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 No.8山中之物15

No.8山中之物15

    太安静了,整座山就是完全像没有活物一样。
    保险起见莫黎已经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全身都清理了一遍,那股黏腻的感觉终于消失。
    即使如此,她心里还是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安萦绕在心头,总觉得这10积分副本肯定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松就能拿到。
    果然,等自己穿好衣服抬起头,周围的雾气又开始变浓稠了,她下意识望向邬术所在的位置。
    好在还能隐约见到对方的背影,他老老实实挨着树边站着,看上去有点像趴在门口等主人回家的小狗。
    莫黎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这才直起身往对方那边走去。
    没想到越走就越觉得不对劲。
    明明两人之间也就是几十步的距离,可自己都已经跨了好几步了,面前背影的大小始终没有变化。
    她回头,身后已经重新被雾气包裹,池塘的影子也不见了……
    这距离显然不对!
    她随即往前喊了几声,可对方就和没听见似的,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两人之间隔着什么看不见的屏障一般。
    莫黎就算是再迟钝这下也意识到问题了。
    雾气越来越浓,眼看着面前的背影的可见度越来越低,她连忙往前跑了两步,但无济于事,眼睁睁看着邬术被浓雾给完全吞噬。
    这时,脑海中的提示音很符合情况适时响起。
    【叮,作死积分+5】
    【目前进度75/500】
    仿佛在嘲讽着此刻孤身一人的莫黎。
    现在整个山林仿佛就剩下了自己一人,她不敢停下来,只能一边朝着邬术消失的方向走去,一边继续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视野里可见范围越来越少,即使自己开着手电筒也仅仅只能看清脚下三米之内的情况,这浓雾就像是有生命一样一点一点不紧不慢的蚕食着剩余的可见范围。
    就这样又继续走了几分钟,莫黎已经不确定自己走的方向是否正确了,没有指南针,普通人是很难在陌生的环境里走直线的……
    这时,前方的雾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丝亮光,非常微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这下轮到莫黎开始犹豫了,邬术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任何照明的物品,前面这点光亮显然很大概率不会是他,自己身上也完全没有可以防身的东西,这样过去完全就像是给对方送上人头……
    她迟疑望向那亮光,发现对方并不是活动的状态,一直安静的立在那里……
    权衡再三,她最终决定往前,与其在迷雾里被困死还不如朝着虎山搏一搏。
    靠的近了,莫黎才发现前面道路边上出现了一个类似于神龛一样的小房子,大约自己膝盖那么高,四角尖尖,正正方方的在立地面上,而亮光来自于它门前点的两支蜡烛。
    谢谢,这下更诡异了……
    先不说这神龛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就光是两根燃烧的蜡烛就让人够呛。
    这荒山野岭黑灯瞎火的,哪来的人会来这种地方点蜡烛啊!
    莫黎光是站在一旁就能感觉到面前这神龛里散发着不详的气息,更别说这门前的草地上还插着三根刚刚点燃了不久的竹签香……
    荒山,半夜,上香,这几个词光是连在一起就能把人吓的够呛。
    可眼下唯一的突破口也只有这古怪的神龛,这浓雾来的神秘,也许会和这玩意有什么联系……
    莫黎就算对它再怎么反感也不得不压下心理的不适蹲下打量。
    知道自己后面的举动会有点冒犯,于是她学着诸葛昊的模样,双手合十对着里面供奉的不知道哪路神仙打了声招呼,这才用手电筒往里照去。
    一尊通体黑色的巴掌大神像,看四肢可以发现塑得稍微有些粗糙,有些地方甚至还有点凹凸不平,头顶上方盖着一块红色的方巾,刚好把神像的脸给挡住,除此之外根本看不出什么。
    这时,莫黎突然嗅到了空气中有些熟悉的味道,她低头一下看,源头来自于那正在燃着的三支香,而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只四爪怪物身上也带有这种味道!
    一阵灵光乍现,莫黎终于想起来这味道自己在哪闻过了。
    莫黎现世的小区楼里有户人家就信这些,自己每次路过对方门口时都能闻到里面飘出的气味……
    这叫什么来着?那家主人还特地跟自己介绍过的……
    对,沉香!
    这香和拜佛用的檀香还不太一样,反倒是去道观上香才专门要用这种沉香!
    她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有次路过走廊的时候发现对方忘记关门,自己不小心往里撇了一眼,好家伙,三尊半人高的神像正对着大门摆在里面,角度刚刚好和门外的自己四目相对……
    那场面自己还真是想忘都忘不了,但和这里不同,人家的神像都是照着年画上那模样塑的,看着就喜庆,比面前这个正常不知道多少倍……
    正当她回忆之时,身后突然起了阵阴风,脚下两簇香烛的火苗大幅度的晃动了几下。
    莫黎太阳穴狠狠一跳,脑子里顿时涌现出恐怖片里蜡烛熄灭后炮灰们花里胡哨的各种死法,吓的她连忙伸手帮忙遮挡着吹来的风。
    可还没等自己找好角度,摇晃的火苗又很快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那一下只是为了逗她玩一玩……
    莫黎冷汗流了一半,卡在半路很是尴尬,这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松下去,自己肩膀上突然又多了一只手。
    好家伙原来在这等自己呢!
    霎时间,一阵寒气从头灌到脚底板,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按照套路,自己现在转头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遇到回头杀。
    于是她起身的瞬间直接选择头也不回的往边上跑开,拉出了足够的安全距离后这才转头张望。
    “莫黎小姐?”
    被突然甩开的邬术有些疑惑的望向跑远的莫黎,不是很理解自己刚刚哪里做错了。
    回头见到是熟人,这下莫黎悬着着的心终于落地,她一整个大喘气,“你走路没声吗?差点吓死我了。”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叫了很多声,你都没听见……”邬术为自己辩解并不是故意要吓人。
    她平复着自己因为一整套丝滑连招下来差点就过了头的心跳。
    听对方这么一说,刚刚自己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神龛上,确实没听见周围的声音,但眼下也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再待下去她也不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于是顺理成章打起了退堂鼓。
    “突然起了这么大的雾,外面太危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邬术应声点了点头,“我记得路,这次可要跟紧我别再丢了。”
    被刺激过后莫黎学乖了,直接寸步不离的跟了上去。
    两人走了才没两步,莫黎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可当她细究时又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多了去了当下思维一阵混乱,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细想……
    明明来的时候自己还牵着邬术递过来的五彩绳,可现在绳子在对方发间老老实实戴着,还随着脚步来回摇晃……
    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吗?
    说不上来,心里头的怪异的感觉不减反增,于是她直接伸手握住了邬术。
    对方一愣,回过头看自己。
    “吓到了吗?”
    他见莫黎抓着自己的手有些僵硬和颤抖,默默收紧了掌心,把对方拉近,安慰道“别怕,抓紧我。”
    莫黎顿时手脚冰凉。
    她垂着脑袋走在邬术身侧,混乱的大脑飞速旋转。
    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
    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着急的开口,“我刚刚换掉的衣服丢在池塘边上忘拿了,口袋里还有东西。”
    身旁的人听后停下脚步,似乎在重新辨认方向,表情依旧平静,语气里没有半分责怪,“别急,我陪你去拿。”
    两人重新回到了池子边上,莫黎当时换下的衣服也原模原样的堆在那个角落。
    她看了看地上已经被水和泥土沾湿的衣服,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嫌弃的缩回了手,看来并不是很想去翻里面的口袋……
    邬术见样也没说什么,自己蹲下身去帮她寻找皱成一团的衣服口袋。
    莫黎见对方中招,看准了时机一把扯过他腰后的柴刀,马上跟着一脚把邬术用力踹进了池里……


同类推荐: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在恐怖游戏里高潮不断(无限 h)濒危人类饲养日记(人外np)【np】40岁被国家要求重婚末世种田录( futa)失忆的她被人卖了【末世np】人外开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