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 No.8山中之物10

No.8山中之物10

    休整完毕,一行人继续收拾好行李按照先前的队伍顺序继续往深处前进。
    越往里面走,天色暗的越快,估摸着才行进了半个多小时左右,四周的环境就已经有些视线受阻了。
    跟在自己和宋柠后面的赵瑞安低头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好家伙,我以为已经6点了,没想到才4点半,这季节天不应该黑这么快吧……”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全队人都听得到,一下子整个队伍都沉默了起来。
    半晌前面传来诸葛昊的声音“估计是林子里树叶茂盛吧,把光都遮了,这才觉得暗。”
    莫黎听后抬头从枝叶间看到了远处逐渐熄灭的天空,觉得这安慰的理由也太过牵强,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却多多少少都能缓解一些不安。
    毕竟在这的全是知名大学的在校就读生,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遇到的状况不论有多诡异,退一万步来说世界上又不可能真的有鬼,对吧……
    眼见着天色慢慢暗下去,四周开始变得死寂,原本还时不时传来的鸟鸣,已经不知何时消失无声,傍晚林间的潮湿度上升,众人脚下开始升腾起薄薄的雾气。
    如果只是一次普通的旅行,莫黎或许会停下来欣赏一会儿此时的风景,毕竟没人能够拒绝薄雾袅袅的山林。
    但她清楚知道这里是恐怖游戏的世界,完全不敢细想此时自己在野外真的等到被雾气彻底包裹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先前作死作过头了,拖了太多时间,还没到村里队伍就要在这全灭了?
    在光线尽数没入远处群山间的最后时刻,邬术带着队伍找到了一座破败不堪全是由木头建成极其简陋的庙宇。
    夜晚,荒野,孤庙……
    哦豁,要素齐全,在恐怖片里简直称得上天时地利人和。
    莫黎看到它的第一眼基本可以断定,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就会出意外了……
    夜色降临,纵使大家此刻已经看不清庙宇的全部状态,但单从破败牌匾,缺了下半截的木门,以及柱子上七七八八全是被蚊虫啃食的痕迹,也不难猜出里面的生态面貌会有多么寒酸了。
    好在除了莫黎以外其他几个人对物质需求都不是特别严苛,只要住的地方能遮风挡雨,即使是山洞也能凑合一晚上,过得去。
    更何况,这种带着强烈宗教气息的破旧古建筑简直就是给他们送上门来的研究对象!
    要是运气好里面东西保留的完整,光是这里一个破庙就能水上好几页的PPT……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果然大家想的都一样。
    “今天晚上,先在这里过夜。”邬术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掉队后直接推开缺了下半截的破烂木门抬脚走进去。
    剩下的人也是跟着鱼贯而入。
    一进山门看到的是杂草丛生的石板路,正中间摆放着一口锈迹斑斑且缺了大半的鼎炉。
    边上栽种的树木已经枯死许久,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杈,两侧相对平行的两个小殿已经完全倒塌,成了一摊废墟,无法住人了。
    不过按理来说在这种雨水丰沛气候优渥的山林,树木就算无人打理也不至于到枯死的地步……
    江亦阳眼尖,他停在了庙宇中仅有的那座大殿前,盯着长满杂草的空地,神情疑惑,“这好像是个太极图案……”
    声音不大,刚好落入莫黎耳边,跟在她身侧的宋柠也听到了,两人凑上前一看。
    “是诶,这半边石板的颜色比较深,确实是个太极图案……”说着说着宋柠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正对众人的大殿,“难道说,这里其实是个道观?”
    这一声直接身后把其他人都吸引了过来。
    “啊——怎么会是个道观啊……”进门开始就很激动的何秧明情绪一下子就跌了半截“要说佛教我还有点知识储备在身上,道家可就一知半解了……”
    “害,这有什么,有啥不懂的先拍下来带回去找找资料就知道了。”诸葛昊说着就从包里掏出了租借来的层层包裹着的高配置相机,对着大殿正门就是咔嚓一声。
    邬术没有加入他们的学术讨论,他直接推开殿门走了进去,莫黎也对几人零零碎碎的解析没啥兴趣,于是后脚跟着也进了大殿。
    一进门就是梁顶垂落着的破碎帷幔,上面沾满了灰尘早已看不出原本的色彩,随着门打开后带起的动静直接抖落下不少的灰尘,洁癖症瞬间发作的大小姐眉头直接皱了起来,从包里翻出手帕给自己捂上了口鼻。
    在几条飘着的布条后面,木质的破旧桌案方方正正的摆在台前,上面的烛台炉鼎以及一些小件用来摆放贡品的碗碟全部东倒西歪落满了厚厚一层灰。
    而案台后面大殿正中间应该供奉神像的位置,立了一块浑身乌漆嘛黑造型古怪的木头,中间黑漆漆一片像是被人挖了个大洞。
    木头正上方开了个天窗,从底下直接就能看到外面的树影和天空。
    大殿的东北角塌了一个口,木头和石块交错堆迭,上面还冒着几颗刚长出来的绿油油的杂草,冷风从外面直直往里灌,直接整个屋子都通透起来……
    等莫黎扫视完一圈后邬术已经手脚利索的准备了干燥的木柴准备生火,身后的众人也纷纷推门而入。
    “哈?为什么里面供奉的是一块木头?”赵瑞安一进门就注意到了正中央最显眼的那处,失望的语气挡都挡不住“而且这木头好丑……”
    “这里原本供奉的是连阴山的旧山神,不过在20年前的时候就已经废弃了……”
    “这木头,是原本的山神像……被雷劈过后就成了这样。”邬术手里的火苗逐渐变大,他说着低头又往里放了一根树枝,“村里的人要是上山时,遇到了什么意外,不能在天黑前赶回村,就会来这里,躲一晚。”
    “这么说起来,民间确实有雷击木可以辟邪的传闻……”宋柠点开手机里的备忘录,把邬术刚刚说的话一字不落的都记录了下来。
    “这我知道,网上一小块就能买到四五位数,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么大一块,这要是能搬回去岂不是直接发财了?”赵瑞安前一秒还说人家丑,听到来历后直接眼睛都亮了。
    “把你口水擦擦,人家就算被劈了好歹也还是个山神,小心对方记仇,晚上钻你梦里跟你探讨人生。”
    诸葛昊打笑着推开赵瑞安,自己举了个相机对着木头就是一顿拍,口中还念念有词“前辈莫怪,小辈们就是来拍照取点素材完成学校作业,不是有意叨扰,您尽管放心,我们都是靠谱研究,绝对不会在作业里说您坏话,吵闹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其实小组里除了莫黎这个手握剧本的,就数诸葛昊还有点在意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也可能是因为家里人逢年过节都会把他拉去庙里朝拜的缘故,诸葛昊一直都对民间故事抱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不靠谱,但尊重。
    但架不住自己的说话方式过于幽默,一下子就把队伍先前沉闷诡异的氛围一扫而光,众人因为他一阵念叨,直接笑出声,又变回了刚踏上旅途时一身轻松的模样。
    看着他们又开始了自己听不懂的学术探讨,邬术便不再出声,手里的火势逐渐稳定了下来,他终于停止了往里继续加柴火。
    这火要烧一晚上的话自己沿途收集的这些木柴还远远不够。
    他拍拍身子站起来,准备出去再捡一些。
    一只脚刚踏出侧门,身后便有人叫住了他。
    “邬术向导。”
    江亦阳跟了上来,“不是说晚上外面会有危险吗。”
    “需要木柴的话那些坍塌的房梁不可以用吗?”
    邬术停住脚转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关注自己,但还是老实回应,“可以,但是我不想用。”
    说完后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句有些生硬,好像有点过于强势,于是又连忙补充。
    “我不想,破坏这里的东西。”
    结果补充完好像又觉得自己说的也不正确,思来想去还是决定闭上嘴巴,少说少错。
    “是不想动用这里的一砖一瓦吗,毕竟也是曾经供奉过的山神,确实可以理解。”江亦阳一下子就读出了他想表达的意思,随后露出了善解人意的微笑,“那带上我一起吧,两个人好相互照应,我也可以帮点忙。”
    ****************************
    江亦阳:让我来会会这小三哥


同类推荐: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在恐怖游戏里高潮不断(无限 h)濒危人类饲养日记(人外np)【np】40岁被国家要求重婚末世种田录( futa)失忆的她被人卖了【末世np】人外开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