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 No.7深渊游轮27

No.7深渊游轮27

    莫黎意识到这气息是从弗拉格身上传来的时候,顿时像惊弓之鸟一般往后退了两步。
    “怎……怎么回事……”
    “嗯?已经开始了?”弗拉格抬眼,看着莫黎不解的眼神和下半身有些蠢蠢欲动的尾巴,淡淡的解释道。
    “异化的最后一步就是喝下我的血,不过对于你目前的情况来说,我的鲜血就好比奶酪蛋糕一样迷人……”
    她终于理解为什么对方不着急进行这一步了。
    原来是想看着自己如何送上门啊!
    什么莫名其妙的恶趣味!莫黎挣扎着后退,试图远离这股折磨的气息,与此同时随着气息一同而来的,还有那股令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饥饿感……
    不对啊,她明明算过,上次的量应该可以勉强撑过今晚的……该死,和指引者做交易的时候自己竟然忘了这茬,早知道就该从他嘴里套一下这折磨人的毛病怎么治……
    莫黎咬着牙缩到了鱼缸的角落,心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没事的,只要熬过晚上就好了,白天以后这种情况就会慢慢淡化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海水里泡着的缘故,虽然饥饿感强烈,但没有之前那样失去理智的现象发生,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莫黎缩成一团,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腹部强烈的空虚感像是旋转头顶的钢针,持续不停的刺激着她的神经……说实话有点像痛经,但却比痛经要难忍一些,莫黎额头抵着自己滑溜溜的鳞片尾巴,试图分散注意力来缓解痛苦。
    四周安静下来后弗拉格才慢慢睁开眼睛,他一眼就看到了在角落卷成一团的小人鱼。
    他的视线在对方身上停留了几秒,半晌,又继续合上双眼,没了动作,似乎是想看看她能熬多久。
    另一边的莫黎可没那么好受,她一会像是置身寒冷的冰窟,一会又像是被丢进炭火里炙烤,浑身痒得有虫子在爬,可当自己真碰上去时又好似被针扎一样痛感蔓延至至骨髓。
    这也太痛苦了吧,她明明是个打针都要提早做好久心理准备的人,结果到了游戏里受伤几乎成了家常便饭,这b游戏就不能出个痛觉屏蔽模式吗!
    如果现在死掉会不会是一种解脱……
    被折磨得已经开始胡思乱想的她无可避免的有了这种念头,可自己一路走到现在,要是真的在这里停下了,又怎么对得起自己前几个副本吃的苦……
    可恶,她才不要轻易的狗带!
    莫黎重振士气,咬了咬自己已经苍白的嘴唇,减少着呼吸的频率,一动不动的情况下尽量把痛苦降到最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从一开始的痛苦难熬逐渐变得麻木,整个人像是一尊雕像一样静止了许久。
    弗拉格慢慢游到她的身边,发现她维持着蜷缩的姿势睡了过去,然而即使在梦里,她的肩膀也在轻微的颤抖。
    莫黎神智朦胧,她感觉自己已经被折磨得没了力气,整个人疲惫不堪,但对外的感知却还依旧敏感着。
    不知不觉间,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了自己,她感受到自己被人托起的同时,一股子诱人的味道也在自己的鼻息间萦绕。
    她松散意志顿时警觉起来,垂下的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背包栏里的匕首呈现出被选中的状态,虽然她无法睁开眼睛,但如果对方想要趁自己虚弱的时候做点什么,她也随时做好了两败俱伤的准备。
    莫黎昏沉的等了一会儿,对方好像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并没什么动作。
    突然间嘴上一凉,一条冰冷的东西探入了自己的口腔,卷起了自己滚烫的唇舌,莫黎停顿了几秒才想到这是什么……
    她以为对方会强行喂自己血,可口中的铁锈味迟迟没有出现,反倒是勾着自己的舌尖渡进来了什么清凉的液体。
    入喉的瞬间,自己身上那些难熬的buff明显平息了不少,莫黎顿时感觉自己身体像是在沙漠中快渴死的时候突然碰到了甘露,整个人下意识不受控制的朝对方那边靠过去,试图想要汲取更多。
    于是从一开始的被动吞咽逐渐变成主动缠上那冰冷滑腻的舌头。
    弗拉格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瞬间松开嘴退开几步,像是干坏事被抓了现形,结果低头一看发现对方还在梦里,并没有清醒过来。
    莫黎则像是对他突然的离开感到不满,整个人像是软体动物一样缠在了弗拉格身上,嘴唇轻触着对方的脖颈,意识游离着想寻回刚才那处甘泉……
    然而事实是她被清醒的封在了躯体之中,莫黎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体会到身体不受自己控制是什么感觉,比起被迫看着自己身体如何羞耻的趴在别人怀里渴求亲吻,她还是更愿意像之前那样直接晕过去……
    感觉脸有点疼,明明自己前不久还在心里立着flag,想着绝对不要主动凑上前让他有把柄调侃,结果后一秒身体直接抛弃大脑极其诚实的往前贴了……
    还好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目前这尴尬的处境。
    在莫黎对自己恨铁不成钢的时候,弗拉格同样也不好受,他的身体有些僵硬,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被亲过的脖子红了大片,虽然表面还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实则心里早已乱了阵脚。
    他好不容易从怀里温香软玉的中回过神来,扯着莫黎挂在自己身上的手,想要将对方拉开,但面前游离的唇已经快要贴上了自己的嘴角,他无可避免的回想起了刚刚品尝过那里的味道……
    很软,和自己在晚宴上吃的蛋糕一样甜……
    莫黎终于寻到了正确的位置,她直接将唇印了上去,舌头拨开了对方的齿贝,毫不犹豫地往深处探去……
    “不……不知羞……”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只不过声音轻得完全不像在骂人,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对方吞入了腹中,消失在了相迭的唇齿之间……
    莫黎后半夜罕见的睡了个好觉,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水里过夜,虽然入睡的过程有点曲折,那家伙后面就和个死鱼差不多,想来想去自己好像也没亏……
    等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从鱼缸转移到了贵宾室的沙发上。
    尾巴也变回了双腿的样子,莫黎猜不准自己目前的状况,于是用目光在房间里寻找着弗拉格的身影。
    挺可惜的,昨天那么近的距离,要不是自己控制不住身体,没准就能提早完成任务了,她瞅着房间里没人,不由得叹了口气。
    现在感慨也没啥用,虽然确实能感觉到弗拉格对自己的立场处于有点朦胧状态,但具体到什么程度,她还真拿不准……
    为了确保动手之后自己能全身而退,莫黎认为还是得再观望观望。
    总之还是先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在哪吧……
    ***********************
    嘶——不对劲……
    好像首领哥也挺香的……
    不确定,再看看……


同类推荐: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在恐怖游戏里高潮不断(无限 h)濒危人类饲养日记(人外np)【np】40岁被国家要求重婚末世种田录( futa)失忆的她被人卖了【末世np】人外开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