她,但面对这种无意识、不经意的诱惑,他真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做正人君子多久。

    毕竟他是个男人,性功能非常正常的男人。

    丁宁宁把陆云熙带到了卫浴间,跪在冰凉的防滑瓷砖上,仰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看着他。

    陆云熙瞧瞧卫浴间,又瞧瞧跪在地上的瘦弱人儿,试探着问道:“你想洗澡?”

    丁宁宁还是看着他。

    然后陆云熙知道她想做什么了,“你是想上厕所?”想上就上啊,干嘛还叫他?多尴尬啊……

    丁宁宁听到他的话,又“汪”了一声。

    陆云熙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那你上吧,我出去……”等你。

    话音未落,就见丁宁宁像撒尿的母狗那样抬起一条腿抵在卫浴间的墙壁上,一道灯光下亮晶晶的水线瞬间从她腿间喷射而出,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汇聚成一滩淡黄色的水迹,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骚味。

    她的脸上也露出一股轻松愉快、像是终于得到了解脱的情绪。

    陆云熙整个人都震惊了。

    艹!

    第一次明白感受到,原来女神也是人,也是会吃喝拉撒的。

    仔细想想,好像见到丁宁宁以后,她一直都没有去过厕所解决生理问题,所以——她一直都在忍着?直到吊水以后,实在忍不下去了,才叫醒他来上厕所?

    为什么一定要他陪着——对了,母狗是必须得到主人的允许,才可以排泄的。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竟是连排泄的自由都没有吗?

    陆云熙怔怔地看着她,差点又落下泪来。

    到底,她曾经的日子,过得有多艰难、多受罪、多没尊严呢?

    然而,跪在地上的女人对他的情绪一无所知,只是安安静静、一脸乖巧地看着他。

    陆云熙也看着她,努力牵动唇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宁宁,要洗澡吗?洗干净了,会睡得舒服一点。”

    他知道她不会回答,也不会抗拒他对她做任何事,而他只想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全都送给她。

    挽起衬衫的袖子,他打开淋浴的花洒,试了试水温,确定合适了才让水流落在她的身上。

    洗澡用的一次性海绵挤上沐浴乳揉起丰富的泡沫,他轻柔地刷在她的身上,一寸寸的,认真地清洁着她的身体,目光清明,心无旁骛,温柔得仿佛在对待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贵宝物。

    热水一点点地冲干净她身上的泡沫,手指轻轻揉过她嫩红的乳尖,指尖下压抑的颤抖和乳上铃铛的脆响让他知道她的身体到底有多敏感,他看着她脸上渐渐涌起的潮红,微微一笑:“宁宁,想要了吗?”

    丁宁宁微微张唇,口中只能发出低低的喘息和呜咽。

    陆云熙温柔地吻上她的唇,“乖,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修长的手指摸上她腿心因为阴环而被迫一直肿胀凸起的小花核,技巧性的揉捏把玩着,时重时轻的力道将她的心神完全掌控住,闭着眼睛露出迷离沉醉的神色,没过多久,就发出一声清脆的娇喘“啊!”在他手中泄了出来。

    艳红熟烂的肉穴春潮汹涌。

    丁宁宁四肢发软,险些连跪都跪不住,直接趴到地上去。

    陆云熙没有继续下去,扶着女人虚软的身体,用热水将她腿间那些粘腻淫液冲洗干净以后,扯过浴巾包裹起来,轻轻放在洗水台上,拿起电吹风慢慢吹干她被沾湿的头发。

    回到病床上,他从床边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一条新的病号罩裙给她穿上,才按铃叫来值班护士重新打好点滴。

    “不准再拔针了,不然打你屁股。”陆云熙掐住她的脸颊轻轻捏了捏,毫无威胁力度的警告。

    丁宁宁乖乖巧巧地看着他,张嘴应答似的“汪”了一声。

    陆云熙心里酸酸的,想着明天就找文轩哥介绍个靠谱的精神科医生给她瞧瞧,希望能将她治好吧。

    脱下身上帮她洗澡时被打湿的衬衫和长裤扔到旁边的陪护床上,陆云熙抱住她细细的腰肢跟她挤在同一张床上,腿间未得到满足的欲龙依然鼓鼓胀胀的一大团,将内裤撑起一个小帐篷。

    但他现在一点心思都没有。

    手掌覆上她的眼睛,他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乖乖睡觉,不许乱动。”

    她便乖巧地偎依在他的胸前,静静地闭上眼睛睡觉了。

    陆云熙听着她细细的呼吸声,也渐渐扔开那些纷乱的思绪,慢慢沉入梦乡。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帮妈妈配种记TXT翁媳乱情我的极品老婆唐朝风韵TXT美人劫TXT美妻拷问记TXT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