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无疾(骨科H) 替嫁07.雷霆

替嫁07.雷霆

    温泉水润透过四肢百骸,沈云霆舀了一掌心的泉水,从皇后光滑细腻的肩膀缓缓倾斜淋下。巴掌大的小脸犹沾着泪珠儿,鸦睫轻颤,一幅娇娇颜惹人怜。

    “不怕了嗯?”

    “嗯~”

    皇后埋首在他胸口轻蹭依偎,比那猫儿还乖上几分。大掌顺着她乌黑长发,抚摸着玲珑有致的娇躯,一腔柔水漾起他心头涟漪。

    大婚第二日夜晚,亦是雷雨夜,磅礴大雨倾盆而下,昏沉沉的云压着枝头,惊雷撕开黑夜的浓重,劈开层层阴霾,张牙舞爪叫嚣着。

    椒房殿的暗卫跪在案前,事无巨细的道来殿内事宜。

    “她仍是不吃?朕要你们何用?灌都得给朕灌进去!废物,一群废物!”沈云霆阴沉着俊脸,执笔的手背紧绷,心下燃着熊熊烈火,龙威的逼压令暗卫都不免冒了汗珠。整个御书房寂静无声,扛不住的小太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沈云霆怒而掷笔,上好的墨玉砚台溅起一片墨汁,底部冰玉裂纹延伸,案几上的奏折散乱一地。沈云霆拂袖大步而去,撑伞的太监紧跟在身后,不过是眨眼间,明黄身影便了无踪影。

    哑婢跪了一地,龙凤呈祥的喜烛掷于殿内,其余物什东倒西歪,一片狼藉。沈昌平抱臂屈膝藏缩在沉香木阔床边,珍珠作帘的帐幔吹来阵阵凉风。

    殿外乌云密布,殿内萧瑟寒冷,沈云霆踏着雷霆雨露疾步而来,眼中怒火滔天,动作粗暴地一把擒住沈昌平,将人甩在地上。

    俯身伸出冰凉的五指,捏住沈昌平瘦削的下颚,眸中冷意刺骨:“沈昌平,肏都被朕肏过了,装什么贞洁烈女?”

    沈昌平吃痛蹙眉,敛眸不语。身上的凤冠霞帔破破烂烂挂着,大红嫁衣底下遍布青紫,她肌肤娇嫩,那些个印记狰狞,时刻提醒着她前一日里所遭受的折磨。被软骨散药倒的身子,无力跪倒在冰冷的地上,浑身瑟瑟,唇色发白,深切的恐惧感自心底延展。

    惊雷劈天,恐惧撕扯着她破碎的身子,僵硬冰冷,身体不自觉的痉挛,娇艳的面容不复存在,宛如崖边遭受疾风骤雨的花骨朵儿,几欲凋零。

    沈云霆见不得她这幅模样,五指遒劲扯着她娇弱的身子重重扔到了殿外。大雨滂沱,雷鸣电闪,狂风怒号,冷冽的雨水刺在沈昌平的肌肤上,透过五脏六腑。蒙着一层厚重的雨瀑,沈云霆俊美的脸庞面目可憎,二人身上皆被骤雨淋湿,宫婢们抑着呼吸抖如筛糠不敢上前,天地万物间仿佛只余她和沈云霆。

    “沈昌平!”沈云霆厉声喝她,她意识有些许模糊,身上的凉意席入心肺,两日未尽斗滴米的残躯在风雨中摇摇欲坠。

    她张了张干涸的唇,雨水润过唇腔,直抵喉管。雷声自幕布划过,砰然坠在头顶。意识渐渐消散,娇弱的身子被雨水打压在冰冷地面。

    “昌平但求一死。”沙哑的嗓音透过雨幕传至沈云霆耳侧,他凌然立于雨下,任雨水倾扫阴沉的俊容。

    闻言嗤笑,薄唇无甚感情的倾吐:“沈昌平你若是敢自尽,朕便命人撅了贵妃的坟墓,鞭尸七七四十九日再悬于城墙,令京城内外百姓都好好瞧瞧妖妃贱妇的尊容,来往者皆可唾于其尸身。你这条贱命生来便是欠朕的,朕不让你死,你便得给朕好好苟活着。”

    “你!?”

    沈昌平心头震荡,喉头涌血,一个惊雷刹那,喷涌而出,昏死在雨水冲刷的地面上。

    “来人!召御医!”

    沈云霆大步向前,一把抱住沈昌平,怀里的人儿脆弱不堪,呼吸无力,几欲断气。他睁着一双血眸,言色慌乱。

    “沈昌平!没有朕的旨意,你不准死!”


同类推荐: 糙汉和娇娘(1V1 H)帮妈妈配种记TXT翁媳乱情我的极品老婆唐朝风韵TXT美人劫TXT美妻拷问记TXT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