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来和亲的异国公主44

来和亲的异国公主44

    这天晚上,顾璃回到长乐宫,让图雅悄悄地去将那侍卫小哥寻了过来,避人耳目地带进了偏殿小暖阁。

    如今后宫里也没有别的妃嫔暗中盯着顾璃,东方浩鄞那边又忙着新政,况且她如今也尽在他掌控之中,想必也不会还特意派人来监视长乐宫。

    因此这回应当是比较安全的。

    顾璃想到自己身处后宫消息闭塞,于是一开头就问了西北局势相关的问题。

    这个姓李的侍卫告诉她说,几日前已经听闻有军报传回了京城,虽未大肆声张,但禁卫军之间都流传着边疆已然开战的说法。

    果然,敌军不愿错过时机,想来已经耐不住了。

    “可知如今战况如何?”顾璃忙问道。

    “回娘娘,详情倒真不知,”李侍卫恭敬答,“不过西北边疆从前正是孟将军带兵镇守之处,有他在时,梁人从来不敢冒犯。可惜孟将军如今日日待在将军府,根本不曾被圣上传召过。”

    顾璃轻轻点头。

    谢良的判断是对的。

    想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击败西梁、稳住局势并令他们不敢再轻举妄动,有应对经验且在边疆一带威名远播的孟长毅显然是最佳人选。

    然而东方浩鄞的顾虑她也能明白。

    之前他父皇东方信收回孟长毅手上的兵权,就是害怕武将拥兵自重,变成对朝廷的威胁。眼下他刚刚登上帝位,朝纲还不稳,若将这兵权又随意交付出去,同样也会有从此再也收不回来的危险。

    因此才会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委派孟长毅领军出征吧。

    “李大人,”顾璃郑重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李侍卫拱手:“娘娘言重了,原本卑职受孟将军嘱托,就是来暗中为娘娘效命的。”

    又两日后。

    东方浩鄞又召了她过去侍寝。

    不知为何,顾璃感觉他好像并不是很喜欢到长乐宫来找她,而是总让人传召她过去御书房或者寝宫那边。

    在床笫间肉体交缠的间隙,令人眩晕的泛滥情潮的诱使下,她一时忍不住把这心中的疑问给问出了口,正在她体内快速律动的男人一愣,停了下来。

    顾璃不上不下地卡在半中央,难耐地呻吟了一声,身下小穴也不由自主地收缩,用力夹了他一下。

    男人显然感觉到了,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又继续开始缓缓挺动。而重新被厮磨起来的穴肉仿佛有了自己的意志,立刻层层套弄住那根粗热的大宝贝,生怕失去它似的,留恋不舍地紧紧吸咬起来。

    顾璃的脸几乎立刻红晕蔓延。

    “你不知么?那是因为……父皇曾经在那张床上临幸过你……”男人满足地来回抽送肉棒,一边回答她,一边全方位地感受着那紧致水润的包裹,“我只要看到那张床榻,就会想起那晚,亲耳听着你承宠的事情。”

    他轻轻喘息着在她身上耸动,炙热的目光紧盯着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还是说……你还幻想着自己是父皇的妃子?在与我偷情?”

    “当然没有!嗯……唔……”她忙不迭地认真否认,只是在满脸情欲的潮红之下,连这正经的回答都听起来有些故意狡辩似的。

    “哦?是么?”男人别有深意地目光投向她,“那为何你唤我的时候,总是感觉就像在唤自己的庶皇子……”他加快了身下的速度,语气带着几分低沉的调戏,“嗯?璃、母、妃?”

    他从来没有唤过她母妃,哪怕在当初结盟、两人关系已经算得上融洽亲密的时候,也从没唤过。也许是在一直刻意回避这个称呼。

    然而刚刚被他带着欲望的黯哑嗓音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的时候,顾璃的身子竟然情不自禁地一阵颤抖,心里隐约浮起一股疑似乱伦禁制被打破的羞耻,再加上这男人在说这叁个字的同时,故意配合着节奏狠狠顶撞了她叁下,肉茎深入直插花心,几乎让她瞬间高潮。

    “啊啊……”

    细长的娇吟声甜腻婉转,她完全无法自控地拱起了腰身,赤裸白皙的腰腹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大股淫水喷涌而出,肉棒都堵塞不住,直接从两人交合的缝隙处飞溅出来,喷得床榻上到处都是。

    男人愣了下,摸了摸两人交合处黏腻的汁水,笑道:“原来你喜欢我这样叫你……璃母妃?”

    “不、不……不是的……呀……”

    他支起身子,在她两腿之间半跪坐起,抓住那白嫩的腿根,就着那娇软肉穴里湿滑的潮水,猛地加速挺胯,大开大合地狠狠肏干起来,“噗呲噗呲”的响亮水声淫靡地回荡在整个寝殿里。

    “呀啊……啊不要………”

    肉棒在她的体内又胀大了一圈,顶得刚刚高潮完还在敏感时刻的小穴肉壁一阵又一阵不由自主地抽搐,每一次插入都激起了无与伦比的颤抖和酥麻感,几乎让人陷入癫狂。

    顾璃小声地哭吟媚叫着,腿心漂亮的花瓣已经被研磨得红肿充血,小穴跟着疯狂收缩,拼命挤压,然而大肉棒依然毫不留情地越肏越用力,越肏越深,速度快得简直令她头皮发麻,身子又爽又难受,意识也跟着混乱起来。

    男人总算快要到了,按住她的腿根冲刺了最后上百下,直直地插进了最深最软的内里,俯下身来对着她的樱唇亲吻了上去,同时一股热烫的阳精激射而出。

    “唔嗯……”

    少女白嫩赤裸的胴体一阵剧烈地颤抖,带着几分凄惨又酥媚的呻吟声却被男人的唇舌堵在了口中,又翻搅得支离破碎。

    缠绵交吻了好一会儿,男人才放开了她,看着被自己蹂躏得几乎失神的少女软绵绵地瘫在床上,连目光都泛着一丝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夕的茫然,他心中升起几分难以言喻的满足,又吻了吻她的嘴角,起身穿衣下榻。

    床面锦被上到处都弄得湿哒哒的,已经不能睡了,要吩咐宫女先进来收拾才行。

    他取了件长衫将她整个身子笼罩住,抱到了一边的软凳上。然后朝殿外高声唤人进来。

    软凳旁紧挨的小圆几上正好放着茶壶和茶盏,顾璃无意间目光扫到了那里,原本还陷在情潮中的迷乱眼神忽然多了几分清醒。

    手脚麻利的两个小宫女飞快地整理干净了龙榻,换上了一整套全新的锦缎被面,然后恭敬地收拾东西下去了。在脚步匆匆路过她身旁的时候,小心翼翼投过来的眼角余光都是充满艳羡的。

    整个后宫就只有这么一位娘娘啊。

    那便是当皇后也没有这般来得幸福吧。

    过了片刻,其中一名小宫女又送了一盆热水和毛巾进来,再度匆匆地退下了。

    东方浩鄞把毛巾放入水盆中浸湿又拧得半干,走过来替顾璃清理身体。湿热的毛巾擦过略显红肿的私处,她忍不住又是一颤。

    他的力道立刻放轻了,动作极尽温柔地帮她全身上下都清洁了一遍,然后将她抱上干净的床榻。又转头去清理自己。

    顾璃钻进了柔软的锦被,视线不由自主地又瞟了一眼小几上的茶壶。

    刚刚宫女来收拾床铺的时候,趁东方浩鄞不注意,她悄悄把藏在发簪镂空部分里的一颗米粒大的小药丸扔了进去。

    那是她拜托李侍卫从宫外弄来的烈性蒙汗药。

    听说入水即化,无色无味。

    她抱着膝盖坐在锦被里,等了片刻,果然见他走过去倒了杯茶水,自己喝了两口,又倒满了一点,拿过来到床榻边递给她。

    “我不渴,”顾璃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

    但男人表情坚持,她只好无奈地含了一口,然后跪坐起来,一把勾缠住他的脖子,亲上了他的嘴唇,将一整口茶水尽数渡了过去。

    东方浩鄞倒是全部吞咽了下来,只是两人唇舌分离后,他看向她的目光便有几分出乎意料的讶然。

    为了掩盖自己突如其来的主动里透出的怪异,顾璃干脆揽住他的肩膀,用光裸饱满的乳肉蹭了蹭他的胸膛,像猫儿一样地轻轻哼唧道:“浩鄞……我……还想要……”

    看着身前少女脸上带着一丝羞意的欲求不满,东方浩鄞的胯下阳物几乎瞬间就胀硬挺立了。

    他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从她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真的想要?”他低声地询问,想确认自己是否听错。

    “嗯……”少女脸侧飞红,点了一下头,又垂下了眼睫,似乎在害羞,然而很快调转身体,在床榻上背对着他趴跪了下去,放软了腰,把雪白娇嫩的小肉臀朝着他高高地翘了起来。

    这样明目张胆地勾引姿势,东方浩鄞险些失控,差点就想要不管不顾地扑上去,把坚硬胀痛的肉棒狠狠捅入她的身体。

    然而目光落到她两腿之间嫣红脆弱的花户上,看着那已经显然红肿外翻的花唇,他的呼吸就是一滞。

    今晚已经要了她好多回,不能再插进去了,她受不住的。

    男人顿了片刻,上了床,将跪趴着的少女按倒,从背后抱住她,将又硬又烫的粗大肉根沿着她双腿中间狭窄的腿缝一点点顶了进去,然后捧着她的嫩臀,一前一后地挺动起来。

    “嗯哦……”

    顾璃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惊讶之余又有些感动和内疚。

    她压着心里的异样,夹紧了双腿,用滑嫩的大腿内侧肌肤揉搓按摩着棒身,又把手放到了身下,让他每次顶到最底时,肉棒的蘑菇头都刚好能触碰到她柔软的掌心,纤柔的五指还时不时趁机撩拨一番棒首和马眼附近的肉沟。

    男人被她弄得浑身紧绷,喘息粗重,挺身的速度加快,棒身紧贴着她的整个花户亲密厮磨,花唇被磨得酥麻发痒,甚至能感受到那勃起的青筋,很快就有蜜液流淌下来,濡湿了她的腿心和腿根。

    她被他磨蹭得一阵舒爽,私处发烫,隐约竟有种已经被男人插入的错觉,她断断续续地娇吟着,忽然胸前又多了一只手,抓住她的乳儿揉捏起来,身下肉棒的冲撞也越来越快,棒首还偶然地戳弄到了她上面的小花核,连顶几下,她就忍不住哆嗦着身子迎来了高潮。

    男人也很快攀上了顶峰,蘑菇头轻颤着吐出了一大股黏液,都射在了她的手心里。

    弄了这一回,顾璃的四肢彻底酸乏无力,躺在榻上闭着眼睛假寐。

    东方浩鄞简单收拾清理了一下,也从背后抱着她睡了。

    深夜到来,顾璃悄悄睁开了眼睛。

    她维持着侧躺的姿势,仔细听了一会儿身后男人的动静。

    他似乎睡得很沉,只有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顾璃轻轻拿掉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臂,转了个身,面向他。等了片刻,又低声唤了一句:“浩鄞?”

    男人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应该是药效起作用了。

    她小心翼翼地坐起来,掀开了锦被,穿衣、下床,出了寝殿,一路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御书房。

    回忆了片刻之前给东方信侍奉笔墨时曾经见过的情景,顾璃在最后一排书架的右侧拧开了一个暗格。

    果然,那枚曾经见过的金属小令牌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她毫不犹豫地抓起来塞进了衣服里,又把暗格重新关好,蹑手蹑脚地走出去,趁着漆黑夜色飞快地回到了长乐宫。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金枝欲孽碎玉成欢(np)婚前套餐【高H】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