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余家娇娘 一九零、惹事

一九零、惹事

    她从成亲之日起,只要余大哥在家,她便一直都是跟着他睡的。她不是没有想过这样不好,可余庆跟余祥从来不提,她便也默认了。今日余庆突然这样开口,反倒让她手足无措起来,她要如何跟余大哥说呢?

    余庆哪里看不出她的为难,可那又如何?总不可能让她永远被大哥跟余祥俩人占着,他看着。

    宋晗儿紧紧盯着那俩人,因为太过专注都没听见身后突然出现的脚步声,直到被孙氏轻轻碰了碰胳膊,吓得她好悬没有尖叫出声。她抚住胸口,看见是孙氏一脸怒容烧的更旺,但想到这里不易发火,立刻紧咬住牙齿轻手轻脚的把孙氏引离此处。

    孙氏好奇,临走前特意探头去看,结果看见余庆这时刚好转过身来,她被吓得心脏差点停跳,赶忙跟上宋晗儿的脚步,俩人在余庆走过来时早已经藏进东厢屋中。宋晗儿低头咬着递送到嘴边的手指甲,孙采英则扒住房门,偷摸从门缝里窥着余庆的身影自西厢廊下穿过走向前院。

    等看不见余庆的人影了,孙采英才松出一口气。回头看看背对她不知在想什么的娇小姐,赶忙牵起衣袖把屋中椅子细细擦拭一番搬到宋晗儿跟前,“小姐坐下歇歇吧。”

    宋晗儿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瞄了孙氏一眼便瞪住了椅子,“这椅子放置那么久,脏死了,怎么坐?”

    孙采英眼珠一转,低声讨好道,“嬷嬷这就去找常氏,让她给小姐换张新的干净的,晗儿小姐且等等。”

    “等等。”宋晗儿看她打开门真要去找常秀娟立马出声阻拦,她突然有点儿搞不清方向了。庆哥哥明明出言留下她,为何又受了那常氏的勾引?虽说他们是成了亲的夫妻,可她不是已经来了吗?她宋晗儿长得这么美,他就应该把目光全部落在她的身上不是吗?她哪里比不过那村妇?

    “小姐?”孙氏不解。

    “嬷嬷说庆哥哥留我必是对我有意,那他为何偏去找了常氏而不来找我呢?”按她以往的经验,她的美貌是最有力的武器,不说她身边的表哥表弟,就连偶遇的村夫见了她都呆愣的掉了锄头,难道她的模样突然变了?她在与孙氏来这里前,预想过种种有利走向,事情一开始是有波澜,可很快就朝着她预设的方向走了啊。

    孙采英被宋晗儿瞪着,一张颇露算计的脸上露出谄媚的笑痕,“晗儿小姐未曾出阁,哪里懂得男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好歹常氏也是进了余家大门的女人,有些场面哪能不过?若庆二公子一来便对小姐表现热情,不仅唐突也不免落了外人口实。”

    宋晗儿撅着嘴,不甘不愿的坐到椅子上,“那个常氏不仅看着粗鄙,行事作风更是下贱,我长到这么大就没见过比她还要恶心的女人。”

    “小姐是看见了什么?她对二公子——”

    “不许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提!”宋晗儿压着嗓音怒道,“她怎配与庆哥哥放在一起被人提及,我原还想着,等我进了门还留她一留,现在哼,她便只等下堂吧!”

    孙氏低头不敢再言。她从宋晗儿一出生便一直照顾她至今,对她的了解恐怕比她的亲生父母都还要仔细,更知道她打小志向就高。本来宋老爷已经为她攀了一门亲,是省城里很有威名的高门大户,田地百顷,宅院更是广阔,虽说宋晗儿过去只是做妾,可凭她的手段与美貌,专宠也不是难事。

    偏偏她不知在何时钟情了这余家,驳了宋老爷的意,这又赶上好赌的老爷与大少爷一起欠下巨债偿还不上,这便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一定要快”宋晗儿开始坐立不安,同样要做妾,她情愿被抬进现在的余家也不愿去做那个富甲一方,年过六十的老男人的妾。余福不待见她是有目共睹了,能让她花心思下功夫的除了余庆还有余祥,对了还有余祥呢。

    秀儿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关注家里突然增添的那两个人,她要采收院中草药的种子,还要将晒干的草药捆扎、收好,完事儿还要做饭,然后还要时不时想起余庆要她今晚去他的被窝里睡。那两个人不来找她,她便连想她们一下都不曾了。

    正午,她做好饭菜习惯性的去了前院唤人,正忙活给前院其他人做饭的瑛妹看见她,忙一把将她拉到厨房中背阴的暗处。

    “那个小妖精是谁?”瑛妹问的急切,声音却放的很低。

    秀儿看着瑛妹那张皱着眉忧心重重的脸,这才想起家里突然跑来的两尊菩萨,“她是夫家远房的表妹叫宋晗儿,姐姐也见过了?”

    “我到想不见了,可她一来便像个主人似得招呼这指使那,现在更钻进药房快一个时辰了也没出来。你倒是心大,这都不上心盯着?”瑛妹没察觉到秀儿有什么不对,只自说自话道,“我是相信几位公子的人品,可这让外人看去了是什么事儿啊?传出去只会更难听了。”

    秀儿心中微微一沉,面上不显道,“瑛姐可认识她?我自嫁进余家还从未出过门,也没见过他们的亲戚,着实不知该如何应对。”

    瑛妹听了秀儿的问话,相当仔细的搜寻记忆,“宋晗儿宋听着很是耳熟,可一时要想还真想不起来,妹妹若想知道我回去帮你打听打听。”

    秀儿跟瑛妹闲话了几句就走出厨房往药房走去。还没走到窗下,她就听到了宋晗儿娇滴滴的问询,间或听到几句余祥的回应。

    她心口不快,心道这个姑娘是真没想过一点儿避嫌,好像就怕别人不知道她在哪儿似的。秀儿脚步不停,沉着一股气朝着药房走去。突然,孙采英的声音在院中高声响起。

    “呦,大娘子来了。”孙采英神采奕奕的从前院绿丛中走出,“这是忙完了该到时间吃午膳了,大娘子这时辰掐的可真准。”

    这话说的刺耳,落入好久没有听过恶意言语的秀儿耳中勾起了她曾经的回忆。她沉默了一瞬,然后才看向她,“午膳是做好了,我过来请几位夫君回后院吃饭。”

    “姐姐来了?”宋晗儿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声音未落她已经从药房敞开的窗户里探出一颗头,脸上还挂着甜笑。

    秀儿看向宋晗儿正趴着的窗沿——

    追-更:xp578.com (woo18.vip)


同类推荐: 贱妾将嫡姐拽进被窝犯上欺主鹅绒锁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傅先生和傅太太(高H,1V1)臣服(NPH)家妓(NPH,高H,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