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
首页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少爷的贴身丫鬟4

少爷的贴身丫鬟4

    当晚,魏老爷和魏夫人在内厅设宴给小儿子接风洗尘,魏承然和陈氏作为大哥大嫂自然要去。

    原本顾璃是不必出席这种场合的,魏承然却执意要她去伺候,于是变成了魏家一家子坐在桌边吃饭,顾璃站在魏承然身后给他倒酒布菜。

    酒席上,顾璃见到了那个传闻中的表小姐沉丽君。

    由于舅老爷沉大人是个武将,沉小姐作为将门虎女也是英姿勃勃,看起来爽朗大方,倒让顾璃有点意外。

    “丽君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不过你怕是不记得了。”魏夫人笑眯眯地给沉丽君夹菜。

    “早就听爹爹说过,小姑当初是咱们沉家姑娘中的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沉丽君端起酒杯敬了魏夫人一杯,又有些羞涩地看了身边的魏承风一眼,“表弟也是因为长得像小姑,这才生得仪表堂堂。”

    一番话哄得大家都开心了,顾璃也借机去观察对面“仪表堂堂”的魏承风。

    他已经完全不是原身记忆里的那个小孩子了。

    或许是因为这几年习武强身健体的缘故,他看起来比魏承然强壮许多,肩臂宽阔,充满力量,目光如炬,眉眼间带着在风霜中历练过的痕迹,已经隐约有了点少年将军的影子。

    不过听说目前还只是在沉大人的军营里打下手。

    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打量他,抬眼一看,正好撞上顾璃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莫名一愣。

    好娇媚的女子……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这女子的面容似乎有点熟悉,而且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情愫。并不是他见惯了的那种单纯的仰慕,而是带着一丝悲伤?

    魏承风疑惑,正准备仔细确认,那女子已经垂下了眼睫。

    她是……府里的丫鬟?看穿着打扮也不太像。难道是大哥的侧室?

    魏承然此时正好接上沉丽君的话:“表妹这话真偏心,就只有二弟仪表堂堂吗?”

    沉丽君的年纪正好在这兄弟俩之间,闻言一笑:“表哥自然也是玉树临风,是我不对,自罚一杯。”

    敬完魏承然,又笑着敬陈氏:“嫂子看着气质沉静,想来也是一位温柔贤淑的嫂嫂,表哥好福气。”说完有点奇怪地看了站着的顾璃一眼,“不知这位是?”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注意到了这个姿容妖娆的女子,也猜到她大概是魏承然的爱妾之类的。

    不过她一向很不喜欢这种狐媚子似的柔柔弱弱的女人,刚才还看到她“深情款款”地望着魏承风,因此沉丽君故意当众这样问,就是想令她难堪。

    魏承风也好奇她的身份,于是抬眼看了过来。

    顾璃咬着唇没有抬头。

    这个时候,就要扮做楚楚可怜的才好。

    魏承然扫了魏承风一眼,又回头去看顾璃,笑容中不自觉地带着一丝得意:“她是我的侍妾。”他不着痕迹地在她后腰上捏了一把,“去,给二弟满上。”

    顾璃身子轻微地一颤,但还是被盯着她看的魏承风捕捉到了,他看她犹豫了片刻,迈着小步子端着酒壶走到了他的身边。

    近距离地看,这女子身上的白皙细腻肌肤更加清楚地映入视线,哪怕在京城见惯了美人的魏承风也不由赞叹,大哥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尤物?

    顾璃向他行了一礼:“二少爷。”然后目不斜视地替他倒满了酒,又看到旁边沉丽君的杯子也空了,顺带着准备也满上,却被沉丽君突然移开了酒杯,不小心倒了几滴在桌面上。

    “表小姐……”顾璃有些委屈地看她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沉丽君冷眼以对:“不必,我自己来。”

    离得近的几个人都看清了沉丽君的动作,包括魏承风。

    他有点诧异,表姐在京城一向是很大方随和的人,怎么会故意为难一个侍妾呢?

    “行了,你先退下吧。”魏夫人护着自己的侄女,冷冷地吩咐。

    顾璃没有多做纠缠,行了一礼,匆匆地告退离去。

    见到这场面的陈氏心中一喜,任你再得宠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能出席家里的正式场合。

    她对刚才给顾璃找茬的沉丽君立刻多了几分亲近,正准备开口搭话,就听自己的丈夫冷哼了一声。

    魏承然看着沉丽君似笑非笑:“表妹该不是在京城做大小姐做惯了?阿璃是我的妾室,不是你随便呼来喝去的下人。”说完懒懒地站起来,“爹娘,我吃饱了,二弟如今也平安到家了,我就先回院子里休息了。”

    “胡闹!”魏夫人怒形于色,然而阻止不了自己的长子甩手走人。

    魏承风看着魏承然的背影,轻轻皱眉,一个妾室,值得大哥这么生气吗?

    不过……阿璃?这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还有那女子的脸……也依稀有几分熟悉的影子……

    难道,他认识她吗?

    当夜,魏承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在魏家后花园的一棵树下玩耍,偶然看到了树上的鸟窝,就想爬上去掏鸟蛋,结果爬上去了发现上面什么也没有,还白白摔了下来。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跌得头破血流的时候,身体接触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他撞到上面,一点都没摔疼。

    睁开眼睛去瞧,就见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姐姐正抱着他跌坐在地上,她显然摔痛了,两条秀眉紧紧地纠结在一起,却很温柔地问他:“小少爷没事吧?”

    见他不说话,又碰了碰他的手臂:“小少爷?”

    他愣愣地盯着她看,只觉得这个姐姐长得可真美,就直接抓着她问:“你是谁?”

    “奴婢是府上的丫鬟。”她忙着站起来,给他拍去衣服上的尘土,又到处检查他是否受伤。

    他很喜欢她,找到母亲哭着吵着要她做他的丫鬟,母亲答应了。

    于是她天天待在他身边,喂他吃饭,哄他睡觉,替他穿衣,伺候他的一切生活起居。她细心周到,照顾得他无微不至。

    他问她是不是会一辈子这样陪着他?

    她回答说小少爷将来是要娶妻的,他的妻子才会是一辈子陪着他的人。

    幼年的他不干了,固执地说将来要娶她为妻。

    她只是笑着不说话,眼里是一些他看不懂的情愫。

    离别匆匆,一纸信函,京城来了接他的人。

    临行前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千万要听舅舅的话,好好在京城努力,出人头地。

    他哭着不愿上马车,直到看见她亲自过来送别。

    她的眼睛也红红的像哭过,但却依然微笑着叮嘱他路途遥远,万事小心。

    他抱着她不松手,叫她一定要等自己回来,回来娶她。

    她似乎终于相信了他的话,轻轻地点头:“好,小少爷,阿璃等你。”

    阿璃……

    “阿璃!”

    魏承风猛地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声将这个他已经遗忘的名字喊出口。

    清晨微凉的风从窗口灌入,让他因为梦魇而发热的胸膛慢慢冷下来。

    一别五年,两人都长大了不少,她的面容更是比曾经印象中的娇美了许多。

    只是,她怎么会,已经成了他大哥的……侍妾?

    此时,门外正准备敲门的沉丽君一愣,慢慢地把手放了下来。那个阿璃,不是表哥的侧室吗?怎么承风表弟会喊她的名字?

    她回想起那娇娇柔柔的狐媚模样,咬咬牙,转身离开。

    整个上午,魏承风都有点心不在焉,儿时的回忆时不时地跳出来扰乱心神。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了,在京城见惯了人心算计的他,自然也懂得婚姻大事需要门当户对,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娶到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比如表姐沉丽君。

    娶一个丫鬟奴婢为妻?他怕是要被京城里的同僚笑死。

    但是梦里的那句“阿璃等你”却好像成了他的心结一般,从梦到的那一刻开始就紧紧地纠缠着他。

    这个女人,明明说好要等他的,转眼却做了大哥的妾。

    她就这么轻易背弃他的誓言?即便做妾,她也应该是他魏承风的妾不是么?

    他如鲠在喉,烦躁地在房中走来走去,最后还是忍不住去了魏承然的院子。

    扫地的小厮说大少爷不在屋里,在书房,魏承风抬脚就往书房那边去,刚刚靠近,就听到了一阵暧昧喘息的声音。

    看书房的门虚掩着,魏承风一怔,准备转头离开,却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阿璃……”

    那是魏承然的声音。声音里充满着欲望黯哑。

    只听他一边喘息一边继续说:“乖阿璃,再来一回,最后一回。”

    然后是轻轻的一声“噗呲”,像什么物体插进水中的声音。

    女子带着哭腔的娇吟响起:“不要了……你骗人……呜呜……每次都说最后一回……唔……”话没说完就似乎被什么堵住了嘴巴,声音含混,片刻后才传来断断续续的吟泣声,“不……嗯……不要……我受不了……呜……”

    伴随着她无助的哭求响起的是越来越急促的“噗呲噗呲”声。

    门外的魏承风这才恍然明白这是什么声音。

    他整个人僵住了,想要离开,脚下却像绑了重物一样挪不动步子,更让他窘迫的是,他好像下身可耻地有反应了。

    书房里的淫靡声响持续了好一阵才停歇,魏承风默默松了口气,正准备转身走掉,书房的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魏承然抱着一个青丝散乱、几乎半赤裸的女子走了出来。

    看到他,魏承然一愣,很快露出一丝莫名的得意笑容:“二弟找我有事?”

    他怀中的顾璃其实早就察觉了有人在门外,但也装作刚刚才看到的样子“啊”了一声,立刻把头转向魏承然的怀里,蜷缩起来。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金枝欲孽碎玉成欢(np)婚前套餐【高H】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