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贪心(简体版/1v1) 怀孕二十八周

怀孕二十八周

    返乡的宋明很快就发消息过来,敲定好韩家人上门拜访的时间,在那之前,宋熙还要回诊产检一趟。

    宋熙淡然,却也不是不怕,回诊这日起得太早,一併惊醒了枕边人。

    “唔……”韩凤往牆上的挂钟瞧了一眼,随即搭上宋熙的肩头,睡一晚的嗓子沙哑,安抚地道:“还早,再陪我睡一会儿。”

    “好。”宋熙说,仍是睁眼,盯着韩凤睡时放鬆的神情。

    秒针滴滴答答,日子太琐碎、太片断,等回过神来,这男人已经进驻她的天地。

    她突然想到爷爷奶奶那辈、甚至是再更早远时代的夫妻,很多都是媒妁之言,然后慢慢从过日子裡培养感情,或许那已经不是爱不爱情那样漂淼的东西,而是婚约的誓言、互相扶持下的依靠,反而更坚定,因为能求的太少,才会好好珍惜身边人。

    当她还猜不透自己对韩凤真正的感情,颤抖的指尖已经碰触上他的眉,缓缓延着眉骨而下。

    豆芽若像他,肯定是好看的吧。

    “嗯?”韩凤抓住宋熙逗弄的指头,掀开眼帘,睫毛搧动,明明是个男人,反之有股慵懒媚惑的恣态,偏偏还不讨人厌,勾得人心难耐。

    痒痒的。

    宋熙尝试动动被韩凤揪在手裡的食指,却一动也不能动,看来男人是真的醒了。

    “睡不着?”

    “嗯。”

    韩凤深潭双眸忽然发亮,如夜空星子,闪烁灼人。

    下一刻,韩凤已经翻身而上,笼罩她的身,如同往后就是她的天她的地。

    “豆芽继续睡,爸爸先拉着妈妈做点晨操。”韩凤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对宋熙肚裡的孩子说,还是跟孩子的妈说,听在宋熙的耳裡就是骚话。

    晨操……操她?

    宋熙抬眼睇视,半瞪半无奈。

    韩凤心思早偏了,于是宋熙这一瞪便是娇波生姿,打情骂俏的滋味。

    云雨巫山,说来就来。

    韩凤知道了宋熙介意盥洗前的接吻,于是扑向她纤细脖颈,啃啃咬咬,如游戏般胡闹,逗得怀裡的她笑着,振动他的胸膛,鼓舞情慾的推手。

    他大手一捞,将她的睡裙撩高,一对雪白乳房弹出。

    他也低沉沉地笑了,他喜欢她不爱穿胸罩的习惯。

    她闭上眼,接受他的毒,沉沦于热海裡。

    属于他嘴裡的溼热包复她胸前的软柔,乳尖遍佈的神经在尖叫,喜欢灵活舌头的搔扰,搅和一池春水,下意识地,她挺了挺胸,他随之朝她渐硬的乳头轻咬一下,她娇贵的身子一颤,撞到他晨起蓬勃的大肉棒,两人一同低呼。

    “迫不及待做晨操?”

    韩凤很坏,问着的同时,两指推开她饱满花穴的两片肥肉,在上边滑动,媳妇只是一点溼润,还不适合操。

    重新低头,将乳尖含回嘴裡,想着往后这裡是喂母乳的工具,真不知嚐起的滋味会是如何,然后便是细细品嚐起来,如孩子般的吸吮,没有乳汁,只有宋熙体内快速流动的血液,胸脯在韩凤的手裡嘴裡更加涨大。

    宋熙微微呻吟,双手搭在韩凤肩头上,将头向后仰,供起的腰身,子宫忽地一阵小小的收缩,流出的暖流爱液打溼韩凤磨蹭在她穴口的饱满龟头。

    性器的顶端被磨得晶晶亮亮,如一头火龙,慾火焚身。

    韩凤神圣地在宋熙突起的肚皮印上一吻,才小心翼翼将她移到床边,自己则是下床,做一个主导者。

    他一手握住她纤细足裸,一手扶着跨下男根,缓缓将它推进温暖紧窒的肉穴裡。

    “唔……”宋熙轻吟。知道韩凤不会伤了她与豆芽,只是难免紧张。

    “宝贝,乖,放轻鬆。”韩凤被她夹紧了,磨了磨后牙,大掌拍着她的大腿肉,可不行这会儿就射了。

    两人都难受,偏偏两人皆贪这口,没人喊停。

    韩凤两手抚娑宋熙大腿外侧,安抚她,带领她,要她跟着自己的节奏。

    肉棒抽插极缓,但角度极好,渐渐都感觉到磨擦热度的增高,肉壁酥麻,肉棒酥爽,而后再加快速度,戳到穴底花蕾,好似好多小口吸吮大肉棒,韩凤微微眯眼,那视线就见白花花的女体在身下荡漾。

    丰伟的乳房晃着、床垫摇着、腰身前后摆动,穴壁紧缩依附,他插她,她咬他。

    牙一咬,低沉怒吼,喜欢、喜欢的很,浓稠乳白精液灌进小穴,一阵一阵高潮淹沫彼此。

    韩凤扶着宋熙进浴室冲澡,跨下肉棒在她一双柔荑裡再次甦醒。

    宋熙好笑地仰头瞅着他。

    他摇了摇头,知道她身子沉重,还是有节制的,不敢再要第二回。

    知道男人贴心,宋熙明白礼尚往来,任谁都想偶尔被宠着的,便是坐在浴缸上,低头张嘴,含住洗淨的性器,灵活丁香在圆滑顶端上打转滑动。

    “别……”韩凤倒抽口气,制止着,“妳会累。”

    宋熙抬眼,嘴裡还吃着肉棒,水汪汪地盯着韩凤,无辜娇软,不推倒真不是男人。

    韩凤心裡骂了声操,晨操晨操,不操白不操。

    索性五指姑娘抓着肉棒根部,前后摆动腰身,将宋熙小嘴当小穴又抽又插,压在根部上的指头没閒着,加快撸动,果然不用太长时间,一股闷肿喷发感觉冲上脑门,不想射的宋熙一口,急急忙忙拔出,正巧宋熙的牙齿刮搔肉棒皮肤,痛感併着快感,下一秒便是稍稍透白体液射上宋熙乳房、圆肚。

    晨操正式结束,时间还早,韩凤哄着宋熙睡下。

    “还睡不着?再操一回?”

    “我紧张。”

    韩凤拉过宋熙柔软如无骨的小手,在手上把玩着,片刻后才道:“别担心,豆芽会很好的,而无论他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会得到最大的宠爱。”

    宋熙啧了一声,睨了韩凤一眼,“你知道我在想什麽?还拉我做什麽晨操!”

    “让妳分分心,何况运动有益身心。”韩凤的笑声低低的,却让宋熙听了心情很好。

    “韩凤。”

    “嗯?”

    “你呢?觉得豆芽是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我在梦中见着妳牵着一个穿着吊带裙的小女孩朝我走来。”

    “真的?”宋熙抽回手,稍稍转身,想从韩凤眼底找出他几分认真。

    ”真的,只是毕竟是梦,没跟妳说而已。”韩凤也转身,探出的手臂在宋熙的背上温柔轻拍,“睡吧,说不准妳等等也梦到了。”

    其实梦没梦到都不重要了,反正孩子就在她肚子裡,再过一段时日就会见上面了。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