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来和亲的异国公主17

来和亲的异国公主17

    顾璃抬手轻轻敲响了院门。

    过了片刻,那扇小木扉缓缓开启,露出一张略显忧急的妇人面容。但在看到她之后,总算舒了一口气。

    顾璃朝她点头示意:“谢夫人。”

    “娘娘此恩此德……”安氏满含感激地深深屈膝,“臣妇没齿难忘。”她跨出门外,站在她身边压低了声音,“此处原本曾经是给兰若寺捐献了大笔香火的孙家老太君的晚年居所,如今无人居住,我便向住持师父暂借了两晚。此处在寺庙中地处偏僻,围墙又高,应当不会有人察觉。”

    否则天子妃嫔私会外男的消息要是泄露出去,顾璃和她整个谢府只怕都要面临灭顶之灾。

    “良儿就在里面。”安氏指了指院中主屋,“臣妇未曾告诉他,娘娘今日来兰若寺进香的事,就怕这孩子忍不住先跑去找您。”她的神情有几分踌躇,“这几日他时常醉酒,兴许现在神志也并非十分清醒。娘娘能劝便劝,若是实在劝不动,就无需勉强了。”

    “好,我知道了,谢夫人放心。”顾璃认真应下了叮嘱,见她没有什么另外的交代,就快步走进去,又把院门反关上。

    门外的安氏左右看了看无人,稍稍放心地离开了。

    顾璃来到了院中唯一的主屋前,抬指轻轻叩门。

    叁四回之后,依然无人应答,她便使力推了一下,很容易地把屋门推开了。借着门外流泻而入的月光,她一眼就看到了趴倒在桌前正在昏睡的男人。

    他手里握着一个空酒杯,旁边是一个歪倒在桌上的酒壶,看起来也是空的。

    顾璃愣了下,缓缓走近,看清了他的侧脸。

    原本在她脑海中这数月以来逐渐淡去的轮廓又迅速地清晰起来。

    “谢大人。”

    她轻轻唤了他一句,然而男人依旧一动不动地沉睡着。

    顾璃无奈,帮他收拾了桌上的酒壶和酒杯,从一旁寻了根还未使用过的香烛点着,放到了烛台上。然后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借着烛光又看了他片刻,伸手去抚他的脸颊。

    少女软嫩的指尖带着暖暖的温度,轻柔触碰之间,谢良慢慢地苏醒了过来。

    他朦胧地睁开眼,视线一点一点逐渐聚焦在面前凝望着他的少女身上,在完全看清的那一刻,猛地直起了身体。

    她放下了斗篷的帽子,露出一张娇艳的小脸。因为刚刚冒着微雨过来,她的前额碎发有几缕被水汽沾湿了,羽毛般的浓密长睫上也挂了几滴细小的水珠,衬得她更显乖巧。

    “……公主?”男人有些茫然地张口,带着几分明显的醉意。

    虽然安氏说过他已经恢复了正常饮食和睡眠,但眼下瞧起来还是比从前瘦了不少。颧骨明显了些,连眼窝都有些凹陷了。

    顾璃的手指还停留在他脸上,随着他说话的动作滑到了他的下颌骨处,立刻察觉了隐约扎手的胡茬。

    从前一向仪表堂堂的“玉面公子”,竟然潦倒成这般模样。

    顾璃心里一酸,眼眶也忍不住红了:“你怎么憔悴了这许多?”

    而谢良只是呆呆地望着她,半晌才哑着声音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少女闻言,垂下眼睛沉默了片刻,再抬起时已经露出了甜软的微笑:“是啊,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谢大人是不是每日都在思念我,这才让我入了梦里来?”

    话音未落,男人已经猛地抱住了她,紧紧地拥着,用力点头:“是,我每日每夜,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顾璃被他勒得发疼,但没有一丝抗拒,反而抬手在他背后轻轻拍着:“那就对了,上天知道你日想夜想,思念过度,便令我来这梦境之中与你相会了。”

    谢良听完露出几分孩子气的喜悦神情,松开了手臂,改为捧着她的脸,深深凝望了片刻,又用指腹轻轻摩挲着叹道:“这是我梦到公主的所有梦境之中,最真实的一个,就如同公主真的在我眼前一般。”

    少女轻抚上了他贴在她两颊上的双手,眨了眨眼睛:“谢大人记不记得,你曾经告诉我说,这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她凑近了些,目光透出几分小狐狸般的狡黠,“可亲都亲了,该怎么办呢?”

    谢良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忽然感觉浑身涌上了燥热的酒意,耳根也因为她的这句话而迅速涨红。

    “公主……”

    男人猛地站起身,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直接放倒在桌面上。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紧紧地盯着她,呼吸渐渐粗重。

    既然是梦,他是不是该好好珍惜这每一分每一秒?

    “谢大人想做什么?”少女脸上依然是甜丝丝的笑意。

    “我想做……”男人盯着她剔透饱满的粉唇,蜻蜓点水地在上面轻吻了一下,“早已在梦里对公主做过许多次的事情……”

    少女露出几分错愕,然后脸上迅速浮起了一抹羞意的晕红,回避般地垂下了眼帘。

    谢良彻底心醉了。

    他重新贴了上去,含着她的樱唇辗转吮吻了一阵,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蓬勃的欲望迫不及待地挺立起来,抵住了她的腿根。

    真是令人难耐。

    他松开了自己的裤腰,又把身下少女的裤子剥掉,双腿举起来分开压下,略显急切地将自己的火热抵了上去。

    没有了衣物的隔阂,私密之处赤裸着互相触碰到对方的一瞬间,两人都是轻微的一颤。

    灼热而坚硬的肉棒像烙铁一样,烫得少女的两瓣花唇一抖,渗出了些许蜜液。

    男人把肉棒紧贴着两片粉嫩肉瓣中间的那条细缝,不由自主地来回磨蹭起来。

    “唔……”少女抬起手掌捂住了嘴巴,发出一声细细的呻吟。男人的欲根像是受到鼓舞,越发滚烫胀硬,蹭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几乎要把两瓣娇嫩的花唇烫伤。翻腾的快感朝她涌来,她脸上的红潮更盛,眼角也被逼出了泪意。

    怎么办,好舒服……他甚至还没有进来,自己就已经快要受不住了……

    她努力压抑着呻吟,低下头去看他们紧密贴合的下体,那根粗热的大家伙就毫无预警地闯入了视线,吓了她一跳,真的好大……整根棒身不停地在她的肉缝间来回磋磨,顶端伞状的棒首还时不时地戳到上方的小花珠,又毫不留情地碾压蹂躏过去,引起她整个花户一阵阵的颤栗……

    “不……不行了……”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我……不……”

    讨饶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大股淫水就猛地喷涌出来,直接把贴在上面的大肉棒浇了个汁水淋漓。

    男人愣住了,停下了动作,看着自己被汁水润泽得晶亮的棒身,又看看少女早已湿成一滩泥泞、微微张开的粉嫩娇艳的花唇口,眸色渐深。

    以往不管在哪一次梦境中,他都从未见过这样的美景。

    而少女抬起手背难为情地挡住了眼睛,过于动情的泪水却从眼角滑落。

    完了,才被他这样蹭一蹭就丢了一次,他不会以为她是个小荡妇吧。

    然而这念头在心中停留了不到叁秒,就迅速被下身突然闯入的异物给顶得烟消云散。

    “啊……呃……”

    他竟然没有任何预兆地插了进来,带着水意的“噗叽”一声直插到底,整根棒身都完全没入了她柔软的内里之中。

    他们就这样彻底……紧密地结合到一起了。

    谢良轻轻喘息,只觉得差点被棒首周围蠕动着推挤过来的肉壁褶皱给绞泄,强忍着射意,被情欲冲刷得只剩一片空白的脑中又隐约浮起一丝疑惑。

    这感觉太过真实,几乎让他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境。

    这般宛如真实的梦境,一定是老天爷听到了他内心的渴求,特意送她过来以慰藉他浓烈的相思吧。

    顾璃感受到男人的僵持,拿开了手背去看他,一眼就对上了他炽热的目光和眼底汹涌的欲望。

    “公主……”他神志迷乱地哑声低语着,“在梦里,我是不是真的什么都可以做?”

    顾璃的眉梢眼角都因刚刚的高潮染上了媚人的春意,她抬起长腿勾住了男人的腰,眼神似水地望住他:“谢郎觉得呢?”

    他都已经在她身子里面了不是吗?

    男人满足地叹了口气,开始缓缓挺动腰胯,抽送起来。这一动,连带着她的身子也跟着轻微颤抖不已。

    好大……好胀……

    刚刚他进来的那一瞬虽然也酸胀不已,但小穴里面正好汁水充沛,她倒没有多么难受,再加上停顿了这片刻,肉穴儿也适应了一些。

    可是现在他这么一动作,肉棒不断顶撞着穴道内壁,仿佛惊醒复苏一般,酥麻难忍的浪潮就立刻从下体开始往全身扩散,迅速漫延到四肢百骸,甚至连骨头缝里似乎都传来了难言的酥痒……

    男人感觉到了小穴里越发充盈的温柔汁水,将他的肉根整个包裹起来,让他每次都能顺滑无比地一入到底。他忍不住加大了幅度,肉棒整根没入,整根抽出,带着沾满棒身的黏腻汁水开始在少女的身体里快速抽插。

    “嗯……哦……谢、谢郎……”

    少女又舒服又难过,无助地娇声唤着他的名字,脸上的表情像濒死的幼兽,含着泪水隐约带着凄婉的哀求目光,也不知是在求他停下来,还是求他肏得更狠些。

    谢良被她的模样蛊惑了,更加激烈地挺胯抽送,陷入魔怔一般地疯狂顶弄起来,肉棒飞快地一下下侵占着已经被肏开了的小嫩穴,穴口附近薄薄的软肉都被他研磨得开始发红,“咕滋咕滋”的水声清晰而响亮。

    “哈……啊……啊……”

    少女的媚吟声变得急促而尖锐,身子被他顶撞得不停剧烈颤抖,那细长的如玉双腿几乎要挂不住他疯狂挺动的腰,一次次地滑落,最后无力地向两边摊软开来,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抽搐着。

    男人紧盯着她的脸,肉棒不知疲倦地挺动着,享受着小穴里又紧又滑的吸吮感,头皮发麻,不觉间逼近了快感的巅峰。

    他低下头攫住了她粉嫩的双唇,舌头撬开了牙关,探进了她柔嫩的口腔,疯狂舔舐遍每一个角落,又勾缠着她的小舌不放,强迫她承受着上面和下面两张小嘴同时被他入侵。

    两人气息纠缠,津液顺着唇角一点点溢出,就在少女快要窒息之时,男人终于一个深顶,牢牢嵌入她身子的最里面,滚烫的精华喷射而出。

    “呜呜……嗯……”

    少女的最后一声媚吟带着凄惨的哭腔,却又被他堵在喉间,最后化成了悠长婉转的尾音。

    他终于放开了她的唇,跟着牵连出了一条细长淫靡的银丝。

    烛火轻微地闪烁跳动着,四周只余两人久久无法平复的喘息。

    “公主……”男人的胸膛剧烈起伏,一点一点地亲吻着她的脖颈,“公主可不可以,永远留在我的梦里?”

    顾璃早已浑身无力,舌根都软麻得无法说话,只发出猫儿般的轻哼,带着残余情潮的湿漉漉的眼睛盛满了浓情蜜意地望着他。

    谢良忽然感觉自己刚刚发泄过的欲望又卷土重来。

    他拉起她软弱无力的手臂,绕到了自己的后颈,让她抱着自己的脖子,然后把她从桌子上抱起来,走了几步,放到了不远处的床榻上。

    “若是不能,我只好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结束了。”

    男人站在床沿旁,就着这样的姿势,扣住少女的腿根,重新缓缓抽动起来。

    早已在他身下瘫软成一汪春水的少女根本无法反抗,随着他的插弄再度陷入了一波一波的快感之中。

    她的小穴就是他眷恋的温柔乡,他恨不得永远被她的温暖紧致包裹着,跟她彻底融为一体,这欢愉感永远没有尽头。两人肌肤相贴,汗水相连,共同沦陷在这几乎令人溺亡的情欲浪潮里。

    少女在床上又泄了一回身,湿红着眼睛哭唧唧地求着他不要,但男人听若未闻,剥掉了她所有的衣衫,让她整个赤裸着白嫩的身子暴露在他眼前。

    他压着她的手腕,跪在她双腿之间,看着她软嫩红肿的穴口再度被迫一寸寸重新纳入他的火热巨大,疯狂的快感让他抛掉了全部理智,只知道机械地在她身上重复着占有的动作,一遍一遍,似乎永无止境。

    她无力的身躯随着男人的耸动而颠簸起伏,不知什么时候彻底地昏睡了过去。

    首-发:pо18xx.com「ωoо1⒏υip」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金枝欲孽碎玉成欢(np)婚前套餐【高H】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