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男二的备胎女配14

男二的备胎女配14

    顾璃开始过着风平浪静的小日子,只是……总归还是遇到了那么点小困扰。

    这天下午,她一如既往在门诊室里值班的时候,看到拿着挂号单进来的男人,差点就要扶额无语凝噎。

    怎么又双叒叕来了?

    “我说徐大老板,您的公司是不用开了吗?”

    自从那天在别墅彻底分别,这男人只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短短的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他就开始不厌其烦地出现在她面前,每个下午都跑医院里来挂她的号,请她看诊。有时只是跟她说几句话,有时给她带了些小礼物或者甜点。

    但他的其他邀约顾璃都一概拒绝。

    时间长了,整个办公室的同事都知道了有个富二代在追求顾医生。因为太过锲而不舍,顾璃反倒被好心的同事们劝了好几次,“答应他吧”“答应他吧”。

    “公司的事上午都处理完了,”徐源廷无辜地望着她,“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顾医生,要不你再帮我看看吧?”

    “哪里不舒服?”顾璃一脸正经,例行公事地问。

    “最近我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缺失了重要的一块,”男人的神色也摆得无比正经,说出来的话却越来越油嘴滑舌地不着调,“不知道是不是失心症。”

    “建议您转精神科或者心理健康科,”顾璃露出完美微笑,快速地在单子上写了什么递给男人,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铭牌,“我们这里是外科,看不了这个病。”

    徐源廷没有接她递过来的单子,在她失去耐心即将要按按钮叫下一个的时候,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小璃……”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可不可以给我一次重新追求你的机会?”

    顾璃看了他一会儿。

    “你知道的,我不……”

    “我已经改了。”男人略显着急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可以为你放弃那种嗜好。以后,永远。我不会再找play搭档,更不会再碰其他女人,俱乐部也绝对不会再去了。”

    见她不说话,他又补了一句:“真的,相信我小璃。从前是我不该强迫你,我恳求你的原谅。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那样的事情了,床上的一切事宜都听你的,可以吗?”

    “都听我的?”女人那双水灵灵的杏眼勾起了一丝兴趣,“这话是认真的?”

    “当然认真,”徐源廷见有希望,高兴得几乎忘乎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等到了晚上,在别墅的SM道具房里,他才明白了顾璃的意思。

    男人的双手双脚分别被绳索牢牢捆到了床头和床尾,无法动弹,刚刚被顾璃灌了不少酒的脑子晕晕乎乎地,周身感官却无比清晰。

    “小璃……”他看着一旁的女人,心痒难耐地唤她。

    顾璃这会儿穿着情趣制服版医生装,白大褂上到处是镂空的蕾丝和网纱,隐隐约约透出里面白嫩的肌肤。除了这件长及膝盖的外套,她里面就只穿了一套内衣和内裤,遮住了私密部位,其余大片的肌肤都裸露出来,刺激着男人的视觉。

    “给我,小璃……”他感觉到周身的欲望在快速沸腾起来,哪怕顾璃想来一场反向的SM,倒过来虐他,他此时也甘愿承受。

    女人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一只脚踩在床沿上,开始慢条斯理地穿上黑色网眼丝袜。穿好之后又套上了一双细尖跟的高跟鞋,嗑哒嗑哒地踩在地板上,走到一旁的手提包里摸出了一面小化妆镜和一支口红。

    徐源廷就这样看着她把自己的那张樱桃小嘴涂得鲜艳欲滴。

    等到女人放下东西,朝他走过来时,他感觉自己仅剩的理智差不多快要全部消散干净了。

    她这样的打扮实在太过勾魂摄魄。

    精致的眉眼,素净的脸庞配上唯一浓艳的大红唇,穿着性感挑逗的情趣服和丝袜,偏偏又带着周身清冷干净的气质,无处不在的剧烈反差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发狂。

    他感觉自己裤裆里的东西胀得好疼,胯间早已经硬硬地顶起了帐篷。

    “小璃……小璃……”男人急切难耐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顾璃媚眼如丝地看过去,用膝盖跪在床上,跨坐到了男人腰间。

    灵活的十指飞快地解开了男人的上衣衬衫扣子,让他赤裸坚实的胸膛暴露在了空气中。

    她俯下身,在男人胸口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唇印,然后站起来,抬起高跟鞋轻轻地踩在他的胸膛上。

    “今天晚上,我是你的女王,你是我的……奴隶,好不好?”

    女人朝他露出暧昧的笑容,尖锐的鞋跟轻轻在他身上蹭动,引起了一阵粗粝的痛感。

    男人忍不住闷哼出声,接着就是一阵低沉的喘息。

    顾璃控制着脚下的力度,避免把他真的弄伤,踩着男人的胸膛玩了一阵之后,就把高跟鞋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了床下。

    然后从制服的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泛着金属光泽的外科手术刀。

    她朝男人望了望,俯下身来,把刀背抵着他的胸口缓缓移动,最后停在他左胸那颗小小的凸起附近。

    冰冷的刀身在男人的乳晕上来回蹭动,虽然很小心地避开了锋芒,但那凉凉的金属质感还是让他起了点鸡皮疙瘩,乳头也硬了起来。

    欲望也更加难忍。

    “给我吧……小璃……我好想要……”

    低头用自己的小舌尖刚舔了一下那颗凸起的顾璃感受到了男人的焦灼,总算收起了小刀,也终于把注意力转向了他的下半身。

    男人的裤子几乎快要被撑爆了。

    顾璃解开了他的皮带,扒掉了他的西装裤。然后坐在侧边床上,抬起裹着黑丝的纤纤玉足,隔着男人的一层内裤缓缓在他胯间踩弄。

    感知到她的触碰,原本就已经鼓胀成一大团的巨物更加疯狂叫嚣着硬挺起来,棒首甚至突破了内裤的边缘努力地探出了头。

    她笑出了声,抬手把男人的内裤扯了下来。

    一根粗热胀硬的大家伙立刻弹跳出来,昂首坚挺,顶部甚至已经忍不住溢出了一点点黏液。

    顾璃重新跨坐到男人腰间,拨开自己的小内裤,把早已有湿意的小穴口对准了棒首,磨蹭两下,慢慢坐了下去。

    “呃啊……”

    女上位很容易让两人交合得最深,顾璃只感觉这根大肉棒深深嵌入了自己身体的最里面,让她忍不住一阵酸麻,差点软倒在男人身上。

    她把双手撑在男人的胸膛上,努力抬起后臀,让这粗壮肉根从蜜穴里拔出来了一些,然后轻缓地、一上一下地摇动起来。

    “嗯……好舒服……撑得好满……”

    女人张开小嘴娇吟着,身子上上下下地起伏摇晃,被束缚在胸衣里的丰满雪乳也随节奏不停颤抖,身下小穴更是一波一波地吐出爱液,让肉棒的进出更加顺滑。

    她稍微加快了速度,闭上眼睛放纵呻吟,小脸上布满红晕,表情十分享受。

    与她相对,徐源廷就有点煎熬了。

    女人的体力有限,起落的速度对他来说太慢了,穴口吞吐的幅度也太浅,根本没办法满足他,而且刚刚被小穴吸咬了一阵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疯狂地想要狠狠肏弄身上的女人。

    “唔……小璃……可不可以放……”

    男人想试着跟她商量放开自己,然而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了一阵温暖的液体“唰”地一下浇淋在龟头上。

    她高潮了。

    然而他连个半饱都没有吃到。

    顾璃玩得心满意足,喘息着休息了一会儿,抬起嫩臀“啵”地一声让肉棒抽离,自己舒服地躺到床上叹了口气。

    只留下男人那根沾满了淫水爱液的、胀到快要爆炸的肉棒孤零零地挺立在空气中,微微颤动。

    休息了片刻,顾璃翻身下床,走到一边去喝水。

    床上的男人哀求的目光看着她:“小璃……再来一次好不好?”顾璃笑着捧着水杯凑近他,给男人喂了一口。

    欲求不满的男人快要疯了:“小璃,求你了……给我吧。”

    见到她嘴角一丝捉弄的笑意,徐源廷忽然明白了。

    原来这种求而不得的煎熬,就算是她对自己一点小小的报复和惩罚吧?

    小璃她……果然还是太过温柔了。

    既然把他绑了起来,原本他以为她的报复会更狠一些,比如把他第一次折磨她时用过的手段再以牙还牙地用在他身上。

    哪怕是那样,只要她肯原谅他,肯回到他身边,那么什么惩罚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可是刚刚的反转play,她显然根本就做不到像一个真正的S那样去下狠手,对比他而言,play的过程只能算是蜻蜓点水一笔带过。

    因为她本质上就不是一个能随意虐待别人的人。

    他的小猫咪啊,天性善良得不行。

    徐源廷眼中带着缠绵的情意,口中却反而开起了玩笑:“顾医生,你的病人快要爆体而亡了,你真的忍心见死不救吗?”

    顾璃被逗得“嗤”地一声笑出来,想着男人确实差不多忍得也够了,也怕他忍出毛病,于是重新上了床,飞快地脱掉了自己的内裤,张开双腿跨在他的腰侧,用手小心地扶住他的肉棒抵住小穴,一口气坐了下去。

    “啊……”

    男人发出难耐的低吼,整根棒身一下子被密密实实的肉壁褶皱包裹住的感觉太过销魂,让他差点就忍不住射了。

    顾璃调整了下角度,重新控制着身体起起落落,这次幅度加大了些,然而毕竟刚刚才高潮过一次,纤细的腰肢只摇了一小会儿就体力不支,软倒在男人身上。

    徐源廷轻轻笑了,低声劝诱:“小璃,你就这样趴着,屁股抬起来一点点,剩下的我来动。”

    女人没有细想,乖巧地稍稍抬了下臀。

    男人抓住时机,开始飞快地向上挺胯,粗热的肉根立刻疯狂地戳弄起刚刚爱而不得的小穴,每一次都深入到底,恨不得整根埋进去似地用力插干起来。

    “哈啊……啊……”

    女人被猛然剧烈的抽插搅得春潮泛滥,想要抬起身子抽离却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只能软软地趴在那里,承受着男人强健的腰胯不停地向上顶撞的力道,两具赤裸肉体的“啪啪”拍击声格外清脆响亮。

    “嗯……嗯……不行了……”

    顾璃断断续续地娇哼着,身下一波一波的酸胀和快感交替传来,很快她就浑身颤栗,发出了一声曲折的呻吟,一大股潮水再度喷涌而出。

    与此同时,男人也终于达到了欲望的顶峰,猛地一个向上挺胯,滚烫的精水喷射而出,直接灌满了她的整个小穴。

    徐源廷剧烈地喘息了一阵,低头看了看身上几乎动弹不了、发出猫一般细细呻吟的女人,满足地笑了。

    “小璃,我们结婚吧。”

    听到这饱含温柔的话语,顾璃一愣,强撑着酸软的身体抬起头来看他。

    男人眼里浓烈的爱意简直像快要溢出来。

    “以后,你可以一辈子做我的女王。”

    两个月后。

    要论Z城最大的新闻,就是商业巨擘堪称富可敌国的徐家唯一的太子爷要结婚了!

    就在各路媒体新闻记者都等着扎堆去婚礼现场实况报道的时候,风口浪尖的徐家却只低调地默默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以及商圈生意上来往的各位合作伙伴、徐氏集团的员工,再就是婚庆公司的一众策划、工作人员,再低调地选了一个晴好的天气,低调地包下了一座碧海蓝天、风景优美的小海岛,举办了徐源廷的婚礼。

    顾璃披着洁白婚纱出场的那一刻,几乎惊艳了在场所有来宾的眼神。

    “哇!”

    “新娘子美若天仙呀!”

    “太漂亮了……”

    “徐总真有福气!”

    站在会场侧面的一个圆桌旁,身穿伴娘小礼服裙的秦暖远远望着那个美丽的身影,心里满满的都是祝福。

    她作为伴娘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只等着顾伯父走完这一路,把璃姐姐的手交到徐源廷的手里。

    多么美好的一幕。

    秦暖忍不住感动得落泪,小声地默念了两句“百年好合、白头偕老”,转头想拿一张桌上的纸巾擦眼睛,挥出去的手臂却意外打到了一个软软黏黏的东西上。

    她回头一看,糟了。

    只见旁边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正好推着一辆餐车经过,车上放着一个巨型蛋糕。刚刚她就是打到了第叁层蛋糕的奶油上,顿时漂亮的裱花造型被毁。

    “这……这是婚庆蛋糕吗?”她慌张地问。

    男人点了点头,向她安慰地一笑:“不要紧的。”

    “怎么会不要紧啊!”秦暖差点急得跳脚,“一会儿新郎新娘要亲手切的!”如果推了一个残破的蛋糕上去,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就是最煞风景的事。

    男人依然镇定微笑:“没事,切蛋糕是最后一个环节,现在还来得及补救。”

    “可……可是我去哪里找糕点师傅呢?”秦暖一脸茫然。

    “我就是啊。”男人朝她眨了眨眼,开始转手把餐车推向后面的厨房。

    秦暖愣了叁秒钟,突然想起早上陪在顾璃身边的时候听她提了一嘴,说徐家请来了整个Z城最厉害的高级烘焙师做婚礼蛋糕,味道一定很不错。

    难道就是这个人?

    正想着,思路忽然被刚走出了几步的男人打断了:“这位小姐。”

    “……哎。”秦暖后知后觉地应了声,赶紧抬步朝他走过去。

    男人带着温和的笑意回头看她。

    “介不介意,过来一起帮个忙?”

    ————————————————————————————————————

    本世界完首-发:po18.vip「po1⒏υip」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金枝欲孽碎玉成欢(np)婚前套餐【高H】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