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Tough Love (后爹的茶话会) 音乐之家(9)

音乐之家(9)

    付迦越是在一场爵士音乐交流会上再次看见韦澈的。

    这种交流会也是上流阶层的家长们出资举办,请知名的音乐家、学者来跟孩子一起交流,非内部邀请不能参加。受邀的嘉宾收取的费用,不是一般的家庭能负担起的。

    他问过陆凝想不想去,陆凝说晚上学校有活动,她要准备。这个活动她是和他早就提起过的,一场高二辞旧晚会。

    付迦越觉得也没什么。这种交流会,最终也会沦为各位权贵家长的花式炫耀大赛及社交场合,真正有机会交流音乐干货的时间并不多。作为音乐家和学者,他们渐渐也找到了套路,有所保留地谈谈,最重要的是给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推销自己的课程。

    看见韦澈的时候,他和他的母亲在一起,正拉着吴教授问英国利兹钢琴比赛的事情。

    交流会人也不少,付迦越刚也被一群家长围着脱不开身,这会刚喘口气。

    韦澈背对着付迦越,并没有注意到他。

    韦澈的母亲据说也是出身高官家庭,在大学任个闲职,一心相夫教子。发髻挽得干净利落,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

    “小澈的水平,可能参加利兹还是差点意思。不如先试试新加坡的钢琴大赛吧。另外,如果不是想走音乐专业这条路,其实没必要参加那么多过高水准的比赛。”

    “老师您说得对。”   韦澈的母亲笑吟吟地说,“可是我们小澈都学到这个程度了,因为升学就这么放下,也挺可惜的,您说是不是?我经常跟他说,人啊,做什么事情都要投入,要有一个结果,不然宁可不去做。”

    “那,要不今年还是先报新加坡的名。等明年我再看一看,能不能给他推荐一些更高水准的钢琴比赛。”

    韦澈始终低着头,显得有点不耐。付迦越觉得有点能够理解他。

    “行,吴教授,那就不麻烦你了哦。我们小澈晚上还有学校活动要参加,就先走了。”

    韦澈抬头:“妈,我和李思羽他们几个一起走,不坐你的车了。我想骑车。”

    另几个在打击乐区的男生走过来,一看也是在家长身边呆得实在憋闷。

    “阿姨,您就放心吧。我妈刚还说要请您一起喝下午茶呢,我们得先回学校准备了。”

    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地往外走。都是长相好,能力出众,家境优越的男孩子,走在一起的确是养眼。

    付迦越突然听见,一句话从门外隐隐约约传来:“韦澈,你跟哥几个说实话,是不是把上了你们班那个陆凝?”

    付迦越走出去,看见几个男孩正在外面聊天。几辆高级的自行车靠在一边。

    他们手里都夹着烟。韦澈吸一口:“也不算吧。”

    “得了,这几天你们天天自习课都在一起排练,别怪我不知道。你小子脚踏两条船啊。国外一个国内一个。”

    “你少来。陈潇是我家安排给我的,我可没承认过。”

    “你跟我们装逼装得挺好,到时候你家老爷子一声令下,你还不得乖乖地去美国娶她。”

    “你能不跟我提这茬吗,烦死了。”   韦澈蹬上车,“我还要去陆凝家接她呢。我先走了。”

    付迦越回到沙龙里,拿了东西,去地库开车。

    沙龙离他家并不远。但他没着急回家,而是停在街道拐角。

    过了一会儿,韦澈蹬着车出现在他家门口。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几分钟之后陆凝背着书包小跑出来。

    他们说了几句,陆凝踮起脚尖,

    在韦澈的脸上亲了一口。

    之后,她坐上韦澈的自行车后座,搂住他的腰。韦澈朝另一个方向骑走。

    付迦越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然后开回家,上楼,提了一只不大的包放在车上,朝陆凝的学校开去。

    陆凝的学校礼堂已经布置好,舞台布景都是学生们自己搭的。

    后台,准备出节目的同学正在紧张排练。有在一边吊嗓子,有小乐队的吉他手疯狂扫弦,出舞蹈节目的女生在最后过几遍舞步,闹哄哄的。

    化妆间和更衣室早就挤满了人,女孩子们忙忙碌碌,桌上头饰、服装、化妆品摊得到处都是。

    韦澈和陆凝来到后台,陆凝看着那乱糟糟一团直皱眉。

    “我带你去个没人的地方换衣服化妆吧。”韦澈说。

    陆凝点头:“好。”

    韦澈带她去了学校的体育器材室。

    “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因为我们每周末都要过来打篮球,跟老师熟了,他就把钥匙借给我们了。”韦澈耸耸肩,“反正我们也不可能偷学校的这些破设备。”

    陆凝笑了:“那你能不能帮我把门关一下。不许偷看。”

    韦澈去关门,岂料门被一只手从外面推开了。

    “凝凝。”

    付迦越站在外面。

    韦澈愣了:“付教授?”

    付迦越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陆凝正从书包里拿衣服,转身看见付迦越:“付……爸爸?”

    韦澈怕引起误会,向付迦越解释:“付教授,陆凝晚上和我一起出节目,化妆间人太多了,我就带她过来化妆做准备。”

    付迦越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看向陆凝:“我把车开过来了,到车上换衣服化妆吧。器材室里都是灰,也不太方便。”

    虽然他的语气很平和,但陆凝还是感到了一阵无形的压力。

    她对韦澈说:“那我先去换一下衣服,等下去后台找你。”

    韦澈点点头:“好。”

    陆凝拿起书包,跟付迦越一起走出器材室。

    付迦越个子很高,陆凝走在他旁边,再加上不太敢看他,更觉得压抑。

    他淡淡地说:“我看见你没带琴,还以为你忘了,我把琴也给你送过来了。”

    “不……其实不用,学校是有乐器的,就没必要从自己家带。”陆凝小声解释。

    “是吗。看来是我多虑了。”

    他们走到停车场。付迦越打开后面的车门,让陆凝上车。

    陆凝坐进后排。她没想到的是,付迦越也上了车,坐在她旁边。

    他看着她:“换衣服吧。”

    陆凝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她把书包抱在怀里,像是掩饰着什么似的:“付……   对不起,你可不可以下去,不要看我,我自己换。”

    “不要看你?你刚才不是也准备当着韦澈的面换衣服吗。   他可以看,我不能看是吗。”   付迦越说。

    “我……我没有……”   陆凝嗫嚅着。

    “换啊。再不换你该来不及了。”付迦越催她。

    “不……我不……”

    “你想让我帮你换?”

    一只手伸向她的胸口,解开了她衬衣上的纽扣。

    陆凝想躲,却被他扳住肩膀。

    “不要动。”   他把一溜扣子都解开,她里面穿着粉色内衣,露着一半白嫩饱满的胸。

    陆凝用手臂环抱住自己,想尽量遮挡一下,太羞耻了。她低着头,头发垂下来,挡住通红的脸。

    付迦越一手把她的头发往后撩了撩,温和地问:“韦澈说你和他要一起出节目?   准备的是什么曲子?说给我听听。”

    陆凝咬着嘴唇,挤出蚊子哼哼似的一句:“巴赫的……G大调无伴奏……”

    “哦。G大调无伴奏啊。”   付迦越把她的衬衣脱掉,手伸到她背后解开她的内衣,肩带从她的胳膊上滑落,光裸的上半身便暴露在空气中。

    陆凝的声音带了些哭腔:“求你……别在这里……会被人看见……”

    付迦越环顾一下四周:“怎么就会被看见?   车子贴了颜色这么深的膜,外面看不见的。”

    他拉开陆凝的书包,拿出里面的演出服递给她:“换上。”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帮妈妈配种记TXT翁媳乱情我的极品老婆唐朝风韵TXT美人劫TXT美妻拷问记TXT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