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炙岛[校园H 1V1] chap.14【捉虫】

chap.14【捉虫】

    陆煜洲房间的床单布料是棉质的,全灰色的。

    全身赤裸着躺在上面触感也很好,她抓着枕头的一角,高潮带来的快感是直抵身体深处的,源于无从考究的情感,作用于无法细述的感官。

    一场烟花燃尽后,只剩下刺鼻的硝烟味。

    小腹滑过一丝暖意,小腹的坠痛感随着高潮的欢愉感接踵而至。

    陆煜洲还没有抽身离开,压着姜禾吻了一会儿,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起身望着她才看见她抓着枕头,蹙着眉。

    姜禾推着他,想要起身。

    “怎么了?”

    陆煜洲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白色的精液带着血丝从穴口流出。

    他愣了几秒,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你例假来了?”

    姜禾来不及穿拖鞋,疼痛感慢慢在自己的小腹聚集,血混着精液顺着她的大腿向下流。陆煜洲一把将她抱到厕所的淋浴间,调节好水温,简单的给他们两个人冲了个澡。

    姜禾上学的时候没想到要来找他,带的卫生巾正好够她回家,结果最后一张已经脏了。

    冲过澡,她裹着陆煜洲的浴巾坐在马桶上。

    后者出去穿好了衣服,从衣柜里找出一件长袖的上衣。陆煜洲将浴巾从姜禾身上拿起来,将衣服的领口套过她的脑袋,扯着她纤瘦的手臂穿过袖子。

    陆煜洲:“止痛药要吗?”

    姜禾点了点头,有就最好。

    陆煜洲找来了药箱却发现自己只备了胃药和感冒药。

    拿起玄关上的钥匙出了门,这时候不得不感谢药品行业的暴利导致药店的泛滥。天色已晚,小区里的路灯都亮了许久,他就近在小区门口的药店买了止痛药。

    路过门口的超市,犹豫了两秒给姜禾打去了电话却没有人接,想是她扔在他卧室里了。

    超市的自动门打开,他带上卫衣的帽子,走到女性用品的货架前。看着货架上满满一面架子的卫生巾却不知道要怎么选。

    周围路过的人投来的目光烦的他在心里骂了一句。

    从卫衣口袋里重新拿出手机,翻着通讯录。

    电话没响几下就通了,接电话的是个女生,只是现在气息有些不稳:“喂,陆公子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要约吗?可我现在不太方便。”

    说完,又听她对着别人说了一句:先别动,我打电话呢。

    陆煜洲组织着语言,有些尴尬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我想请教你一件事,要怎么选卫生巾。”

    电话那头一愣,随即笑出了声:“没想到啊。行吧,我短信发你具体的内容,你拿着短信去找超市工作人员叫她们帮你拿。”

    电话挂掉后,没一会儿陆煜洲就收到了短信。

    他还没找到工作人员,手机又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遇见真爱了啊?居然屈尊降贵去买卫生巾?是谁啊?】

    这条短信当然没有收到陆煜洲的回复。

    工作人员提着购物篮将短信上的商品选好后,递给了陆煜洲,又推荐起了其他东西:“是不是女朋友来例假了啊?再给她买两包红糖,回去泡红糖水给她喝。效果也好。”

    “谢谢。”他听罢又去买了两包红糖。

    收银台的女生看着一篮子的女性用品,好奇的打量着来结账的人,他低着头,想将面貌隐藏在帽檐下。

    陆煜洲是这里的常客,对方一眼就认了他。

    结完账,走人。

    收银台的女生得空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好友发短信:嘤嘤嘤,总是来店里的那个帅哥有女朋友,他都来买卫生巾了。

    好友回复:没准是给妹妹妈妈买的呢,又不是买避孕套。

    也是,收起手机,继续认真上班。

    姜禾听见了开门声,没一会儿厕所的门被打开。

    一个购物袋放在她脚边。

    里面是卫生巾,日用夜用的都有。

    还有一盒一次性内裤。

    她在厕所收拾好自己,走进卧室,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温水和一盒止痛药。

    她吃下药后,将冰冷的身体塞进被窝里,多年痛经的经验告诉她,只要睡着了就好了。好不容易培养去一些睡意,有人喊了她,递过来一杯红糖水。

    陆煜洲喊醒了她:“喝了再睡。”

    她还蜷缩在被窝里,睁开眼睛看着他手里那杯还冒着热气的红糖水,真想告诉他红糖水还不如一杯普通白开水,说有用的多半是无稽之谈,至少她的疼痛指数只在止痛药面前屈服。

    从床上坐起来,她却乖乖的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半。

    她睡得早,陆煜洲怕吵到她在客厅看了一会看球赛,突然想到什么,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翻出苏越的好友。

    【我和姜禾,明天不去,别录入系统。】

    可能是今天没有活动,苏越回复的很快。

    【靠,主席你这算是以权谋私?】

    陆煜洲没回复他,但是这不影响苏越给他连发好几条消息。

    【你真他妈喜欢上姜禾了?】

    【你这是真喜欢还是单纯的想跟她睡。你要分清楚。】

    【不过你要真喜欢上了,作为兄弟我肯定还是要恭喜你的啦。】

    【我看上次酒吧里和弟妹玩的那群人有几个女生长得不错,你要不让弟妹给我牵牵线?】

    【阿洲你倒是回我啊。】

    【陆煜洲!】

    【你再不回我,我就不给你批请假。】

    然而,威胁对陆煜洲向来没用,他掐灭了烟,电视里自己支持的球队也赢了。手机也么有再响过,看来苏越是放弃了。

    可脑袋里却浮现去苏越的问题。

    他喜欢姜禾吗?

    他觉得有关于‘喜欢’的问题,答案向来最难解。

    可,陆煜洲知道,至少现在拥有着,有时候短暂一瞥,不一定就比一生相守遗憾。母亲说他的性子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他像是容易满足又像是少年老成看透很多东西。

    从女朋友到妻子,再到一生相守,这些词背后付出的代价不小,不是一个‘喜欢’可以轻易承载的。但至少现在姜禾构成了目前生活的大部分快乐,何必庸人自扰着那些‘留不住’。

    抽了几根烟,带着一身的烟味进了有姜禾的被窝。

    姜禾被他吵醒,翻个身本想往他怀里靠,却闻见他身上的烟味,有些嫌弃:“难闻,你重新去洗个澡。”

    她说完,自己还愣了一会儿,想着陆煜洲多半是不肯,他却起身的很干脆,从衣柜里重新找了套睡衣,进了卫生间。

    耳边传来水声,窝在被窝里的姜禾听着不知怎么就扬起了嘴巴。

    拖更一时爽,一直拖一直爽!

    ps:你们想看一直甜甜的呢?还是俗套的闹分手后在社会里久别重逢???


同类推荐: 阴夫,请指教奶油味暗恋黑色烟火四九城小人物史完结当男友出轨之后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撒旦危情Ⅰ休掉撒旦总裁(完整版)春潮与凉风+榴花怨东风(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